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宗教組織被視為安全威脅 中共或掀農村整頓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的中共中央一號文件,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行了全面部署。文件提出要建設平安鄉村,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活動和境外滲透活動打擊力度,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干預農村公共事務。

令外界意外的是,中共對於宗教管理的論述,並非從農村精神文化層面出發,而是升級到基層治理、組織建設、以及維穩層面。

專家表示,一些具有普世性的宗教教派,更會受到境外勢力在意識形態上的滲透,這是中共所不能容忍的事。(視覺中國)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三農問題研究專家向香港01記者表示,一號文件對該問題的表述,主要是將加強對農村宗教與宗族勢力的監管作為手段,以達到打擊農村黑惡勢力、維護社會穩定的目的。

他指出,地下宗教活動在農村發展迅速,對中共的基層組織形成挑戰,其中不乏一些會破壞社會穩定的極端勢力甚至邪教。這些宗教勢力與農村根深蒂固的宗族勢力,以及近年來有所抬頭的黑惡勢力相勾連,對農村的基層治理及社會安定衝擊巨大。

基於農村的社會形態及宗教傳播的特點,民間信仰、宗教一旦在農村發展,往往就會一整個大家族甚至一整個村莊都會其同信奉。(視覺中國)

宗族勢力往往是維繫農村社會形態的依托,到中共建政前,農村有相當程度的自治空間,每個農村由當地的幾個大姓家族壟斷村內日常事務。即便到了中共建政後,將黨組織建立至村,宗族勢力依然通過各種方式對村內事務產生影響。同一村內,各個大家族通過干預農村選舉,以爭奪對村內事務的管理權。這一過程中,出現了大量黑惡勢力,對農村治安形成巨大威脅。

另一方面,基於農村的社會形態及宗教傳播的特點,民間信仰、宗教一旦在農村發展,往往就會一整個大家族甚至一整個村莊都會其同信奉。宗教有極強的組織性,既對農村治安形成隱患,更會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基層政府與黨組織對農村的治理能力。

該專家表示,一些具有普世性的宗教教派,更會受到境外勢力在意識形態上的滲透,這是中共所不能容忍的事。近年來,農村黑惡痞霸勢力以及地方宗族、宗派、宗教等勢力干擾破壞農村換屆選舉的事件時有發生。早在2014年底,河北省就出台了十條禁令,嚴禁各種擾亂、破壞換屆選舉的行為。

此次中共中央將農村宗教治理納入中央一號文件,提升到維穩層面,可以看出中共已意識到宗族、宗教勢力的快速擴張,已經威脅到了其基層組織建設。對農村宗教的整治,將重建中共在農村基層的組織存在,以及中共本身的權威,這將是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共組織在農村基本癱瘓以後的重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