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左翼經濟典範?玻利維亞的「慢」革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任近14年的「走向社會主義運動黨」(MAS)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將於下周日(10月20日)第三度尋求連任。在民調上領先對手的他有望留任至2025年。這位在2006年乘南美國家左翼「粉紅浪潮」上位的社會主義份子至今未倒,與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等國的同類政客形成明顯對比。

其實,根據憲法,莫拉萊斯已不能再追求連任,而在2016年的放寬總統連任限制的修憲公投中,民眾也投票反對。可是,最後憲法法院認為阻止莫拉萊斯參選傷及其政治權利,因此容許他再次尋求連任,這就讓外界擔心他會否走上一條獨裁路。

在此等爭議之中,其反對派對手美薩(Carlos Mesa)以26%民意支持,稍稍落後於莫拉萊斯的33%,兩人勢將進入次輪選戰。根據玻利維亞報章《第七頁》(Página Siete)的民調,美薩甚至有可能在次輪選舉中取勝。

不過,無論莫拉萊斯能否再度連任,他的「走向社會主義運動」己使玻利維亞成為「粉紅浪潮」眾多南美國家之中的成功典範。

美薩(Carlos Mesa)的支持者集會。(路透社)

平均財富下的經濟發展

自莫拉萊斯上台以來至2018年,其平均經濟增長達4.9%,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由1,000美元左右上升至約3,600美元。與諸如委內瑞拉等國不同的是,同樣依靠能源(佔其出口總額約45%)和原材料出口的玻利維亞經濟,並沒有因為2014年的能源價格大跌而走入停滯,反而繼續保持在4%以上的水平——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預估,玻利維亞的經濟增長本年將繼續持續在4%的水平,領先南美國家。

為自己建了一棟29層高總統府的莫拉萊斯,對於重新分配國家財富卻是不遺餘力。在他任內,玻利維亞的貧窮率下跌了超過六成,其堅尼系數也下跌了19%,每月最低工資增加了三倍,而超級市場及餐飲業的營業額則上升超過九倍,可見一般民眾的日常消費力大有上漲。

一直被視為右翼經濟政策代表的IMF,也曾在2015年底發表研究報告,讚揚玻利維亞收入重新分配的減貧成果,而此等較為平均的經濟發展,也再度挑戰自「庫茲涅茨曲線」(Kuznets curve)發明以來的「經濟發展初期,貧富差距必然擴大」的「定律」。

而且,莫拉萊斯的福利政策,與巴西前總統盧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的「家庭包」(Bolsa Familia)類似,不只是要財富再分配,還兼顧了鼓勵貧窮家庭教育的長遠策劃,例如其中一個受助條件就是一個有小學年紀兒童的家庭,要提供孩子們正在接受學校教育的證明。這正好符應《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作者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觀察:知識與技術的傳播是經濟平均地發展的根本。

種族平權 成社會主義核心

同時,根據玻國政府的數字,其基建開支於2018年達到65億美元,是莫拉萊斯上台以前的十倍。作為首位原住民總統,莫拉萊斯特別着重原住民村落社區的文化和經濟發展。例如在一個接近秘魯邊境的湖畔小鎮蘇烏依納(Sahuiña),入口掛着的是原住民旗幟、人們說的是艾馬拉族(Aymara,莫拉萊斯亦屬此族)的語言,村裏自莫拉萊斯上任以來有了自來水、建了新公路,並且為了發展當地的旅遊資源優勢,建了一個有餐廳、小屋的旅客招待中心,另有一個小型機場正在興建中。

更加重要的是,原本位處社會底層的原住民地位日漸提升。在2009年,玻利維亞的國號由「玻利維亞共和國」改為「玻利維亞多民族國家」,並承認了36種原住民語言。

在「社會主義」與「種族平權」(而非「階級平權」)幾乎是同義詞的玻利維亞,原住民地位的上升也帶動了經濟發展:在莫拉萊斯上任之前,一個身穿原住民服飾的女性可能會被大城市的商場保安趕走;如今同一位女士卻可成為這類商場中的商店東主。

立足能源 放眼未來產業

除此之外,莫拉萊斯早看到單靠能源、原材料出口的經濟,只能盛於一時,卻無望長久。因此,他上任後努力發展農業和工業,先將大量生產力低及非法霸佔的土地收歸國有,分送無地農民;同時着力加大農地面積,並鼓勵農民擴展耕地,並將農產工業化,加入生物技術的原素,以擴大生產力——目前大豆出口已成為玻利維亞的第三大出口商品。

同時,由於玻利維亞的鋰藏量豐富,配合近年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和電動汽車的推廣,莫拉萊斯早已與多國企業合作,一方面解決在高山地區開採鋰礦的困難,另一方面也逐步建設鋰電池的工廠,計劃將增值能力較高的電池工業也帶進國內。

雖然莫拉萊斯上任後將天然氣、石油、通訊、電力等關鍵企業國有化,可是他也知道市場機制在國家經濟上亦有其地位,因此他並沒有進行諸如委內瑞拉的日常生活品價格管制,而其國有化的企業也維持私有企業的管理模式,並沒有像委內瑞拉般由政治官員統領技術人員。同時,為吸引外資,莫拉萊斯也保證所有外來投資不會被國有化。

「沒有宏觀經濟政策 何來革命?」

目前,玻利維亞經濟層面的一個隱憂,在於其政府赤字在2014年能源價格大跌後不斷上漲,自2015年起已到達每年佔國內生產總值7%至8%的水平,情況讓外界擔心玻利維亞最終會走上其他南美左翼政府的舊路,只不過是遲來了一點而已。

不過,赤字開支如果用得其所,長遠而言對玻利維亞經濟並非沒有好處。相較之下,如果像受助於IMF的厄瓜多爾一般,突然大減燃料補貼,只會傷害社會基層生計,導致社會傷盪不安,阻礙經濟成長。如果未來的玻國政府能繼續其既有宏觀經濟方針,赤字只是為未來所作的投資。

從2006年至2017年一直掌管玻利維亞經濟政策的阿爾舍(Luis Alberto Arce Catacora),一直因沒有「積極」派錢和國有化私人企業而飽受批評。不過,他曾說了一句頗值得人深思的說話,似乎能代表莫拉萊斯的經濟思想:「沒有一套合理的宏觀經濟政策,革命就無從談起。」玻利維亞的宏觀經濟調控,不求急進的財富再分配,不拘泥於國有與私營的傳統二分法,只求經濟合理的長遠平均發展。這就使這個困於內陸的國家在一眾南美社會主義國家之中脫穎而出。

革命,聽起來像是意識形態追求一剎那的爆發,可是莫拉萊斯的社會主義革命,卻是一個長遠漸進、小心調控的緩慢過程。這,就是玻利維亞與其「粉紅革命」同伴走上了不同發展道路的原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