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盟友濫開關稅戰 特朗普背叛「美國優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藉倫敦北約峰會之機避過國內彈劾風暴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一(12月2日)突然在Twitter表示重新向阿根廷及巴西徵收鋼鋁關稅,殺兩國一個措手不及。同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分別引用法國數碼服務稅針對美國公司,以及世貿組織(WTO)有關歐盟違規補貼空中巴士(Airbus)的判決為由,向法國及歐盟威脅加徵關稅報復。翌日,特朗普再放話指中美貿易協議可待至2020年美國大選後再簽,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更重新炒作針對歐盟的汽車關稅。在聖誕臨近的冬日時節,關稅戰火再次熾熱。

特朗普的「第一炮」炮轟阿根廷與巴西的貨幣大幅貶值,「損害美國農民」,對兩國落實美國在去年初以國家安全為由向各國開徵的鋼鋁關稅。阿根廷比索(Peso)與巴西雷亞爾(Real)的確在本年內兌美元分別跌近60%及10%,而巴西在中國進口大豆市場的佔有率更上升近倍,可是這主要是中美互加關稅的自然結果。

大西洋兩岸的歲晚三響炮

雖然對美鋼鋁出口只佔兩國總出口額1%至3%不等,表明「從未預見」新增關稅的阿根廷已馬上與美國展開談判;而似乎在記者詢問下才得悉此事的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就宣稱他「與特朗普有暢通無阻的溝通渠道」,將會「給(特朗普)打個電話」。遊說組織「巴西鋼鐵協會」(Instituto Aço Brasil)則直指關稅將會損害美國企業,因為後者慣從巴西進口鋼鐵半成品。

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開出的「第二炮」則直指法國在7月通過的數碼服務稅。美方聲稱這個針對科網巨企收入的3%稅項是對美國公司的「歧視」;特朗普也表明「只有美國人能佔美國公司便宜,而非法國」。美方可開徵高達100%關稅的清單包括手袋、芝士、香檳等商品,總值近24億美元,公開諮詢期至明年1月7日。聞訊後,香檳名牌泰廷爵(Taittinger)的總經理就抱怨他雖然知道數碼稅的各方意見,卻看不到為何香檳會與此相關。

上周二(12月3日)與特朗普共同會見記者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就直言:「我將堅定守護我國和歐洲的利益。」雖然特朗普指這是一個小紛爭,「事情不久就會變得非常美好」,但羅斯卻在同一天痛批數碼稅以收入而非營利徵稅「極其激進」,呼籲法國「好好發展自己的技術,不要因為美國企業的成功而懲罰他們」。

美國關稅戰的「第三炮」更似是對歐盟展開全面貿易戰的另一步。早在10月,美國已藉WTO有關歐盟航空製造業補貼的判決,向包括飛機零件在內的75億美元歐盟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在新判決之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已表明會「開始評估提高關稅和向其他歐盟商品徵收關稅」。

羅斯亦指出,在美歐最大份額的21項貿易商品中,歐盟在其中17項的關稅也比美國高,因此「關稅戰早就存在,只不過美國一直沒有保護自己」;同時,他更重提在上月已過行動期限的汽車關稅,表示美國最後「也許會,也許不會」發現此等關稅的必要性,極盡威脅之意。

歐盟委員會已表明會與法國站在一起,如果美國真的落實關稅,歐盟會作出相應報復。如此看來,這個聖誕與新年將是戰雲密布。

「關稅為保貿易自由」的奇談

也許是要為特朗普對盟友連環開火作辯解,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上周二向霍士財經網表示:「在特朗普總統的眼中,關稅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是自由貿易。」不過,特朗普的關稅戰三響炮卻似與此目的背道而馳。

首先,特朗普批評阿根廷與巴西故意壓低匯率,本身就是毫無根據。兩國近月都曾賣出美元以抬高匯率。阿根廷正在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史上最大540億美元的援助計劃,為避資金外流更實施外匯管制。同時亦因新左翼政府即將上台而處於政策不確定環境之中。巴西的經濟增長數年來低於1%,多次油田拍賣也無人問津,博爾索納羅政府削減結構性赤字的進展也不及預期。這些市場因素明顯是兩國匯率下跌的原因,「壓低匯率」從何談起?

