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極端派還未走向一線:特朗普工具箱裏仍有選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就在外界等待中國副總理劉鶴5月8日訪美並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敲定貿易協定最後細節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5日在Twitter上突然宣佈:從5月10日起,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徵稅10%的關稅上調至25%。另外3,250億美元尚未徵稅的中國輸美產品不久也將加徵25%的關稅。

消息一出,全球金融市場動盪,美國標普500指數期貨下跌近2%,中國股市當日大跌5.58%。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5月6日在記者會上稱:「當務之急,我們還是希望美方和中方……相向而行,爭取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達成一個互利雙贏的協議。」至於劉鶴訪美一事,則推遲了一天,於9日至10日舉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周一(6日)在例行記者會表示,向以劉鶴為首的中方團隊正在準備赴美磋商。(路透社)

橫生波折

儘管北京給出的回應有在意料之中的意味,但特朗普5月5日的消息還是令外界頗感意外。一來2018年12月的習特會上,中美達成了只將加徵關稅保持在10%的共識。2019年3月2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再次宣佈對中國商品繼續維持10%的稅率,不提高加徵關稅稅率。如今,特朗普毫無徵兆就宣佈提升對華徵稅稅率顯然是撕毀了此前中美的共識。

二來中美最近的談判比較樂觀,5月1日萊特希澤和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在北京結束了第十輪高級別貿易磋商。姆努欽自己出面稱談判「已經進入最後一圈跑道」。

5月2日,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稱在雙方代表完成第十一次談判後,習近平和特朗普可能會決定是否見面並完成貿易協定。

原為溫和派的美國財長姆努欽,在上月中美談判出現裂痕之後,似有強硬轉向。(路透社)

特朗普5月3日還在對外界稱:「中美貿易談判進展良好,我們接近達成一項非常具有歷史性意義的里程碑式協定。」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也在5月3日稱「特朗普對下周能與北京達成貿易協定持樂觀看法」。

按照《金融時報》此前透露的消息,劉鶴5月8日訪美將率領100多名中國官員,時長6天。從各方的表態來看,中美有望達成特朗普所說的「歷史性協定」。但特朗普這一出,無疑是給中美貿易談判收官添加了不少不確定性。

最強硬的官員還未登上前台

特朗普此舉背後有何考量?是故技重施他所謂的「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還是在美國國內辯論「中國是敵是友」的氛圍之下,特朗普要借此來展現他的強硬姿態?這些因素或許都有,同樣不能忽略的還有圍繞在特朗普身邊的這群人。

在特朗普發佈徵稅的消息之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在接受霍士新聞網的採訪時稱:「特朗普的推特是給中國的警告。美國此前暫停了25%的關稅,而將關稅保留在10%。如果談判沒有進展,這樣的境況就不會一直持續下去。」

庫德洛,在中美貿易談判開展後,幾乎是美方「放狠話」的代表。(路透社)

庫德洛的解釋可以看成是特朗普與內閣高官已經有過溝通,他對特朗普的決定是支持的。特朗普此舉對接下來的中美談判影響已經不可避免,在談判前使用極限施壓的方式令人懷疑美國政府談判的誠意,但庫德洛依然為之叫好,顯示出了特朗普政府內部極端強硬派力量也在左右美國與中國貿易談判的節奏。

在中美貿易戰爆發後,與中國展開一線談判的是姆努欽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等溫和派。兩人都是華爾街精英,不像特朗普那般極端。尤其是姆努欽2018年5月還曾與北京達成過不打貿易戰的共識。之後,特朗普推翻了共識,羅斯2018年6月訪華,當時也被認為是特朗普在動用溫和派來救火。

2018年貿易戰的走向證明特朗普並不想讓溫和派如此輕易與北京達成協議,貿易戰顯然變成了特朗普用來提振國內信心、對外展示強硬的工具,溫和派的速戰速決、結果立等可見顯然違拗了特朗普借貿易戰來獲取利益的初衷。

怎麼辦?特朗普的做法便是換人。

早在1985年,萊特希澤曾經主導美國與日本、德國、法國和英國的馬拉松談判。他一直被視為貿易上的強硬派。(美聯社)

可以看到,2018年12月「習特會」之後,美國談判一線的官員變成了萊特希澤和姆努欽為搭檔。有著多年貿易談判的萊特希澤素來以強硬著稱,特朗普換將顯然是要發揮此人的優勢,以此為美國在談判桌前謀求更大的利益。但特朗普也知道,一味示強很可能會適得其反,有姆努欽這樣的溫和派在,美國在與中國的談判過程中可進可退。

「強硬派+溫和派」的組合頗見成效。幾輪高級別談判結束後,白宮的聲明都稱「雙方取得了突破性進展」。但越是在談判最後階段,特朗普就越會展現不確定性,2018年5月是如此,現下特朗普突然宣佈提升徵稅稅率也是如此。在備戰2020年連任的特朗普不會甘心就此讓貿易戰終結。

在特朗普將溫和派、「強硬派+溫和派」推至台前之時,還不要忘了,庫德洛和納瓦羅(Peter Navarro)這樣的極端派還沒有完全走向台前。

「極端派」的時機終於到了?

在姆努欽和羅斯2018年赴華談判之時,兩人是美方的主要談判者,隨行的庫德洛和納瓦羅相對來說角色並不鮮明。但他們的強硬色彩依然很濃厚,納瓦羅一度與姆努欽在北京爆發口角,原因在於他不滿姆努欽與劉鶴的一對一會面。

中國副總理劉鶴(中)、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左)及財長姆努欽(右),一直是中美貿易談判的三巨頭。這回特朗普「突擊」之後,不知三人在短期內還有否聚首之機?(路透社)

可能特朗普也意識到納瓦羅這樣的做法並不適合中美談判,因此,進入2019年後的幾輪中美談判,庫德洛和納瓦羅都沒有跟隨姆努欽和萊特希澤訪華。在劉鶴赴美談判時,兩人也沒有出現在談判桌前,而是特朗普在會見劉鶴時,兩人才會站立在旁。相比於庫德洛在媒體前還會通報一下中美談判進展,納瓦羅在過去半年裏甚少發聲。

與其說庫德洛和納瓦羅失勢,不如說特朗普是在考慮何時讓兩人出馬。在打過「溫和派」「強硬派+溫和派」這些人事牌之後,特朗普很可能會動用這些「極端派」。加之白宮內鬥一直不斷,溫和派和強硬派的力量是此消彼長,這很容易影響到正在進行的貿易戰。中美貿易戰的持久性和複雜性也體現在這裡。當雙方的王牌還沒有出完之前,貿易談判出現波折、反復就難以避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