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名外省清潔工打掃高架橋被撞死 家屬:為多賺100元而犯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2月22日,清晨4時40分,黑龍江哈爾濱5名清潔工在高架橋工作時,遭醉酒司機駕車撞死。這宗事故符合清潔工意外的典型特徵:高危的時段、高危的路段、缺乏足夠安全防護的清潔工、醉駕失控的車主。清潔工高危的問題一直未能解決,這次意外讓他們的工作困境及生活困境再次暴露於人們眼前。

張洪文(右)曾於2012年9月在橋上工作時,被撞得不省人事。(網絡圖片)

死傷清潔工清晨於高架橋(右)工作時被撞。(網絡圖片)

事發時,11名清潔工正在清掃橋面,肇事車輛從後方駛來,繞過打着雙閃的環衛車,衝向正在作業的清潔工人。4人當場死亡,1人經搶救無效死亡,2人受傷。經查,現場沒有剎車痕迹,肇事司機為醉酒駕駛。

「這就是故意殺人。」其中一名死者孫貴芳的丈夫張洪文喃喃地向內媒記者稱。老伴走後第三天,張洪文依然吃不下東西。據悉,張洪文自己亦是清潔工,曾於2012年9月在橋上工作時,被撞得不省人事。張洪文深明工作危險,「找不到別的活計」,只能到沒那麼危險的橋下清潔工作。

張洪文的侄女亦從事清潔工,她形容「這工作就是和車賽跑」,每天眼睛盯着車輛,車少時就趕緊衝到馬路上,把過路車輛和路人留下的垃圾扒到一邊,在橋下工作還好,在橋上的工作遇到汽車撞過來時,「躲都沒地方躲」。

張洪文侄女補充,除非起霧或下雨,否則在橋上工作的清潔工每日清晨,都要對橋面打掃。一日中剩餘的時段,他們貼着高架橋的欄杆前進。事故頻生,人人自危,安全措施也在升級,從螢光服、反光條到爆閃燈、反光錐,警示標誌愈來愈多。然而,在不守規矩的車輛面前,一切都形同虛設。

涉事汽車的車頭幾乎全毀。(網絡圖片)

意外險成了最後的保障。不過,大部分清潔工都是外地人、臨時工,年紀在五六十歲左右,沒社保。幹這份工作,「腦袋系在褲腰帶上」,誰都心知肚明,但誰也離不開。好歹,一個月能賺兩千出頭,比掃樓賺得多。在橋上工作,每月還能再多100元,逢年過節,單位不時發放大米和麵條。

張洪文和孫貴芳的老家在安徽安慶。為了還債,為了替兒子娶老婆,他們賣了老家的房地,還欠下十七八萬元。老口子於是在漂到哈爾濱,租一間房租120元每月的棚屋。

十多年過去,債務總算只剩幾萬塊。日子開始有盼頭,孫貴芳卻在這個高危工作中送了命。挑壽衣時,有800元的,也有1300元的,兒子打電話問張洪文買哪款。張洪文想也沒想,「買最貴的……芳兒一輩子沒穿過好衣裳。」

新聞很快就會成為舊聞。正如哈爾濱今年發生的另幾起事故:新年頭一天,兩個清潔工在二環橋上被撞身亡,拖拽幾十米;上個月中旬,初雪降臨後數日,兩名清潔工在道裡區清雪時被撞死;本月10日,哈爾濱遭遇今冬最大降雪,公路大橋上3個清潔工被撞,一死兩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