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特朗普對拜登:疫情下的兩弱相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特朗普幾乎每天都以新冠疫情記者會在美國百萬計觀眾面前扮演「戰時總統」的角色時,其民主黨對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卻連月在家隔離,只能透過視像通訊與外界溝通。後者在3月底開始主持的播客節目「Here's The Deal」,至上周六(5月2日)在蘋果播客上排行38,據稱第一集只得四萬人下載。正所謂「世界上沒有壞的宣傳」,曝光度大大拋離拜登的特朗普理應對11月3日的選舉十拿九穩。

事實卻並非如此:特朗普的民望如今已回到3月中美國因新冠疫情進入緊急狀態之前的水平;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更錄得特朗普上任以來的最大民望跌幅,由3月的49%「國難紅利」高位,跌至4月的43%;另一民調機構莫寧諮詢公司(Morning Consult)也在上周錄得特朗普任內最低的-8%淨民望。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拜登展開網上的競選宣傳,圖為3月中他透過網絡現身。(Getty Images)

民望不振 特朗普漸見焦慮

根據民調網站RealClearPolitics的綜合民調,對特朗普處理疫情表示滿意的民眾比例於4月初被不滿者超越,4月底兩者差距更有擴大之勢。根據上周三(4月29日)公布的一項調查,相信特朗普所提供的疫情資訊的受訪者只得20%,相信受訪者各自州長的人則有35%,而相信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福奇(Anthony Fauci)的更高達45%。由此可見,特朗普驚人的曝光度對他個人的政治形象似乎沒有任何助益。

另一方面,除了在全國民調上落後拜登近6個百分點以外,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北卡羅萊納州、亞利桑那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等搖擺州份的民調也全數落後拜登。其中,後三州更是2016年讓特朗普反勝希拉里的關鍵。而且,一些傳統上的共和黨大本營也似非穩勝之局。例如根據一項於4月27至28日進行的民調,竟有較多德州受訪者表示將會投票支持拜登而非特朗普。

特朗普上周三接受路透社訪問時就一如以往地否定對他不利的民調:「我不相信民調。我相信這個國家的民眾是聰明人。我不認為他們會讓一個無能的人當總統。」然而,這位美國總統在眾目睽睽之下曾提議可考慮研究以「強大的紫外線衝擊身體」或「向體內注射消毒液」去殺滅新冠肺炎病人體內的病毒-在人民的眼中,特朗普口中「無能的人」也許是指他自己而非拜登。特朗普其後辯稱其言論只屬「諷刺」,不過根據民調機構YouGov的民調,只有30%受訪者相信特朗普當時只是在開玩笑而非認真。

5月3日,特朗普在林肯紀念堂與霍士新聞主持網上市民大會(Town Hall Meeting)。(AP)

在「注射消毒液」失言事件之後,4月24日特朗普首次在疫情記者會上不舉行提問環節,翌日更首次取消了例行的疫情記者會。特朗普4月26日在Twitter聲稱其記者會收視破紀錄,卻不獲媒體準確報道,因此「不值得為此花費時間和精力」。到了上周一(27日),白宮先取消了當天的記者會,表明會於周內重啟,而特朗普在取消訊息發布後不足兩小時卻又決定召開記者會。這種對於疫情公關的手忙腳亂與朝令夕改,可見特朗普確對其選情有所顧慮。

根據美國有線新聞網(CNN)隨後獲其他媒體獨立證實的消息,特朗普眼見自身民望大挫,更曾對其2016年選戰的網絡宣傳功臣、現任競選經理帕斯卡爾(Brad Parscale)破口大罵。而正在努力將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責任推向中國的特朗普,在上述的路透社訪問中,也將拜登與中國扣連在一起,指中國會做任何事情使拜登勝選。

此時此刻,在美國經濟產出首季按年下跌4.8%、因疫情影響而失業的人數超過3,000萬人之際,抗疫依然未見有成的特朗普除了繼續其既有的意識形態戰爭,以穩住右翼支持基本盤之外,似乎已難有別的選舉策略。

拜登幾乎為世所忘

形勢看似對拜登有利,然而,拜登的難題卻是特朗普那一道萬變不離其宗的板斧竟對他構成一大挑戰。根據美國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於4月26至28日進行的一項民調,在拜登的支持者當中,只有45%的人對支持他感到「極度興奮」或「非常興奮」;相較之下,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此群體卻高達64%。表明「不感興奮」的拜登支持者比例更高達26%,遠高於特朗普的15%。

雖然全美國聲稱支持拜登的民眾比例較特朗普高約6個百分點,可是如果選民熱情與投票率有直接關係的話,拜登依然是輸面較高。在愛默生學院的調查中,就有高達57%受訪者認為特朗普將會勝出大選。

