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女學生吸食笑氣上癮導致身體受損 曾產生幻覺致嚴重失禁

撰文:林可欣
出版:更新:

日前,一名美國女留學生的自述文章《最終我坐着輪椅被推出了首都國際機場》在網絡熱傳。這名在美國西雅圖留學的女生林娜(化名)在文章開頭寫道:「我爸爸媽媽應該沒有想到,我是坐着輪椅被工作人員推着出現在北京首都機場。他們當時震驚傷心的表情是我這輩子都不願意去回想的畫面。」
林娜在留學期間,因為好奇吸食「笑氣」,身體機能紊亂,一度導致嚴重失禁。近十年留學生活抵不過「笑氣」半年來的侵蝕,她最終選擇放棄學業,帶著不可逆的損害回國。

中國女留學生吸食笑氣身體機能受損,產生幻覺。(視覺中國)
我爸爸媽媽應該沒有想到,我是坐着輪椅被工作人員推着出現在北京首都機場。他們當時震驚傷心的表情是我這輩子都不願意去回想的畫面。他們的寶貝女兒,送出國這麼多年,學位沒有拿到反而像個傻子一樣被人送回來。他們開始自責這些年把我一個人放國外,對我的關心不夠;我心裏也難過,當初沒碰氣球應該多好。
林娜自述文章

一氧化二氮,無色甜味氣體,因吸入體內會致人發笑,被稱為「笑氣」。「笑氣」具有麻醉鎮靜的醫療用途,亦在危險化學品名錄中,但在年輕人的娛樂場所中並不少見。

據北青報報道,「笑氣」在日常生活中常用於製作蛋糕、花式咖啡或分子食物,儘管在售賣說明中,「笑氣」明確為「不可直接食用」,但仍有許多年輕人用以製作「打氣球」,因其可帶來短暫快感,常為年輕群體用以調節聚會氣氛。

林娜表示,「打氣球」在留學生群體中十分普遍,「我感覺我認識的留學生裏,有一半人吸過笑氣。我們管這叫做『打氣球』,當時很多人告訴我,說『打氣球』會讓人比較舒服,還說它比抽煙喝酒的危害還要小。」

林娜製作的笑氣彈。(北京青年報)

第一次吸食時,林娜在自家公寓附近購買了4、5盒笑氣彈、奶油槍和氣球,一口氣吸食了逾100支,「吸完之後,就感覺腦袋裏在蹦迪一樣。」

此後,「打氣球」對留學生活並不輕鬆的林娜而言,成為新鮮和舒壓的解脱方式,但她的身體很快便出現不適感。第一個月,她感覺睡覺變得困難,心臟不舒服。但她愈發沉迷打氣球帶來的快感,有時候一天能花費7、800元(人民幣,下同)。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數十萬元付之東流。

幾個月後,林娜的身體負擔不斷增加,身體和精神狀態均有變化,前胸及肚子皮膚紅點,雙手脱皮。出現「打完氣球,脾氣會特別暴躁,還很容易餓,迷迷糊糊地點完外賣,等到送到公寓的時候,我又不想吃了,那段時間,我房間裏到處都是食物腐爛的味道。」

林娜曾嘗試戒笑氣,但複吸後的用量不減反增,直至失去自控力,在家中被朋友發現時,身體已出現失禁的情況。「她來找我的時候,我已經5天沒吃過飯,沒喝過水了,我忘記打了幾箱了,也忘記自己當時是什麼狀態了。」隨後好友將林娜送入醫院,父母再將她接回國。

我在思考我從哪裏站起來,因為地上全都是外賣盒子,還有狗的屎尿。我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挪到沙發上坐下,嗓子痛的已經說不出話來,連喝水都困難。我的化粧桌上有幾十隻口紅,有laduree的花瓣腮紅,有香奈兒粉底液還有Lamer一整套的護膚品。我是一個很愛漂亮的女孩子,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那裏打扮自己然後開開心心的跟朋友出去玩,可是我好像已經很久沒出門了。
林娜自述文章
今天是美國的平安夜,外面很熱鬧。我卻在我的床上看到了尿和大便,原來我大小便失禁了,空氣裏除了腐爛的食物現在還有惡臭味。我慢慢的回想着以前,有一次朋友在我床上吃東西掉下了一點渣渣,我立刻發毛把床單拿去洗了。我再看看滿床的小便大便,算了就這樣吧,不用爬着去衞生間了。我變成了大家都討厭的人,因為滿身的小便和大便。
林娜自述文章
吸食笑氣將對身體產生不可逆的傷害。(Getty)

吸食「笑氣」,將會對身體產生不可逆的傷害。經醫院檢查顯示,林娜的運動神經已經受損,體內幾乎沒有維生素B12。專攻藥物依賴型、毒品、神經藥物研究,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的專家陸林表示,作為吸入性麻醉劑的「笑氣」,用在食物上並無危害,但一旦吸食,將對身體產生危害。若少量吸入,會導致神智錯亂,若長期暴露在「笑氣」中,將會導致智力、視聽功能障礙,及降低肌肉收縮能力。「這種危害好比是煤氣中毒,是不可逆的。」

目前,林娜仍在北京醫院治療,但仍無法獨立行走。對她而言,「打氣球」的傷害不僅遺留在身體中,還留下難以磨滅的精神打擊。「很可怕。出國讀書約10年,我一直都很有克制力,但吸了這個,毅力全被摧毀了。」

躺在醫院裏,我想想自己還挺年輕的。我想去學茶藝,去學給狗美容,還想去學修汽車。等我治療康復了,我一定要去好多好多地方玩。熱浪島的海風,羅馬的戰場,法國的鐵塔,在美好的青春裏有大把大把事等着我去做。但願這一切我還來得及去完成吧。
林娜自述文章

(綜合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