中共反腐「防範金融風險」 馬雲欠缺「政治高度」致受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年底,螞蟻集團暫緩上市事件震驚全球。對於背後原因,各種觀點議論紛紛,有意見指是因為馬雲對中國金融監管「放炮」觸怒了中共高層。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近日在北京舉行,其中提及不少關於金融監管的問題,正可以透過相關內容來了解,作為黨員馬雲究竟在甚麼地方有違大政方針。

習近平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要「做好金融反腐和處置金融風險統籌銜接」。(新華社)

大大小小金融醜聞湧現

在本年中紀委全會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要持續壓實金融管理部門、監管機構和地方黨委、政府主體責任,做好金融反腐和處置金融風險統籌銜接,強化金融領域監管和內部治理。

其實這已經是習近平連續三年提及金融反腐問題。在中紀委三次全會上,習近平提到,加大金融領域反腐力度,對存在腐敗問題的,發現一起堅決查處一起;在四次全會上,習近平強調,堅決查處各種風險背後的腐敗問題,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

不同的是,今年習近平強調要「做好金融反腐和處置金融風險統籌銜接」,這表明中共已逐步由以往單單針對各宗貪污腐敗案件逐一擊破,將涉案人物捉拿歸案,提升到在結合防範金融風險的高度來處置問題,以及早預防各種金融風險。

中國保監會決定於2018年2月起,對安邦集團實施接管。2020年2月結束接管後,安邦集團和安邦財險依法予以清算註銷。(網絡圖片)

近年中國金融監管機構接管吳小暉掌控的安邦集團,以及肖建華掌控的「明天系」金融機構。按加強監管的思路來理解,安邦集團及「明天系」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進行資本騰挪甚至海外資本輸出,這些都對中國金融安全構成威脅,於是引發金融監管機構主動接管存在違規的金融機構,以期防患於未然。

然而除了以上這些大案外,中國仍有各種大大小小的金融風險長期並未受到金融監管機構的關注,以至危機湧現影響民生。例如去年底知名互聯網長租公寓運營商蛋殼公寓的資金鍊斷裂,導致在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各大中城市近萬人面臨無家可歸的慘況。

蛋殼公寓資金鍊斷裂,導致在各大城市近萬人面臨無家可歸的慘況(點圖放大):

就經濟論經濟vs講政治

在本年的中紀委全會上,另一個重點是不少與會者表示,要「旗幟鮮明講政治」。例如中央紀委委員,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人民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徐加愛表示,「必須堅持系統觀念和底線思維,以政治眼光觀察和分析經濟金融問題,堅決防控系統性風險」。這是中紀委會議向金融監管機構和業界人士發出的明確訊號。

在現代的分工體系下,中國金融監管機構難免單單以自身的專業角度(就經濟論經濟)看待問題,不一定能由政治角度分析經濟金融問題。

雖然「政治」二字在中共的話語論述上意涵廣闊,不過在經濟金融領域上,簡單來說即資本要為國家大局服務,順應國家發展戰略,兼顧社會上不同持份者的利益。

在中共概念中,資本是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工具和推手,而不能僅僅成為某些利益集團牟取私利的工具。此外,「政治眼光」當然也包括跟隨中共近年在經濟金融領域上提出的方向,這包括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展實體經濟、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等等。

回到螞蟻集團暫緩上市事件上,螞蟻集團上市前一路順風順水,短短57天就走完了科創板註冊流程,僅差「臨門一腳」,叫停一事事發倉促,不少人都會發出疑問:既然螞蟻集團存在的問題如此嚴重,為什麼當初會獲批准上市?

螞蟻集團上市前一路順風順水,短短57天就走完了科創板註冊流程,僅差「臨門一腳」。(資料圖片)

在中共看來,螞蟻集團如此龐大的體量,一旦自身出現問題將會觸發一系列連鎖反應,甚至導致系統性金融風險,已經事關中國金融的安全與穩定。按本年中紀委全會的內容來分析,正正是金融監管機構在螞蟻集團上市的審批過程中僅僅教條式地執行「法無禁止即可為」原則,未能以「政治眼光」來看待各種為國家帶來的風險,最後才會出現「亡羊補牢」的尷尬情況。

馬雲既是商人也是黨員

本年中紀委全會提及的「政治眼光」內容,也可以用來解讀去年10月馬雲的言論。馬雲在「2020外灘金融峰會」的主題發言中公開批評中國的金融監管,批評金融監管機構遵循的《巴塞爾協議》對於銀行資本金過於保守的要求。

馬雲甚至表示,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根本就「沒有系統」。馬雲又稱,「把風險控制為零才是最大的風險」、「今天是這個不許那個不許的文件太多,政策是機制建設,激勵發展」等等,這都與中共近年來加強金融監管的方向背道而馳。

馬雲在「2020外灘金融峰會」的主題發言中公開批評中國的金融監管。(網絡圖片)

馬雲是中共黨員,同時是一位商人,所追求的是監管寬鬆,是利益,但從黨政機關所要求的「政治眼光」來看,絕對不會因為追求「創新」就能夠允許危及國家金融安全的風險隱患存在。

尤有甚者,中國近年遭到美國持續打壓,正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更不可能容許國內潛藏各種金融風險,而且以「堅持黨的領導」為大前提,作為黨員的馬雲公開反對中共加強金融監管的政策,也是缺乏「政治眼光」。

由金融監管機構快速批准螞蟻集團上市,再到馬雲的言論,都可以透顯出「就經濟論經濟」及「就政治論經濟」兩種思維的不同。其實「講政治」已是多年來的要求,本年中紀委全會又提及要「講政治」,正正是反映在中共看來,很多人還未能「站在政治的高度看問題」。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