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Twitter讓美國司法部面臨了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辭職吧」,這是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近期流露出的心聲。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稱,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考慮辭職,原因是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涉干預司法部事務,尤其是通過發佈Twitter干預事務。

這並非空穴來風,巴爾此前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專訪時,承認他很難接受特朗普的「一些Tweet」。他曾尖鋭批評特朗普愛發Twitter的習慣,指其對司法部指手畫腳,「使我不可能做好我的工作」。

除了巴爾自己「抱怨」工作難,外部輿論也開始批判巴爾的工作情況。美國司法部1,100多名前任官員呼籲巴爾辭職,指責他聽命於特朗普出面干預,允許官員推翻職業檢察官的意見,為特朗普的老友羅傑·斯通(Roger Stone)減刑。這位羅傑·斯通是特朗普的老朋友,也是他的長期親信,斯通因在「通俄門」調查中向國會撒謊、干擾證人,以及妨礙司法而被定罪。如今,司法部提出減刑建議,不得不讓外界對此與特朗普的干預進行聯想。

即便巴爾如何堅稱自己不會受任何人的威脅或影響,但司法部的獨立性已經受到了群眾的質疑。在悠悠眾口之下,名譽和威信都受到抨擊的巴爾想要辭職也是情有可原。事實上,自特朗普入主白宮之後,司法部的獨立性一直是外界關注的重要焦點,而巴爾並不是第一個經歷如此尷尬處境的司法部部長。巴爾的前任,美國前司法部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也曾遭遇了類似的處境。

塞申斯是在2017年2月8日經美國國會參議院表決確認出任司法部長。在外界看來,特朗普和塞申斯曾經關係很好。後者是最早支持特朗普競選總統的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併為他充當顧問,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他第一個「提拔」的也是塞申斯。不過,正是因為雙方的關係,讓塞申斯置於兩難境地。

由於特朗普在2018年陷入了「通俄門」事件的調查,為了避嫌,身為司法部部長的塞申斯有意不介入特朗普「通俄門」的調查,塞申斯此舉讓特朗普感到不滿,認為塞申斯對其「忠誠度」不夠。此後一年,特朗普頻繁發佈譴責塞申斯的Tweet最終,還在Twitter之上宣布了塞申斯的辭職。塞申斯也在特朗普的要求下辭去了司法部部長一職,在給特朗普的一封信中,塞申斯便明確寫道「尊敬的總統先生,應你的要求,我提交辭呈。」「自從我宣誓就任美國司法部長以來,我每天都在盡職盡責工作,為國家服務。我盡了最大的努力這樣做。」

從塞申斯到巴爾,司法部部長之職實在難做,不僅要「取悦」總統,包容總統的Tweet,還要保證司法的獨立性,這簡直是一份苦差事。一不小心不僅很可能會得罪總統,丟了飯碗,還會落得名譽受損的境地。

作為一個自由人,發表Tweet表達自己的觀點,這是個人的言論自由。但作為一國總統,將Twitter視為重要的「辦公工具」,還以此干涉各部門的行政事務,這一做法視乎並不恰當,尤其是對司法部門。

要知道,美國憲法體現的是三權分立,其中司法具有獨立性,司法部不應受白宮或國會的政治決策干擾,其獨立性一直以來也是美國人民引以為傲。但自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司法部在處理部分法務時頻頻受到白宮的干擾,除了以上提及的「通俄門」調查和斯通減刑的案件,還有包括「通烏門」中特朗普的盟友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Gordon Sondland)做假證、以及特朗普本人發Twitter威脅證人等,都反映出了司法部「力薄」的情況。

維護美國政府的法律利益是司法部長的重要職責之一,與此同時,司法部還具有保障法律的實施對美國所有公民平等的責任。換而言之,司法部所要負責的對象是整個美國人民、政府和國家,而不只是對總統一人負責。特朗普不斷向司法部部長施壓,發佈tweet干預司法工作,讓司法部長一職淪為燙手山芋,其做法結果便是讓該部門的獨立性和權威性一步一步地被消耗殆盡,最終將會完全淪為總統手中任意把玩的政治工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