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內容

對付中年健康危機 體檢及早期癌症篩查挑選貼士

撰文:謝德勤
出版:更新:

隨著年紀漸長,我們罹患不同疾病的風險或會比以往更高,當中癌症令人聞之色變;同時,大家都開始關注體檢套餐的項目或談論哪一家體檢中心較好。究竟中年一族在選擇體檢項目時,需考慮甚麼因素呢?隨著科技進步,應用「次世代DNA測序技術」的癌症篩查可帶來更準確結果,你又知道嗎?立即細閱下文的挑選貼士吧!

步入中年,各種健康問題開始浮現,進行身體檢查來了解自身健康情況,便變得非常重要。在購買體檢套餐前,我們應先認清個人需要,考量不同因素,包括年齡、性別、個人及家族病史等,才能從林林總總的體檢項目中選取最適合自己的。此外,我們應關注心血管健康,定期監測是否有「三高」:即高血壓、高血糖和高膽固醇,以減低患上相關病症的風險。最後,癌症篩查亦屬身體檢查的關鍵項目。在2019年全港整體死亡人數中,因癌症而離世佔了30.5%⁽¹⁾,可見癌症的威脅實在不容忽視。因此我們應將癌症篩查加入成為恆常體檢項目之一。

除了我們耳熟能詳的肺癌、大腸癌和乳腺癌,原來鼻咽癌同樣具有一定威脅。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顯示,鼻咽癌是中年人士高發的癌種,相比其他常見癌症,如大腸癌及肺癌等的發病年齡中位數(約70歲⁽¹⁾)為早。在過去10年間,鼻咽癌是45至64歲男士五大常見癌症之一⁽²⁾,而女性患上鼻咽癌的年齡中位數同樣偏向中年(只有54歲⁽³⁾)。

由於鼻咽癌部分常見病徵和感冒、鼻敏感的徵狀相似,所以很容易被患者忽略,八成患者在初診時已屬晚期⁽⁴⁾,令治療過程變得艱辛。由此可見,進行早期鼻咽癌篩查對於中年人士而言,不論男女,都實在是刻不容緩。

挑選鼻咽癌測試 拆解新舊技術

現時市面上主要有3種鼻咽癌抽血測試,雖然它們名稱相似,但測試的靈敏度和假陽性率卻大相逕庭,詳細數據對比如下:

傳統的鼻咽癌測試包括「EB病毒DNA定量測試」和「EB病毒血清學測試」,它們分別檢驗受測者體內存在的EB病毒DNA含量和EB病毒抗體水平。雖然科學研究指出EB病毒感染與鼻咽癌的關係密切,但事實上EB病毒感染非常普遍,即使檢測到EB病毒或抗體的存在,也不一定代表受測者患上鼻咽癌。這種沒有針對性的測試方法,能使測試結果存在一定偏差,當中「EB病毒血清學測試」的假陽性率甚至可高達40%⁽⁶⁾⁽⁷⁾(即每100個正常受測試者中,有40個人都錯誤地被判為陽性,而實際上他們是沒有患病的)。此等「誤判」無疑為受測者和其家人徒添擔憂,或令他們負擔額外的檢查費用和精神去應對這種不確定性。

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採用了由本港頂尖大學研發的嶄新科技,透過運用PCR及次世代DNA測序技術(NGS: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針對檢測血液中帶有鼻咽癌特徵的DNA,並使用先進的計算法作分析,從而精準地識別出早期鼻咽癌患者;讓確診時間大幅提前,有助患者儘早展開治療,提高成功治癒的機會。此新式技術通過了大規模臨床驗證⁽⁴⁾,不但靈敏度大於97%⁽⁴⁾⁽⁵⁾,假陽性率亦低至0.7%⁽⁵⁾,結果更為準確可靠。

無創測試 方便快捷

早期鼻咽癌篩查屬非入侵性項目,整個程序也非常簡單,測試者只需接受抽血(無需篩查前空腹或停服常用藥物),等三至七個工作天就能有結果。服務覆蓋點更遍佈全港不同私營醫療機構,同時市民還可透過Take2 Prophecy™ 網上平台預約,過程相當便捷。

採用嶄新科技的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成為大眾常規體檢的新選擇。

立即網上預約篩查

為迎接新年的來臨,不少人期望能保持最佳狀態。不要猶豫,馬上踏出第一步,立即進行早期鼻咽癌篩查,以精準科學主動守護自己的健康。

了解更多關於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及網上預約:https://bit.ly/3xTgQ9z

#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並不能取代臨床醫學意見,詳情請向專業醫護人員查詢。

1. Overview of Hong Kong Cancer Statistics of 2019. 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 October 2021.
2. 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 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www3.ha.org.hk/cancereg/. Accessed 23 May 2021.
3. Nasopharyngeal Cancer in 2019. 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 October 2021.
4. Chan, K. C. Allen, et al. “Analysis of Plasma Epstein–Barr Virus DNA to Screen for Nasopharyngeal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 377, no. 6, 2017, pp. 513–22.
5. Lam, W. K. Jacky, et al. “Sequencing-Based Counting and Size Profiling of Plasma Epstein–Barr Virus DNA Enhance Population Screening of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vol. 115, no. 22, 2018, pp. E5115–24.
6. Chang, Kai-Ping, et al. “Complementary Serum Test of Antibodies to Epstein-Barr Virus Nuclear Antigen-1 and Early Antigen: A Possible Alternative for Primary Screening of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Oral Oncology, vol. 44, no. 8, 2008, pp. 784–92.
7. Tay, Joshua K., et al. “Screening in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Current Strategies and Future Directions.” Current Otorhinolaryngology Reports, vol. 2, no. 1, 2013, pp. 1–7.

(資料及相片由客戶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