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解放軍冬季換血 「御林軍」超常拔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舉國抗擊新冠肺炎的背景下,中國解放軍顯得「靜悄悄」,其動作難入人們的視野中。事實上,同往年一樣,解放軍冬季例行人事調整仍然有不少可「圈點」之處。

至2月底,事實上解放軍冬季例行人事調整已經基本落幕(當然未公開披露的調動恐怕還需要時間驗證)。在這輪調整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大約有三件事:

其一當然是最重要的一年兩次晉升上將。

2019年12月,習近平年內第二次晉升上將,打破常規。(新華社)

2019年12月12日,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一口氣新晉7名上將,分別是東部戰區司令員何衛東、東部戰區政治委員何平、南部戰區政治委員王建武、北部戰區司令員李橋銘、火箭軍司令員周亞寧、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李鳳彪、軍事科學院院長楊學軍。這令解放軍現役上將數量「恢復」到32人。

這一動作令外界大感意外。2019年7月習近平剛剛晉升10名上將,加上冬季晉銜一年兩次晉升上將不僅創造了習近平上台以來年度晉升上將數量的最高紀錄,同時也打破了冬季不晉升上將的慣例(排除歷次黨代會為新晉中央軍委委員舉行的特別晉升儀式)。

當然,習近平也曾在2018年打破常規當年未晉升一位上將,導致彼時解放軍現役上將數量達到歷史低點,2019年兩次晉升上將未嘗不是考慮晉升上將須滿足的硬性條件而不得不如此。但是,2019年兩次晉升上將其實並未按照「躋身正大戰區職位兩年並晉升中將4年」的硬性條件,比如李橋銘躋身正大戰區職並晉升中將均為兩年半時間,並不完全符合條件。

其二地方戎裝常委的集中現身。

2015年底軍改啟動,這一當時中共史上最大規模的軍改其實涉及方方面面,也並不僅限於解放軍體制內,還包括軍地關係的調整。在此背景下,在此期間,作為一種協調軍地關係的制度設計,「戎裝常委」紛紛在地方黨委換屆中退出地方常委,直到2017年逐漸恢復戎裝常委的設置並逐漸補齊。

在這輪解放軍人事調整中,地方「戎裝常委」的新陳代謝涉及5省區。具體來說,曾任西藏軍區副司令員的汪海江中將接替調往駐川部隊的許勇履新西藏軍區司令員,許勇的「戎裝常委」身份則由軍區政委張學傑接替;曾任陝西省軍區副司令員的張黎鴻少將履新江蘇省軍區司令員,併兼任「戎裝常委」;曾任原總參軍訓部空軍訓練局局長的劉孝華空軍少將履新安徽省軍區司令員,併兼任「戎裝常委」;而原安徽省委常委、省軍區司令員楊徵少將,曾任海軍指揮學院政治部主任的何清鳳海軍少將,分別履新海南省軍區司令員、政委,其中「戎裝常委」由後者出任。最後,北京衛戍區政委姜勇退役並由83集團軍政工部主任張凡迪接任後,其北京市「戎裝常委」一職則改由其搭檔、資歷更深的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接任。

至此,目前僅內蒙古尚未公布「戎裝常委」,料後續將公布。2019年中,冷傑鬆(內蒙古黨委常委、軍區司令員)卸任,由馬慶雷接班,而軍區政委則是2017年即入蒙古的王炳躍。

去年12月,習近平接見駐澳門部隊全體幹部。(資料圖片/新華社)

此外,此輪省級軍區人事調整還包括,原中部戰區陸軍副政委徐貴福少將履新江西省軍區政委,原原總參謀部應急辦公室副主任吳喜鏵少將履新福建省軍區司令員等。

北京衛戍區新政委張凡迪。(影片截圖)

其三北京衛戍區新政委張凡迪的上位。

如上文所提到,原83集團軍政工部主任張凡迪入京接替了到齡退役的姜勇,躋身北京衛戍區政委。北京衛戍區雖為地方省級軍區,屬於軍級單位,但因為其拱衛京畿,地位相當重要,所以同西藏軍區、新疆軍區一樣由陸軍總部機關而非像其他省份由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管轄,其司令員、政委都會高配半級,由副大戰區將領擔任,一般為中將。

比如,剛剛退役的姜勇中將即為1956年出生,2015年1月由原濟南軍區政治部主任調任;其前任高東璐1954年出生,2009年12月由當時的65集團軍政委升任,其後更出任北京軍區副政委、軍科院副院長等副戰區職務。再往前推,1952年出生的劉福連在2006年躋身北京衛戍區政委前也是從當時的27集團軍政委升任的。

所以,張凡迪以集團軍政工部主任這一副軍級身份升任北京衛戍區政委,從副軍級到副大戰區級連跳兩級,恐怕其來有自。

據內地媒體消息稱,張凡迪曾任原濟南軍區猛虎師政委,獲四總部全軍優秀指揮官稱號,當時該師於2012年組建派出中國首批赴南蘇丹維和工程兵大隊。後張凡迪任濟南軍區司令部直工部部長,2014年在《解放軍報》刊文《剷除圈子文化滋生的土壤》稱,「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寄託在某位領導身上,進行政治博弈,向來沒有成功的範例,多見的是『樹倒猢猻散』的教訓」。領導幹部要「讓下屬在權利、機會、規則等面前一律平等,引導並鼓勵他們以德立身,以幹闖業」。此後,張凡迪歷任26集團軍副政委、83集團軍政工部主任,直至今次再度履新。

巧合的是張凡迪來自習近平祖籍地河南鄧州。1958年6月15日,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習仲勛隨周恩來總理到十三陵水庫工地勞動,在休息時他向總理等人談到:「我的祖籍在河南鄧縣,那時祖父只有二畝半地,日子過得很苦,加之天災、匪禍不斷,全家逃到了陝西富平。」大陸雜誌《世紀風采》的一篇文章稱,「對於鄧州(鄧縣),無論是在早年艱苦的戰爭年代,還是在建國後的社會主義建設以及改革開放的新時期,習仲勛一直懷有濃濃的故土情懷。他生前十分牽掛祖居地,並與祖居地鄧州十林習營村宗親及鄧州鄉親常有來往」。

當然,事實上除此之外,今次解放軍冬季人事調整還涉及不少其他大戰區級將領。比如中央軍委政法委新書記王仁華的上位和前任宋丹的退役,比如國防科技大學新掌門黎湘接替鄧小剛的校長職務。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