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協議定案:「跳崖」與「屈辱」間的取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時間周二(13日)下午,內閣消息向媒體透露,英國與歐盟的技術官員已在「脫歐協議」上達成共識,文件長達500頁。隨後,內閣官員亦一一被召到唐寧街首相府「一對一」面談草案內容。

文翠珊周三(14日)下午2時,將召開緊急內閣會議,爭取內閣成員支持協議,以要求歐盟在本月內舉行「脫歐歐盟峰會」,為「脫歐協議」定案。

最新的脫歐協議內容尚未正式公布,然而在「脫歐最後難關」愛爾蘭邊境問題上,其具體內容已大致在各大媒體披露。

脫歐協議是「屈辱方案」?

為避免英國脫歐後,在愛爾蘭與北愛爾蘭之間重新興建邊境檢查,英歐雙方都同意要有「補底方案」(Backstop Plan)。方案提出,在未能解決邊境問題之前,暫時將北愛爾蘭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之中,變相造成英國「國家分裂」。

此「補底方案」的內容及期限,近月來就成了脫歐協議的最大障礙。是次英歐共識,企圖從四大方向解決此難題:

一、政治聲明的「語言偽術」

脫歐協議將為英歐未來關係作出「簡短」的「無約束力政治聲明」,給予各界正面訊息。如果「英歐未來關係協議」能在明年3月英國脫歐後的21個月過渡期內確立,又能避免愛爾蘭島上的邊界,備受爭議的「補底方案」將不會實行。

歐盟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一直想在協議用詞上做手腳,去「非戲劇化」愛爾蘭邊境問題及其「補底方案」的爭議。(路透社)

二、延長過渡期的「拖字訣」

如果英國在「英歐未來關係」下,不再留在歐盟單一市場、關稅同盟之中,除非有超乎想像的高新科技,否則難以避免愛爾蘭島上的邊境。有見及此,脫歐協議將包括讓英國能夠「延長過渡期」的條款。

不過,過渡期內的英國將要遵守現有的所有歐盟規制,包括人口自由流動及支付歐盟預算等,雖然如此操作能避免愛爾蘭島上邊界,卻在決策層面上失去任何話語權。

本為脫歐派的英國脫歐事務大臣藍韜文(Dominic Raab)疑圖為自己洗脫「屈辱脫歐」責任,在上周特此公開提出一項歐盟絕不會接受的脫歐建議,最後不了了之。(路透社)

三、擴大「補底方案」

如果英國不延長過渡期,「補底方案」便會派上用場。

由於原本的「補底方案」只將北愛爾蘭留在歐盟規制之中,變相分裂英國本土與北愛爾蘭,新草案將容許英國本土於過渡期後留在歐盟關稅同盟之中,以避免兩地之間的關稅邊境,大大減輕「補底方案」造成的「國家分裂」。

不過,由於歐盟擔心英國會利用其關稅同盟身份,以低於歐盟標準的環保、勞工、稅務等規制,去為英國產品營造競爭優勢,歐盟將要求英國在有關方面完全接受歐盟標準,並且服從歐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在有關問題上的判決。

同樣地,由於英國屆時已經脫歐,因此再無在歐盟有關標準上的任何話語權。

「讓英國不再受歐洲法院規管」一直是脫歐派除移民問題外的最大訴求。(路透社)

四、結束補底的「共同機制」

「補底方案」下的英國,變相是失去了話語權的半歐盟成員,因此只能是「暫時性」的措施。然而,若歐盟容許英國為「補底方案」設下確實期限,或者單方面退出「補底方案」,則不能確保在「補底方案」結束前,愛爾蘭邊境問題真的得到妥善解決。

因此,在最新草案中,英歐雙方將同意成立雙方參與的共同機制,去決定「補底方案」何時結束。換言之,英國在脫歐後若實行「補底方案」,將被鎖在「單方面接受歐盟標準」的關稅同盟之中,沒有歐盟首肯,不能獨自抽身。

今日愛爾蘭與北愛爾蘭邊界的一處,全無關卡,人車皆可直過。(視覺中國)

全國反對新協議 勢難通過國會

對一直爭取脫歐的英國人而言,此脫歐協議,可說是重大「屈辱」。在沒有確實的「英歐未來關係協議」之下「盲脫歐」,英國或將無限期地成為「沒有話語權的歐盟成員」,比直接留在歐盟,情況更壞。

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就直言,此協議將使英國變成歐盟「附屬國」,呼籲文翠珊保守黨內閣中的疑歐派,挺身反對。

一直鼓吹內閣疑歐派成員反對文翠珊脫歐方案的前外相約翰遜 (視覺中國)

對一直支持留歐的英國人來說,此「盲脫歐」協議,不止為未來造成極多不確定因素,更或要英國在脫歐過程中經歷兩次大變──首先實行「補底方案」,然後再進入未知的「未來英歐關係」──對英國的投資、營商環境極為不利。

保守黨的留歐派國會議員、前教育大臣簡意寧(Justine Greening),就主張要進行「脫歐二次公投」,直言「全個星球的人也看得出這是個爛協議」。

連同關鍵執政同盟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以及工黨的反對,此脫歐協議草案,就算能得到內閣認許,也似乎難有足夠票數通過國會。

文翠珊的最後「兩張王牌」

文翠珊對此當然十分明白,不過她有上還有兩張王牌:一是「時間緊迫」,二是「跳崖脫歐威脅」

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領袖范愛玲(Arlene Foster)早前表示反對文翠珊的脫歐協議草案。(路透社)

英國將在2019年3月29日正式脫離歐盟,若雙方到時仍未有「脫歐協議」,英國將進入「跳崖脫歐」,不會再有原訂的21個月「過渡期」,除了在貿易上直接回到「世貿協議」之餘,在航空、貨運、生產、藥物、食物、人口流動等層面,皆會出現嚴重混亂。

由此可見,幾乎沒有人能在有選擇的情況下,接受「跳崖脫歐」。

時日無多:要受辱,還是跳崖?

「時間緊迫」此時就派上用場。

首先,文翠珊只給予內閣成員「僅僅一天」的時間,去決定要否支持最新「脫歐協議」,其原因是因為11月14日是歐盟決定會否在11月25日為脫歐舉行「緊急歐盟峰會」的限期,而歐盟只會在英國脫歐有「重大進展」的條件下召開峰會。

其次,如果脫歐協議未能在11月內正式確立,英國將在12月1日開始為「跳崖脫歐」作準備,屆時只會使脫歐談判再添混亂。

在野工黨領袖郝爾彬(Jeremy Corbyn),未看協議已聲明因為「談判亂象」,協議難會對英國有好處。(路透社)

另外,英國《脫歐法》(EU (Withdrawal) Act)明文規定,如果英國在明年1月21日前,還未與歐盟達成脫歐協議,英國政府須在5天內提出新路向,再經國會通過。

由於任何脫歐協議皆須先有「歐盟峰會」同意,再經「英國國會」審議,然後再通過「歐洲議會」。由今日到1月21日之間,正式的「歐盟峰會」只有一場,將在12月13至14日舉行,可見時間之緊迫。

文翠珊的最新策略,就是要在時間緊迫之下,打出「跳崖脫歐威脅」牌,迫使內閣及國會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接受「屈辱」性的脫歐協議。

此番策略能否成事,第一步就要看英國時間周三(14日)下午2時的緊急內閣會議進展如何。難怪有論者指出,今天突然變成了「文翠珊從政以來最重要的一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