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遊】作為麵包控,我在伊朗樂極了

撰文:陳淑莊
出版:更新:
伊朗麵包源遠流長,史家記載波斯國王沙普爾下令在皇室陵墓備奉麵包和美酒,作為死後靈魂的食糧,波斯皇室甚至以麵包取代碗盤盛載食物。我作為麵包控,在伊朗這個麵包天堂簡直是樂而忘返。
陳淑莊
伊朗麵包製作工場。(視覺中國)

我愛麵包愛得死心塌地,而且不分國界,無論是法國酸種鄉村麵包、印度烤餅Naan或港式菠蘿包,不管麵包的軟硬程度有餡定無餡,都叫我欲罷不能。我對麵包情有獨鍾不單因為其味道質感,也因為它背後的記憶。我住在灣仔,以前周末假日行山之前,最愛在快樂餅店買提子包上路,想起背囊裡有個甜絲絲又軟綿綿的麵包,就覺得很安心。

我三月初往伊朗旅行,波斯遺城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的浮雕古樸莊嚴,伊瑪目清真寺(Imam Mosque)的建築裝潢艷麗,但最令我心情暢快的是伊朗人的友善好客,我向商店老闆問路,他竟然擱下生意,親身帶我到目的地。伊朗小孩對我這個外來遊客很好奇,個個笑容燦爛跟我問好,還叫我把名字寫給他們看。

伊朗的清真建築裝潢艷麗。(作者facebook圖片)

除了風景及當地人的好客,伊朗的麵包也叫我念念不忘。

伊朗麵包的款式變化當然不及法國或地道香港麵包,但有濃厚中東色彩,一試難忘,例如外脆內軟的Taftoon麵包,介乎印度烤餅Naan和意大利Pizza之間,多了荳蔻的辛和藏紅花的香,無需任何配料或調味已叫我吃得很滿足。Taftoon麵包用土窯烤成,窯底燒着柴火,令土窯保持高溫,麵糰輕易就黏在土窯的內壁,烤好之後脆而不焦,還飄着柴火的香氣。

又例如伊朗人早餐多吃Barbari麵包,配以羊奶芝士或果醬同吃。另一種Sangak麵包在舖滿河床石的火爐烤成,這種扁平麵包上佈滿坑紋,用來佐以串燒烤肉,那些坑紋可盛載肉汁。還有一種Lavash麵包,薄得像一張紙,可以裹着芝士和香草吃,或者撕碎混在燉羊肉吃,有點似中國西北的羊肉泡饃。

筆者在伊朗這麵包天堂樂而忘返。(作者facebook圖片)

伊朗麵包源遠流長,史家記載波斯國王沙普爾下令在皇室陵墓備奉麵包和美酒,作為死後靈魂的食糧,波斯皇室甚至以麵包取代碗盤盛載食物。我作為麵包控,在伊朗這個麵包天堂簡直是樂而忘返。

當然,在伊朗不能錯過羊肉湯。伊朗人把羊頭放在湯煲,香料的辛跟羊肉的羶彷如交響樂,把湯喝盡之餘,也學當地人把羊肉吃光。伊朗人用盡羊的各部分,除了羊頭還有羊雜湯,羊內臟作串燒,塗滿香料的烤羊腎、羊肝和羊心串燒惹味得很。當然,識食一定配麵包食。

如果有機會去學一門手藝,我應該會學做麵包。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