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對華貿易戰「五連Tweet」引發的四個反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美經貿磋商團隊在北京時間8月13日通話,接着美國宣布將推遲一部分原本定在9月1日對中國輸美產品加徵的關税。

在人們紛紛猜測中美貿易戰的走勢接下來如何發展時,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忍不住發話了。8月14日,特朗普在Twitter上接連發表五條關於中國和貿易戰的推文,並且還轉發了一條他的長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誇讚父親「用畢生事業勇敢面對中國的挑戰」的推文,再次把社交網絡的槍口對準中國。

外界對他的口無遮攔已經習以為常,但是鑒於白宮曾經明確表示,總統的推特也屬於白宮的「正式聲明」,那麼這幾條Tweet之中,關於中美貿易戰、中美經濟以及中美磋商的言論,還是值得去反問。

首先,特朗普說「我們(美國)正在贏,正在大勝中國。企業和工作崗位正在快速撤離」、「上百萬的工作崗位正在流失,從中國轉移到了其他沒被美國徵税的國家,數以千計的企業正在離開,中國當然想達成協議」。

特朗普已經展開競選活動,而貿易戰仍然是他競選的重要議題。(AP)

這就有了第一個反問,美國「贏」在了哪?

貿易戰之初,美國的目的是減少貿易逆差,而美國貿易逆差在2018年創下了10年新高,這一點顯然已經失敗了。

至於對中國經濟的打壓,美國也算不上是「成功」。不可否認,一些勞動密集型產業在近年來正在從中國轉移到其他人力成本更低的地區,但是這一進程並不全是拜貿易戰所賜,而是中國產業結構調整的必然結果。產業轉移是各國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後的必然趨勢,製造業的中心流出在18世紀的英國、二戰後的美國以及後來的日本都曾出現。

美國在二戰之後也曾是世界製造業的中心,20世紀50年代初,美國製造業增加值佔世界總和的40%左右,貼有「美國製造」的產品佔領全球市場。而1975年,美國製造業的份額已經跌落到了世界總量的 22.3%。但這個過程中,美國站到了全球產業鏈的上游,直到現在還在全球科技的尖端。

拿蘋果手機這個現實的例子來說,雖然全球最大的組裝廠設在中國,但是美國蘋果公司仍然獨佔58.5%的利潤。這種產業鏈的轉移,稱不上是一種挫敗。

中美經貿磋商團隊的上海談判並沒有讓貿易戰偃旗息鼓,雙方分歧依舊巨大。(AFP)

至於「外資流失」的問題也和事實不符。貿易戰爆發以來,受全球經濟預期降低的影響,跨國投資整體一直在降低,而中國實際使用外資的數據則逆勢增長。根據中國商務部最新數據,今年前7個月,中國國新設外商投資企業超2.4萬家,實際使用外資金額按年增長7.3%,其中德國、韓國、日本、荷蘭對華投資分別增長72.4%、69.7%、12.6%和14.3%,歐盟實際投入外資金額按年增長18.3%,增速不減。

這樣看來,中國市場對資本的吸引力不減反增,這側面說明外界對中國市場的信心。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必然有不良影響,但是說美國已經「贏」了,未免牽強。

第二個反問,美國的問題都出在美聯儲身上?

特朗普說,「我們的問題不在於中國」,這一點難以反駁。然而接着他就把美國股市暴跌的責任全部推給了美聯儲。由於2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高於基準的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導致8月14日美股暴跌,道瓊斯指數(Dow Jones)跌逾800點。

特朗普表示「我們的問題在於美聯儲。」在他看來,美聯儲在此前一年的加息「太快」,然而現在的降息又「太慢」,直批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ay Powell)「毫無頭緒」。

然而,他口中「瘋狂的收益率曲線反轉」,真是「聯儲拖了後腿」?要知道所謂收益率曲線反轉,是長期債券的收益率已經低於短期債券了。為什麼長期債券的收益率下滑呢?這是因為投資者相信,最好還是持有着長期的投資,等待衰退的風暴過去更為明智,這造成收益率的降低。

而與此同時,在衰退隱現時,短期債券的需求也會受到打壓,為了吸引投資者,這些債券也必須拿出更高的收益率才行。如此,形成倒掛。這是投資者對於「衰退」的判斷。為什麼有這樣的判斷,還得從根本上找問題。當然,貨幣政策刺激,對於市場會有影響,收益率也會出現變化,但這就相當於興奮劑,短時期有藥效,真的改變了身體機能嗎?

美聯儲降息雖然仍有刺激作用,但是依靠降息來保持經濟增長是不可持續的。(Reuters)

降息對市場的作用已經呈現遞減,從美聯儲7月底宣布降息25個基點之後,美股低迷的狀態可知,這已經難以讓投資者心情振奮。降息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方式,在美國經濟仍舊温和增長的情況下並不可取。

美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才是多年來急需改變的頑疾。美銀美林最新公布的8月份的調查中表示,華爾街的基金經理們越來越擔心美國經濟明年將陷入衰退,對經濟衰退的擔憂達8年來最高。

特朗普批美聯儲「拖後腿」,是自己沒搞清楚狀況,還是習慣性推卸責任?

