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告別式:國保疑混入充數 被監控好友證無一「好友」出席

最後更新日期:

官方今早劉曉波遺體告別式在瀋陽渾南區舉行,並在新聞稿中稱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大哥劉曉光等親屬和生前好友參加了告別式。然而諸多為人所熟知的劉曉波好友,如野渡、莫之許、溫克堅等人則仍被軟禁,並親口向《香港01》記者證實肅立者中,並無他們所知的任何「劉曉波生前好友」。而其中「好友」照片更有被PS痕跡。

(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官方通告稱,殯儀館按照瀋陽當地習俗,對舉行告別式的永安廳進行了布置。告別廳上方,懸掛着黑底白字的「劉曉波先生遺體告別式」橫幅。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首先來到遺體前,凝視許久,喃喃地向自己的丈夫作最後的告別,由於剛剛失去親人,劉霞情緒低落,在弟弟的攙扶下走到遺體右側,和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夫婦、四弟劉曉暄夫婦、以及劉霞弟弟劉暉等親屬站成一排。

(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官方通報其後稱,在劉曉波生前好友與劉霞等劉曉波親屬握手慰問後,劉霞等劉曉波親屬再次向遺體三鞠躬。然而如野渡、莫之許、溫克堅等劉曉波為外界所熟知的劉曉波生前好友皆沒有出席告別式,更稱根本不認識任何出席的朋友,更懷疑其中某些人為曾經專門控制劉曉波和劉霞的國保人員。

(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香港01》記者致電劉曉波生前好友莫之許,他稱雖然不能判斷在場者是否是劉家後人,但是劉曉波在瀋陽的親戚應該只有劉霞姐弟以及劉曉波兩位兄弟以及他們的妻子共六人。然而他可以判斷現場沒有他認識的所謂好友。

(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胡佳則稱自己的仍在家中被嚴密監控,至少要到劉曉波「頭七」才會結束。胡佳更稱,也並未查證到任何劉霞好友出席,哪怕是之前身份並不敏感的朋友也沒有人收到通知,更聯繫不到劉霞。他可以肯定沒有劉曉波「真正的好朋友」出現在遺體告別現場,因為劉曉波夫婦的朋友應當至少30多歲,普遍應該是40歲以上的年齡段,照片上的人看起來太過年輕,這個年紀一部分可能是負責瀋陽當地的「安保力量」,並有國保總隊海淀國保支隊的人員。另一部分應該有在一個月中在醫院曾經護理過劉曉波的醫務人員。但無論如何都不能被稱為劉曉波的好友。

而曾經趕到瀋陽看望劉曉波的全世欣則在twitter上稱曾見過後排的國保人員,並曾經其中的女國保跟踪。

(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官方公布「好友」照片曾被PS

值得注意的是,在「好友」照片中,前排最右邊身著灰黑色短袖恤衫的男子樣貌模糊,莫之許稱此人疑似為海淀國保杜某某。經過記者分析,目前幾乎可以肯定照片中此人面容有被PS模糊化的情況,因為此人後腦位置與後面大門的邊界過於清晰,並存在尖銳轉角。正常的鏡頭「手震」或者被拍者本人的移動並不會造成這樣的模糊。有逾20年攝影經驗、在中環開攝影廊的Laurence Lai看過照片,認為有7至8成機會造假。Laurence Lai解釋,相中男子的樣子是「Low resolution」(低解象度)的模糊,而非快門拍照時,有人郁動的模糊。此外,Laurence Lai認為該男子後腦頭髮位置的線條較直,「太Sharp(尖銳)」,亦令相片失真。而香港01記者翻查照片信息,也顯示此張照片曾經經過「Adobe Photoshop CC 2015」版本處理過。

實際上,內地公安系統對於國保或執行特別任務的公安人員的出鏡確實有「打格仔」的先例。

照片曾經經過PS處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