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25周年|國民黨何以「李登輝人格」C位出道?

撰文:陳鄭為
出版:更新:

針對香港回歸25周年,中外各界紛紛發表「看法」。有別於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發出致賀信,肯定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受益,近來力表親美立場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則稱,「極權政府不可延續,願香港回歸自由」,其迥異於過去多年國共交往「琴瑟和鳴」的姿態,朱立倫的一番說法,再次暴露國民黨內「和陸」路線與定義不清的老問題,也為日後國共關係如何發展埋下隱憂。

朱立倫7月1日對外發言,稱「一個極權、威權的政府,從來不可能延續多久,人民追求自由的心,也不可能永遠箝制」,同時提及港區國安法通過後,「香港民主受到嚴重打擊」,香港未來令人擔憂,並且發願「終有一日,人們不是紀念香港回歸任何政權,而是歡慶香港終於回歸自由」。

朱立倫高奉香港自由的呼告並非先聲,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6月30日的說法,相當程度成為朱立倫遙相呼應的對象。布林肯針對香港回歸25周年發表聲明,同樣批評北京以港區國安法回應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抗議,自言「美國政府與香港民眾站在一起,聲援他們要求恢復那些被承諾的權利和自由的呼籲」。謂國民黨的說法「複製貼上」美國立場聲明,並不為過,又國民黨近日在「親美」先行的政治需求下,包含「台灣海峽內海化」議題在內,國民黨的諸多回應,亦與民進黨官方聲明相差無幾,基本同氣連枝,唯「美」是從。

然而,有別於民進黨黨眾一心,在外交行動一面倒向美國,集體求的是「侍美援獨」,國民黨在同樣的「親美」道路上,又因逆向綁上了「和陸」的拉繩,雖不致五馬分屍,卻也盡顯崎嶇難行。

細究國民黨如今夾處「親美」與「和陸」之間兩難,並不光是中美兩強競爭白熱化的結構迫使空間縮小,而是國民黨內的結構組成,從來未能凝聚一套「主流人格」,素日國民黨人時而呼喚的黨要團結,不過是表面文章,深層原因在於國民黨整黨存乎「多重人格」屬性:常態下承襲連戰與馬英九領導時的路線,篤實兩岸關係位階高於國際關係,雖「一中各表」,但追奉「一中原則」不渝,「兩岸一家親」的精神觀長伴左右,習馬會與國共論壇曾經的向好是最鮮明的歷史記號。

習馬會於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當時兩岸執政當局以求同存異的精神,為兩岸關係寫下歷史新頁。(Getty Images)

在常態之餘,國民黨眾也時而浮出蔣經國路線,一方面對內選舉號召保守經濟選民,主打經濟安定牌,另一方面,黨內的「反共」意識也時而勃發,方有朱立倫此前訪美明志「親美」又「反共」的輸出。針對近來「台灣海峽內海化」議題,國民黨悍然發表「中華民國的領海包括台灣海峽,中共的內海說,絕不接受」,實際上也是立基於蔣經國路線、進而導入中華民國主權至上論而來的「反共」意識衍生。

事實上,不論是常態的連馬路線,還是內涵「反共」意識的蔣經國路線,兩者雖「和陸」程度有別,但至少都穩穩踩在「兩岸同屬一中」的框架內各自表述,不脱離「一中」是兩派最大的交集。然而,最讓人擔憂兩岸關係劣化,且致國民黨內紛擾叢生的路線,並非上述二者,而是國民黨屢屢在狗急跳牆時候,迸發出「李登輝人格」導致的政治混亂。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6月6日赴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發表「台灣未來方向」為題的演說時,指外界誤植國民黨親中標籤,稱國民黨實是親美政黨。(Facebook@朱立倫)

李登輝逝者已矣,但其在主政國民黨期間致力國民黨本土化與投注台灣主體意識的「遺產」,迄今仍根植部份國民黨人腦海,導致每遇台灣選舉,乃至黨主席選舉時,國民黨要否擺脱「外來政黨」標籤、「中國國民黨」之名是否需要因應台灣政治變遷,接地改名「台灣國民黨」等議題,便經常性輪迴轉生,隔三岔五生致黨內紛爭,一方面讓民進黨得以見縫插針,另一方面也消磨北京對其基本立場與意識形態的信任。

前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身為黨內台籍中生代,彼時入主黨中央,便對早已立下兩岸政治基礎旗幟的「九二共識」有所懷疑,接續其後的朱立倫雖在馬英九主政期間獲得提拔,當是「中規中矩」的「繼承人」,但在「親美」為要的現時需求下,其放手詆譭「和陸」基礎的若干行動已足以讓人跌破眼鏡。

諸如藉香港回歸25周年重新拾起民主自由,並斥北京「極權政府不可延續」的說法,相當脱離國民黨傳統理會兩岸一中法理牽連、揚棄兩岸民族血統論,都暗喻了「李登輝人格」在多年之後,又一次於國民黨人的意識中「C位出道」。當然,就國民黨政黨發展的歷史而言,「李登輝人格」的迸發,當是再一次「多重人格」的裂變,尚不足以成為常態,但前車可鑑,每當遭遇內外政治環境不利,令國民黨眾狗急跳牆時,這類偏離傳統的「奇行種」便得以越位,並取得進擊的賽道。

總的來說,國民黨在政治上的「多重人格」,嬗變已久,代價是一次次消磨該黨的政治能量與群眾信任,也模糊其兩岸關係定位認識,無助其宣稱的保持兩岸溝通、維持交流,穩定台灣發展大局。追根究底,閃變在連馬立場、蔣經國路線與「李登輝人格」間,國民黨在尋找生命的出路的同時,忘了什麼才是自家生命的起源,這才是其「多重政治人格」不止的病源,這些問題無關國民黨打算多大程度展現「親美」,也無涉民進黨政府如何「侍美援獨」,而是繫於國民黨是否能先把握自己的立黨初心,方能「有所作為」。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