若特朗普的鋼鋁關稅是要充當迫使兩國減少與美國農民競爭的手段,這更是明顯違反自由貿易原則。兩國政府只能賣出更多美元「人為」抬高匯率,或實施在南美國家甚為流行的「出口稅」,以增加國內農產品出口的相對成本。可是,兩者皆是政治介入國際貿易的操作,阻礙商人自由作出進出口決定。

法國總統馬克龍早在8月底的法國G7峰會上聲言與特朗普達成有關法國數碼稅的協議,換得美方不以關稅報復,豈料如今情況又再起變化。(路透社)

另一方面,法國的數碼稅雖然有加重美國科網巨企稅負的客觀效果,可是其目的也是要給予美國壓力,促使全球各國達成新國際徵稅的共識,讓以銷售服務為主的跨國企業不能隨意將營利轉移到低稅國家。馬克龍早在8月底的G7峰會上表明,如果國際社會落實新稅制,法國將取消其數碼稅,並退稅予受影響公司。

數碼稅也並非法國獨創,從丹麥、意大利等歐盟成員,到加拿大、澳洲等英語圈國家,也正在推展同類稅項;連最得特朗普歡心的英國首相約翰遜,也在其保守黨競選政綱列明要實施數碼服務稅。另外,在今年6月的G20財長會議上,各國也同意要建立一套共同規則去堵塞類似的稅制漏洞,也承諾要盡力在2020年內達成以共識為基礎的解決辦法;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也正在與全球135個國家或地區進行相關研究。

特朗普以數碼稅為針對美國企業的盤算,只是以「美國優先」的有色眼鏡去看「自由貿易」,視跨國貿易所需的共識機制如無物。

最後,對他國實施世貿仲裁所容許的報復性關稅,當然是「名正言順」之事。然而,美國於此時此事上如此施為,卻是只知名正言順,而不顧貿易紛爭中立仲裁的精神。

雖然歐盟的確未有去除對空中巴士的補貼,可是WTO亦早判定美國違規補貼波音公司(Boeing),歐盟未來亦可以此向美國作出關稅報復。既然仲裁的精神在於公正地調解紛爭,在這個「五十步笑百步」的境況下,美歐雙方其實應該以談判解決問題,而非以關稅戰的方法將紛爭擴展到不相關的貿易項目上。

更荒謬的是,在特朗普政府堅決阻礙法官任命的情況下,被美國指為不公的世貿上訴機構將於本周二(12月10日)因法官人數不足而開始停擺;美國亦主動反對讓上訴機構完成審理餘下三宗案件,其代表更嘲笑「上訴機構至今還想違規行事」。然而,如此蔑視世貿機制的美方卻以世貿判決高舉「美國六度勝出空中巴士補貼爭議」來合理化其關稅政策,這可算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

為蠅頭小利而自毀長城

特朗普的可愛之處在於他的胸無城府,常將心中想法掛在嘴邊。他的「美國優先」便是明證。無論在他威迫盟友多付軍費的言辭上,還是在他將貿易看成零和遊戲的視角上,都毫無保留地顯示出凡事只顧美國利益的精神。

可是,關稅戰改變國際貿易遊戲規則,其中必然有贏家亦有輸家,於美國國內亦然。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在11月25日就發表研究報告,指出雖然中國對美出口減少有利其他國家,但「中國商品的進口價格持續穩定,顯示美國企業和消費者需支持對華關稅」;美國太陽能產業協會(SEIA)上周二亦警告,特朗普的太陽能板關稅將使美國喪失近6.2萬個就業機會和190億美元的企業投資。

當然,這些關稅政策將有利部份美國企業,諸如早有中國以外貨源供應的商人,或者美國本地的太陽能板生產商。不過,這只是「部份美國人優先」,而非「美國優先」。

加拿大、英國、法國與荷蘭四國領導在北約峰會上被拍得「圍爐」嘲笑特朗普。(路透社)

更有甚者,特朗普恃着美國市場大,不留情面地威迫他國服從,更是自毀長城的短視行為。例如人稱「熱帶特朗普」的巴西右翼狂人博爾索納羅一直以跟從特朗普外交路線為傲,可是特朗普不只未有協助巴西加入OECD,如今更以關稅相逼,或許真會令這個少有的、堅定支持特朗普政府的主要國家,也將與白宮「分手」。

二戰之後的美國霸權,除了拳頭上的硬權力之外,還有其眾多盟友對其軟性權威的尊重和信任。如今特朗普政府只求好壞參半的蠅頭小利而胡亂向他國開火,將使美國在其拳頭漸軟的世局下進一步失去其權威。在北約峰會之間,加拿大、英國、法國和荷蘭四國領袖被媒體拍得正在「圍爐」嘲笑特朗普的那一幕,可算是特朗普背叛「美國優先」的最佳剪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