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教室】披著祭服的狼? 樞機佩爾本有望問鼎教宗大位

最後更新日期:

澳洲法院周一(1日)裁定佩爾樞機(Cardinal George Pell)涉嫌性侵一案有足夠證據,批准對案件正式展開審訊。佩爾於梵蒂岡內位高權重,如今卻變成站在被告欄的人。不論審訊結果如何,事件都會對天主教教廷構成一定程度的衝擊。

現年76歲的佩爾是澳洲最高級的天主教神職人員,又是梵蒂岡內其中一名最具影響力的人。他1941年生於澳洲維多利亞省巴拉臘特(Ballarat)。父親是聖公會教徒,愛爾蘭裔的母親則是羅馬天主教徒。

他在1960年起接受神職人員的訓練,1963年離開家鄉,到意大利羅馬繼續學業。1966年晉鐸後,前往牛津大學修讀宗教史博士課程。1971年返回澳洲,佩爾成為巴拉臘特教區的助理神父。1996年他晉升為墨爾本大主教,其後獲委任為悉尼大主教。2003年獲時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委任,加入梵蒂岡樞機團,此後長駐梵蒂岡,從此擁有票選教宗權力。他曾先後分別任職墨爾本和悉尼的大主教。

教廷2014年爆出財政醜聞,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任命他為經濟秘書處首長,即相當於經濟部部長。佩爾隨之成為梵蒂岡的第三把交椅。外界甚至一度認為教宗方濟各死後,佩爾會競逐教宗之職。他如今卻成為涉嫌性侵而受審的最高級神職人員,不論審訊結果,他已跟大位無緣。

2014年,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任命佩爾為經濟秘書處首長,他隨即成為梵蒂岡的第三把交椅。圖為2008年,佩爾與本篤十六世的合照。(視覺中國)

涉包庇弟兄 復遭揭發曾伸狼爪

澳洲傳出在1970至80年發生多宗牽涉神職人員的性侵案,佩爾此前否認知情。成為澳洲教區高層的他,被指多番隻手遮天,包庇當地多位涉嫌性侵兒童的神父。

他在任內成立「墨爾本回應」(Melbourne Response)調查涉及天主教神職人員的性侵指控。期間,墨爾本十數名神父因此而離職。佩爾做出「成績」,也守住教會的「荷包」,只向受害者發放上限為5萬澳元(約30萬港元)的賠償,金額遠比其他國家同類個案為少。

佩爾苦難的開端,原自澳洲廣播公司記者米利根(Louise Milligan)及同事發布的報道,當中引述兩名受害人指控,稱佩爾在70年代多次在教會活動中與他們玩耍,曾於泳池內撫摸其下體及肛門。他性侵男童惡行,據說一直持續到他升任大主教為止。

維多利亞省警務處副處長巴頓(Shane Patton)2017年6月28日的記者會上指出,警方是基於多於一名人士供詞,對澳洲籍天主教樞機佩爾(Cardinal George Pell)提出指控。(路透社/Joe Hinchliffe)

2017年6月29日,澳洲維多利亞省警方以「過去的性罪行」(historic sexual offences)的罪名起訴佩爾。由於當地法律所限,有關檢控的詳細內容一直未有公開。原告人數、案發時間、案情嚴重程度等皆未為公眾所知。

佩爾向梵蒂岡申請休假回到澳洲出席2018年3月開始的羈押聆訊。裁判官沃林頓(Belinda Wallington)裁定案件有足夠證據,佩爾周三(5月2日)開始正式就半數指控接受審訊。部分最嚴重的指控基於證人可信度問題被沃林頓撤銷,另外部分指控是控方在羈押聆訊期間撤銷。佩爾一直否認有關指控。

教宗方濟各未有回應最新事態發展。天主教教會,尤其是澳洲天主教教會在處理過去兒童遭神職人員性侵的手法為人詬病,包括涉案色魔受到包庇、有教會高層人員隱瞞他們罪行,將涉案人士調往其他地方工作,令受害人愈來愈多。無論佩爾的審訊不僅讓澳洲司法系統面臨考驗,人們更會注意著,過去數十年都被性侵醜聞困擾的梵蒂岡,如何讓那些壞人為其惡行負上責任。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