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七上將上書反對鎮壓始末

撰文:關岭
出版:更新:

六四事件期間,葉飛等中共七名開國上將曾公開上書反對戒嚴。事件發生後,鄧小平、楊尚昆立即派人分頭登門拜訪説明情況,楊尚昆還專門給上將打電話解釋。

六四事件期間,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於1989年5月17日決定在北京實施戒嚴。5月19日凌晨,反對戒嚴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發表其政治生涯的「告別演説」。他用手提喇叭對絕食學生説:「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

1989年4月22日,中共改革派領袖胡耀邦的葬禮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青年學生在天安門廣場對他表示哀悼。(法新社)

這是趙紫陽最後一次公開露面,也是他的最後一搏。至此,以趙紫陽為代表的主張以協商對話手段解決六四事件的温和派徹底失勢。

這一天晚上10時,中共中央、國務院在解放軍總後勤部禮堂召開中央和北京市黨政軍幹部大會,宣佈調兵入京。會議由喬石主持,李鵬、楊尚昆先後講話。

5月20日,李鵬簽署國務院令,宣佈在北京實行戒嚴,但反對者大有人在。5月21日,葉飛等七名中共開國上將聯名致信戒嚴部隊指揮部及中央軍委,明確表態反對動用軍隊鎮壓,並要求軍隊不要進城。當時,中共開國將帥有兩位元帥聶榮臻、徐向前以及23位上將健在。

1989年5月19日,趙紫陽在温家寶陪同下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學生。(Getty)

關於七上將名單和信件內容,吳仁華所著《八九天安門事件逐日大事記》記載如下:葉飛、張愛萍、蕭克、楊得志、陳再道、李聚奎、宋時輪七位老上將致函戒嚴部隊指揮部和中央軍委,呼籲軍隊不能鎮壓民眾。全文是:「首都戒嚴部隊指揮部並轉中央軍委:鑑於當前事態極其嚴重,我們以老軍人的名義,向你們提出如下要求:人民軍隊是屬於人民的軍隊,不能同人民對立,更不能殺死人民,絕對不能向人民開槍,絕對不能製造流血事件。為了避免事態進一步發展,軍隊不要進城。(簽名)1989年5月21日。」

這封聯名信當天就被送到官方新華社,毫無疑問,立刻被扣下。第二天,北京爆發大規模遊行,百萬民眾上街,七上將聯名信被印成傳單散發。

與此同時,中國科技大學學生也到聶榮臻、徐向前住地,請求老帥出面反對戒嚴。

根據官媒《人民日報》當時報道,5月21日下午7時,朱忠之、羅志強等11名中國科技大學學生來到聶榮臻住地,請求聶榮臻會見並遞交了一封信。信中説:「敬愛的聶帥,今天下午李鵬主持會議作出四點決定:一、這次學生的愛國運動定性為叛亂;二、不惜用20天時間鎮壓掉天安門廣場上的20萬大學生;三、騰出首都各大監獄;四、明晨5點所有環衞工人上班清掃天安門廣場。消息千真萬確,部隊已調署完畢,情況萬分危急。請求聶帥從天安門廣場上200萬市民、20萬學生的性命着想,出來説句公道話、表態,並懇求聶帥立即回音。我們在門外等着您!有可能的話請聶帥務必於今晚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羣眾和學生。」

聶榮臻説:「一、這四條純屬謠言,請同學們不要輕信;二、軍隊到北京來,實施戒嚴,完全是為了維護首都的社會秩序和安定。希望同學們協助解放軍做好這一工作;三、希望同學們為了國家尊嚴、首都的秩序、市民的生活、自己的健康和學習,能盡快撤離天安門廣場。希望科大同學帶個頭,返校復課。」

5月21日晚9時左右,7名中國科技大學學生又到徐向前住地,獲工作人員接待。學生代表説,「軍隊要鎮壓學生,很可能在今晚發生流血事件,請求徐帥説句話。」工作人員回答,「部隊執行戒嚴任務是為了恢復首都的正常秩序,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絕不是針對學生來的。部隊的同志決不願意發生流血事件,並會採取一切措施來避免,請你們不要聽信謠言。希望同學們儘快返校復課,以理智態度協助政府平息事態。」工作人員把答覆的意見報告了徐向前,徐向前表示同意。

5月22日,另一位中共元老鄧穎超出面給北京青年學生和市民寫信。「這幾天,社會上的謠言很多,對我的謠傳也不少,我希望大家不要相信。」鄧穎超在信中説:「親愛的同學們、市民們,我懇切希望你們要相信黨,相信人民政府,相信人民解放軍。這次解放軍奉命進駐北京是為了維護首都的社會秩序,保證大家有一個正常的工作、學習和生活環境。我希望廣大同學和市民給予大力支持。」當時,《人民日報》全文刊登了鄧穎超這封信。

在反對戒嚴七上將中,張愛萍、蕭克、楊得志、宋時輪四人是中顧委常委,5月26日,中顧委主任陳雲主持召開中顧委常委會,號召老同志支持戒嚴。27位中顧委常委中,張愛萍等五人「因病因事」請假。《八九天安門事件逐日大事記》稱,他們因對戒嚴和處置趙紫陽的做法有意見而請假。

據李鵬《六四日記》記載,蕭克、楊得志在會上解釋上書事件。蕭克表示:「我同意陳雲同志的講話,擁護以鄧小平同志為首的領導集體。我相信公安幹警和武警是可以維持秩序的。所以,我對軍隊進京有保留,擔心發生流血事件,所以,我在七人聯名信上簽了名。」楊得志則説:「那幾天情況非常緊張,軍隊受阻,一旦出現流血事件,恐怕更不好辦。因此,我們七人聯名給戒嚴部隊寫了封信,請他們轉給中央。這封信本事寫給中央的,不知怎麼搞到社會上去了。」

中共開國上將王平也是中顧委常委,有傳言稱他也簽名上書反對戒嚴。他在會上澄清:「擁護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央,這是毫無疑問的。我只是擔心流血死人。我沒有在七人聯名信上簽名,我擁護中央、國務院為制止動亂而採取的措施,也贊成中顧委表態。」

《人民日報》報道聶榮臻、徐向前和鄧穎超三位元老就北京戒嚴向學生表態的消息,首先是爭取民心,當然也有消除七上將上書事件影響的用意。

當時,作為中共八老之一,鄧穎超在幕後參與了六四決策。而聶榮臻、徐向前早已不聞政治,沒有參與六四決策。但中共元老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決策時,第一時間向他們通報了決定在北京實施戒嚴的消息。

而軍中其他老將對戒嚴行動毫不知情,於是就有了七上將上書事件。據《中國「六四」真相》(英文版為《天安門文件》)稱,收到這些上將的信件後,鄧小平、楊尚昆要求楊白冰、遲浩田等立即分頭登門拜訪,向上將説明情況,楊尚昆還專門給蕭克、楊得志等打電話,七上將上書事件終於平息。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