4月以來,拜登雖然獲得其民主黨總統初選最後對手、左翼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又接連得到另一左翼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前總統奧巴馬、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與前國務卿希拉里等重量級人馬背書,可是慣於親身上前線與選民擁抱對談展示親切的拜登,在全民居家隔離令之下卻盡失政治手腕,幾乎為世所忘。

他的宣傳重頭戲、播客節目「Here's The Deal」除了甚為沉悶之外,也沒有讓人感覺到他明顯是比特朗普更佳的領袖。拜登有時候扮演電台主持角色,讓嘉賓華盛頓州長英斯利(Jay Inslee)談論如何以騎單車清空腦袋,讓參議員克洛布徹(Amy Klobuchar)大談對丈夫染上新冠肺炎後康復的感受;他有時候又像是民主黨共主一般,在對談之間接受密歇根州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等副總統熱門人選的褒獎,也讓節目多了一層造作之感。

拜登沒有做的是以節目作平台,去扮演「抗疫平行白宮」的主人,這讓不少自由派評論人深感失望。根據薩福克大學 (Suffolk University)的一項民調,在特朗普抗疫連番失誤失言之下,認為他能「把事情做好」的受訪者比例竟依然較拜登高。

5月1日,拜登在其MSNBC節目《Morning Joe》中向記者Mika Brzezinski回應性侵指控事件。(AP)

進步派與性醜聞夾擊

除了難以搶攻特朗普高唱入雲的曝光度外,拜登還要面對黨內各派分裂的壓力。根據薩福克大學的民調,至今仍有高達22%的桑德斯初選支持者表示會投票給第三政黨、投票給特朗普、不投票或未有決定。而拜登最新的「性醜聞」更成為了另一波黨內角力風眼。

早在3月底桑德斯尚未退出選戰之時,自認是桑德斯支持者的前參議員助理里德(Tara Reade)就曾登上播客節目,指控拜登在1993年曾將她推至牆邊,並撩起其裙,將手伸進其性器官之中。

由於里德去年對拜登的指控只稱拜登曾將手放在其肩膀與脖子上,媒體也未能找到里德聲稱當年已向國會人力部門遞交的投訴,而且除了一位里德友人及其兄長外,媒體四出搜索仍未能尋得其他明確證詞-其兄長更是受訪數日後才記得里德曾對他說拜登曾將手放在她衣衫之下-因此主流媒體雖有連月追蹤報道,卻未有大肆宣傳。

然而,里德的指控卻在保守派媒體與桑德斯支持者中愈炒愈熱。桑德斯競選團隊的前領導層也紛紛要求拜登退選:其前新聞秘書葛格(Briahna Joy Gray)直指「特朗普更差」並非道德理由;其前全國組織經理桑德伯格(Claire Sandberg)亦稱「拜登再無道德理據去預定民主黨的總統提名」,因此「應退出選舉」。

在黨內進步派的施壓之下,本來「冷處理」里德指控的拜登終於在上周五(5月1日)首度親自回應事件。除了一如所料地否認指控外,拜登也要求國家檔案局公開里德口中的投訴。同時,拜登也極其小心,只說他不理解里德的指控,又拒絕質疑其動機,並再次宣稱「女性有權被人聽見」,避免對里德作出任何反指控和攻擊,以防得罪在「#MeToo」世代中的黨內進步派選民。這種操作能否洗去里德指控的陰霾,卻仍是未知之數。

即使里德事件最終能淡然收場,拜登離爭取進步派支持,尚有極長的路要走。在疫情重創美國經濟之下,拜登已逐漸放棄「回復舊日政治」的宣傳,改談小羅斯福總統的變革,向心切求變的進步派招手。其副總統人選更成各界焦點所在。

目前,拜登已承諾會揀選一名女性當副手。沃倫、克洛布徹、惠特默、加州黑人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曾幾近從共和黨手中奪得喬治亞州州長位置的非裔前州眾議員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等名字甚囂塵上。然而,當中卻沒有溫和派與進步派兩者兼得的明顯人選。在上周四(4月30日)公布副總統篩選委員會名單後,拜登恐怕還要花一段時間在家深思這個困難選擇。

一個連從天而降的「國難紅利」也拿不穩的現任總統,對上魅力欠奉、自困家中地下室,又深陷黨內裂縫的民主黨老邁政客,新冠疫情波濤中的這場美國總統選戰可說是一場兩弱之爭。

上文刊登於第212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4日)《特朗普對拜登:疫情下的兩弱相爭》。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