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女博士生回鄉過年 尋找故鄉被壓抑和遺忘的女性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來自中國傳媒大學的博士生白洪譚多年來厭惡他故鄉對女性的壓迫文化,今年卻決定回到故鄉過年,尋找那些在故鄉裡被遺忘的女性故事。

每一個人都有故鄉,故鄉充滿了童年快樂的回憶,故鄉使人回憶起温馨的親情。即使搬到城市裡住,甚或移居海外,故鄉仍是故鄉,故鄉多落後多不堪仍是故鄉。白洪譚今年就懷著矛盾的心情回到故鄉拜年,細訴那裡的温情和不堪。

白洪譚的家鄉到處都可見提倡性別平等的宣傳標語,現實卻是女性地位依然低落。(北京青年報)

故鄉對女性的壓迫文化難以忍受

白洪譚早已遠離了他的故鄉。他的故鄉在山東聊城西邊的一個小村。他少小離鄉,輾轉在各地的城市求學、工作。不過,真正使他與故鄉決裂的,卻是故鄉對女性的壓迫文化。尤其他的女兒出生後,他深深明白女兒在故鄉將無緣家譜、族譜,被排除在村莊的公共事務之外。這使他與故鄉在精神上訣別。

博士生白洪譚的女兒小時候在故鄉。(北京青年報)

幾年前,白洪譚熱衷於整理家譜族譜,這些家譜族譜寫了村莊很多男人的故事。家譜族譜是地方的歷史書,但在這種歷史書裡,當中卻很少有女人的故事,彷彿女人不曾在其中存在過。如果不是因為今年有「博士返鄉」的社會調查項目,他也許永遠不會回到故鄉,直面一切他討厭的事物。

女人只能吃男人剩下來的殘羹冷炙 醉酒男人會打女人

各種回憶一幕幕出現在白洪譚的面前。回鄉聚會,大都是一群男人抽煙喝酒。在過年聚餐時,男人吃飯多在堂屋正中的八仙桌上,至於女人呢,就只能坐在廚房或者臥室。

在過年聚會裡,大都是一群男人抽煙喝酒,女人都在廚房忙碌備飯。(北京青年報)

小時候,村裡來了客人,都是女人在廚房忙碌備飯,男人在堂屋喝酒聊天。女人和小孩只能等到男人吃完,才可以吃剩下來的殘羹冷炙。那年代講究的男人形成了吃飯不光盤的「禮儀」,例如吃魚不翻魚,留下另一半給婦女和孩子吃。

要吃到另一半魚是漫長的等待,因為男人喝酒有時候會喝上一整天。終於輪到女人和孩子吃飯了,他們卻會吃到飯菜裡混雜著的煙酒味。女人還要刷盤洗碗,打掃滿地的煙頭和骨頭,收拾男人的嘔吐物。喝醉酒的缺德男人會對女人呼喝,甚至大打出手。

村中的葬禮和新年祭祀,每家都會派出男丁參加。這種習慣能確保即使某家「絶戶」(沒有男孩繼後),也有人負責拜祭事宜。(北京青年報)

女人仍然不能跟男人同枱吃飯 未嫁者不能出現在社交場合

今年,白洪譚再次回到故鄉,發現多年過去了,故鄉的女孩依然延續著「大門不出,二門不入」以及「男女授受不親」的傳統,拜年喝酒幾乎看不到她們的身影,一直要等到結婚出嫁,她們才會以主婦的身份,出現在鄉村的社交場合。

剛嫁入村中的女性往往不敢走村中大街,只會在女人人多的時候偶爾在大街口聊天。(北京青年報)

這條村對剛嫁入村中的女性也不輕鬆,其中一位說,因為村中的大街、橋口這些地方往往被打牌的男性佔據,她不敢走村中大街。偶爾年長的女性湊足了人數,才會在大街口聊一會兒天。

最近幾年,農村逐漸豐饒,女人終於可以和男人同時開飯了,只是她們仍不會跟男人同枱吃飯,大多擺張桌在廚房或偏房吃飯,並以極大的耐心等待男人的酒席散場。

(北京青年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