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CGTN也被滲透? 「境外勢力」忽然無處不在

撰文:江流
出版:更新:

即便是備受推崇的中國著名雜交水稻專家袁隆平辭世,似乎也難以避免在其身後人們對他地位的爭論。當中國官民表現出極大的敬意時,也有聲音認為袁隆平被神化了,甚至無故辱駡這位科學家。對於這種聲音,有認為在法律的尺度內規範處理,至於異見者不必理會,但也有認為那些詆毀袁隆平的人定又是境外勢力,蓄意侮辱中國的英雄人物。
「境外勢力」在中國網路上,甚至中國官方宣傳話語情境中並不鮮見。它通常是指被中國國家安全部門認為「敵視中國政治制度,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組織」,且這種力量並不虛化,甚至有列出具體的組織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人權觀察、自由之家等。

5月初中國四川成都49中學生墜亡引發社會輿論廣泛關注,其中有民眾聚集學校門口要求涉事方給出真相,該事被認為有境外勢力參與。(微博@導演戎震)

中西方的意識形態鬥爭也並不是一個虛擬或者被炒作的話題,從這個層面上看,所謂境外勢力的確有其存在支撐,但定義模糊、內涵不清、執行主觀的這一概念是否真的可以被大而化之,造成一種境外勢力無處不在的觀感?

以此次中共外宣媒體CGTN誤報袁隆平逝世為例,有聲音質疑CGTN作為外語頻道有境外勢力滲透,故意錯報資訊打擊官方公信力。事實上,新聞媒體有時在沒有核實清楚消息真實性的情況下,為了搶時效虛報新聞的現象早已屢見不鮮,但要將此上升到境外勢力滲透的層面就顯得略為陰謀論了。

5月初,四川成都49中學生墜亡事件引發輿論質疑官方資訊不透明,在反思這場輿論危機時,帝吧社區的線民群體等認為該事最終演變為一場公共性社會事件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抗議,還點名美國是幕後主使。所謂的境外勢力、顏色革命說不僅在帝吧群體間流傳,四川省公安廳網路安全保衛總隊甚至都通過社交帳號發文,「絕不會允許敵對勢力破壞國家的安全穩定和人民的和平生活」。

更早之前,中國網路上爭論激烈的女權話題也被認為是有組織在網路上炒作社會話題,挑動輿論,製造對立,並稱這是伺機反撲的一小撮反共、反社會主義勢力與境外勢力的勾結。

當然,造成境外勢力無處不在觀感的原因很多,其一是境外勢力本身所具有的簡單化、擴大化又情緒化的傾向,其常常被輕易移植到各種社會事件當中,將社會事件政治化,將觀點之爭意識對立化。其二,是中國社會形勢的變化。尤其是近些年官方層面發動整風運動、收緊高校教育、加強宣傳領域整頓等所形成的政治氛圍,已然重塑了中國的輿論環境。

5月初《環球時報》總編與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博士沈逸圍繞中國如何對待一個疫情嚴重的鄰國印度時爆發爭論,彼時被戲稱為中國頭號「五毛」,激進民族主義者代表的環時總編竟然被警告「老胡離右派只有50米了」。民族主義主張的表達向中國整個社會釋放了清晰的信號,並與新興的「小粉紅」等愛國群體形成了互動。在社會形勢的發展和官方的主動推動下,中國社會公共輿論的空間已左轉。

在這樣的輿論氛圍下,“境外勢力”說就更容易被濫用,而在互聯網的集群效應下,一件簡單的社會性事件也極容易被上綱上線,使得問題失焦,滑向意識之爭。可但凡從意識形態出發去處理衝突與矛盾的,非但不能解決問題而只會讓矛盾擴大,衝突激化。曾經被定性為“境外勢力干擾”的烏坎事件如此,後來的深圳佳士工人維權事件也是如此。

當然,境外勢力不得不防,有時它甚至是內部團結的催化劑,但境外勢力不應被泛化與濫用,如此不僅將中間者推向對立面,不利整體統戰局面,更難以以開放的姿態看外界,進而形成不健康的社會心態。面對中國社會當前的輿論現狀,官方更應該保持冷靜,不要被輿論裹挾。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