第三個反問,關税對美國消費者沒有影響?

8月1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佈聲明,稱由於健康、安全與國安考量,某些商品將從美國對華3,000億美元的關税清單上被剔除,其中有些商品將被推遲到12月15日才被加徵關税,包括手機、手提電腦、電玩主機、部分玩具、電腦顯示幕、部分衣服和鞋具等等。

此後,特朗普自己也表示,這是由於擔心關税影響美國聖誕節的購物,所以推遲。另外,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也表示這是為了保護美國消費者。就連特朗普最為對華鷹派的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都表示,「如果我們簡單地從9月1日開始徵税,那給我們帶來的傷害更多,而不是他們(中國)。這太蠢了。」

或許因為美國此舉,外界關於「美國是否向北京讓步」的討論過多,惹惱了橢圓辦公室的特朗普,所以此次他話鋒一轉,表示「不管有沒有9月這個日期,美國消費者都可以接受……實際上,這(延期)對中國的幫助要大於對美國的,但是美國也會使之對等。」

中美貿易戰蔓延到消費品領域,對美國的消費者是一種傷害。(Reuters)

這段有些前後矛盾的推文,讓人十分疑惑。如果美國消費者對關税都能接受,那麼為什麼被推遲徵税的商品都是在聖誕節「黑色星期五」銷售最為火爆的消費品?如果延期對中國的幫助更大,難道美國此舉只是為了幫助中國?如果說中美在推遲關税上收益能夠對等,又何談對中國幫助更大呢?

特朗普既不希望他的關税政策影響美國消費者,又不想被視作對中國「不夠強硬」,只是在現在的情況下,這一番解釋顯得「強詞奪理」。

第四個反問,中美談判難以達成和香港何關?

特朗普在推特上特別關心了香港問題,表示雖然中國非常想達成協議,但是「先讓他們(中國)人道地解決香港問題再說!」言外之意,似乎是香港的局勢阻礙了北京的腳步。他甚至在表達對中國解決香港問題的信心之後,隔空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邀約,「要不要一對一會談」?

此前,特朗普還突然發推特透露稱,美國情報機構顯示解放軍正在陸港邊境集結,一時也引起輿論震動。雖然特朗普堅持稱香港問題是中國內部事務,但是他在14日的發言已經把香港問題和中美貿易協議變相地掛鈎。

一方面,如果特朗普真正關心香港問題是否能被「人道」地解決,那麼他並不應該把貿易談判和香港問題混作一談。另一方面,北京對中美談判的底線相當清晰,並且一直極力將其他事務和貿易戰分割處理,「先解決香港問題再談貿易」的邏輯並不存在。

香港局勢緊張,特朗普的推文有將香港和中美貿易談判掛鈎的意味。(AP)

進一步的說,若特朗普真的尊重「中國內政」問題,那麼在此時如此關心香港本就令人懷疑。在一週內發生兩起大規模槍擊事件之後,美國費城在8月14日又發生槍擊事件,且有6名警員中槍受傷。特朗普的推特對此沒有隻言片語,卻接連在香港問題上發言,這究竟是為什麼?

最後,也許對美國經濟充滿信心的特朗普,還應該有一個提醒——一切並沒想像的那麼樂觀。

特朗普連發5條推特,多半是因為美股大跌的刺激。上任以來,特朗普對股市的敏感程度極高,彷彿這才是他最大的政績。然而,股市雖然能一定程度反應人們對經濟的預期,但並不能代表經濟體是否穩健。

美國製造業活動在7月份惡化至3年來的最低點,受到生產放緩和出口市場不穩影響,供應管理學會製造業指數從6月的51.7降至7月的51.2。

金融業也在暗潮湧動。受到降息潮、低交易量以及自動化的衝擊,全球多家投資銀行在近期宣布裁員,裁員總數將近3萬人。包括滙豐、Barclays、Societe Generale、Citigroup和Deutsche Bank等投行都宣布裁員,其中德意志銀行裁員總量佔總數達大部分。

紐約州勞工部(New York Department of Labor)數據顯示,在紐約市,6月份大宗商品和證券交易領域的工作崗位按年下降2%,也就是減少了約2800個崗位。其中Goldman Sachs在今年已經向紐約州勞工部提交了5份工人調整和再培訓通知(WARN),其中在4月表示將裁員近100人。華爾街的裁員看來也在醖釀。

股市值得關注,但是對於橢圓辦公室裏的美國總統來講,或許需要更多的全局意識和政治敏感度。畢竟,2020年的總統選票不可能只來自一個群體,美國農民或許可以等待特朗普的承諾,銹帶工人或許還能繼續喜歡他的性格,但是當華爾街也在經濟下行中受累,這絕對值得他的警惕。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