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錄:北京收權「第三支武裝」意味着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習近平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其早年在福建任職時的一張戎裝照曾在官方媒體廣泛傳播:照片拍攝於1997年11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建陸軍預備役高炮師第一政委的習近平迷彩帽反扣在頭頂,蹲守在高射炮前進行炮手訓練。

事實上,曾以現役軍人身份擔任中國原國防部長耿飈秘書的習近平從政於福建時多兼任軍隊和國防相關職務,其中之一便是在擔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和省長期間,兼任福建某預備役高炮師第一政委長達7年。

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期間,長期擔任預備役部隊職務,2014年曾重返曾任第一政委的福建預備役高炮師視察。圖為1997年11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建陸軍預備役高炮師第一政委習近平體驗某型高炮炮手訓練。(福建日報)

習近平的經歷透露了中國在200多萬現役部隊和120萬武警部隊,第三支很少被注意到的「預備役部隊」。中國官方從來沒有披露過這支武裝力量的具體規模,人們對這支亦軍亦民力量的存在和使命的了解也並不十分完整。外界猜想其現有規模可能在100萬人左右規模——事實上,早前外界按照中國《兵役法》對預備役士兵和軍官的規定,一度認為中國預備役部隊數量在數千萬人規模。

2014年習近平南下福建視察,曾再度到訪這支預備役部隊。彼時,中國官方媒體披露了不少有關預備役部隊的細節。當時的媒體報道稱,「該師雖不是現役作戰部隊,卻常年擔負着東南沿海一線要地防空作戰任務;雖不是全訓部隊,卻多次在與現役部隊同台的軍事比武中摘金奪銀。近年來,該師所有建制團、營、連均按戰時編制進行全員、全裝實彈射擊演練,有力提高部隊全天候遂行多樣化軍事任務的能力」。

同時,該消息也披露了百萬人的預備役部隊是如何受到地方政府的轄制的——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同時兼任預備役高炮師第一政委,這事實上印證了中國預備役部隊的「雙重領導體制」,習近平當時以地方黨政官員身份兼任乃是通例。

2019年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 這是預備役部隊方隊。(新華網)

然而,從2020年7月1日開始,作為2015年解放軍最大規模軍改的組成部分,預備役部隊的指揮體系將從軍地雙重領導轉變為軍隊領導指揮體系,「黨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這也意味着,未來這支武裝力量將在指揮體系上完全脱離地方政府,而服從中央軍委的垂直領導。

其實,自2015年軍改以來,除現役海陸空等既有軍兵種部隊外,中央軍委已連續直接接手了中央軍委聯勤保障部隊、武警部隊和預備役部隊。其中,中央軍委聯勤保障部隊由原解放軍總後勤部武漢後方基地和各大軍區聯勤部抽調重新組建完成,2016年9月正式成軍,下轄武漢聯勤保障基地和無錫、桂林、西寧、瀋陽、鄭州五個聯勤保障中心。武警部隊自2018年1月1日零時起由中共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實行中央軍委—武警部隊—部隊領導指揮體制,歸中央軍委建制,不再列國務院序列,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及各級公安部門無權調動武警部隊。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7月1日在回應預備役部隊領導體制的調整時表示,「堅持和完善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完善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的體制機制」,「確保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按照軍是軍、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則(所以進行調整)」。事實上,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6月29日的一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亦重申軍委主席負責制,確保黨對軍隊絕對領導。

此後,儘管預備役部隊領導權歸中央軍委後地方仍有協助、配合和支持的責任,但是可以想象未來地方黨政官員恐怕不會再以兼任預備役部隊領導職務的形式繼續介入預備役部隊的作訓和政治事務,兼任「第一政委」的形式或將終結。

而對於預備役部隊來說,正如中國國防部發言人所表明,預備役部隊首先戰爭動員效率可能更高,能夠在更多的時間集合後備力量協助現役部隊遂行軍事任務,尤其是在地方,比如在至今仍在惡化的中印邊境對峙事件中。預備役部隊是中國政府在1980年代重建的,一方面為了節約高額的常備軍軍費開支,另一方面則又需要仿照外軍經驗,在一旦外部危險的情況下快速進行戰爭動員,提供雄厚的後備力量支援。

其次,適應現代戰爭形態和對「大陸軍主義」的修正,預備役部隊也將對應調整各軍兵種力量編成,擴充海軍、空軍、火箭軍等的地方力量,這其中陸軍預備役部隊也必然首當其衝受到壓縮。

可以想見,未來預備役部隊從員額登記、管理和例行訓練、遂行軍事甚至作戰任務等由受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領導的地方軍區負責,仿照現役部隊脱離與地方的依賴和領導關係。這將大大強化中央對以百萬計的後備役部隊的直接掌控和動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