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與萬達的債務危機與脱困|安邦智庫

撰文:蘇米
出版:更新:

恒大集團的債務問題近日繼續發酵,引發了金融機構和社會各界的擔心。對於如何看待恒大的債務問題,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此前曾分析過「精準拆彈」以及避免「主動引爆炸彈」的策略問題。債務問題對中國許多企業來說是經營策略不當導致的結果,也是企業揮之不去的陰影。因此,如何擺脱債務危機就成為企業關乎生死的重要問題。
在國內房地產企業遭遇的債務危機中,萬達與恒大兩家的債務壓力和脱困值得對比分析。同樣是面臨鉅額的債務壓力,為什麼萬達最終可以解決4,000億元人民幣的負債,而恒大迄今卻不能擺脱債務壓力?兩家企業的不同境遇令人思考,讓我們比較一下兩家企業的困境和應對策略。

2013年,萬達開始大舉開展海外地產業務佈局。同年,萬達投資7億英鎊拿下英國倫敦ONE NINE ELMS摩天大樓。2014年,分別在美國投資芝加哥項目和洛杉磯ONE BEVERLY HILLS項目。2015年,再次投資10億美元拍下了悉尼的CIRCULAR QUAY公寓和酒店項目,並耗資9.71億澳元拿下澳洲黃金海岸項目。此後,萬達負債率居高不下。2016年12月10日,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曾回應網上盛傳的「萬達負債4,000億,首富成首負」傳言。王健林稱,4000多億負債是萬達商業2015年上半年的負債,不是他個人的負債。萬達商業資產有6,000多億,負債4,000多億。到2016年6月30日,萬達商業的財報淨資產是1,900億元。

為防止資金鍊斷裂,萬達決定大幅出售旗下資產。王健林在2018年1月20日明確表示,萬達要逐步清償全部海外有息負債。王健林稱:「萬達過去幾年在海外投了一批項目,現在我們決定清償海外債務,賣一半資產就能把全部債務清償。」萬達出售海外資產持續了2年多。2020年11月25日,萬達酒店發布公告,該公司完成出售芝加哥物業項目。至此,萬達集團已將其海外地產項目全部清空。今後,萬達酒店的發展會專注酒店管理、酒店設計及建設等主業發展,以輕資產形式運營。

恒大財富「暴雷」高層提前離場 投資者圍堵深圳總部抗議維權

值得注意的是,王健林當時處理萬達債務的速度非常快。雖然萬達的負債率較高,但是流動性還沒有出現問題,相反當時萬達手裏的現金儲備非常充裕。當時融創拿出600億來收購13個萬達的文旅項目,其中300億還是萬達借給融創的。此外,萬達當時拿到了騰訊、融創、京東、蘇寧等公司合計340億的投資,接手了萬達在香港退市的股份,而且這筆投資是沒有壓價的。這樣等於萬達當時又多了340億的資金,有助於萬達解決當時的債務問題。

我們再來看恒大的債務問題。據公開資料,恒大集團的總負債最高時曾達1.95萬億元,剔除了預收款的負債,也在1萬億元以上。據中國恒大2020年財報顯示,公司剔除預收賬款的資產負債率為83.4%,淨負債率159.2%,現金短債比0.47,相對較低,意味着流動性風險較大。自2020年3月起,恒大全面實施「高增長、控規模、降負債」的新戰略。

恒大集團2020年的有息負債最多達8743億元。截至2020年末,恒大有息負債總額為7165億元,其中一年以內的有息負債達3,355億元,佔比46.8%。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曾表示,2021年6月30日前,恒大集團的有息負債將會降低至6,000億元以下,淨負債率降至100%以下。2021年7月22日公布的結果顯示,恒大的有息負債已從2020年最高時的8,700多億元降至約5,700億元。

通過比較上述事實可以看到,恒大與萬達在債務規模和脱困措施上都不一樣。一是恒大的資產規模和債務規模都要比萬達大得多,因此其處理債務的難度也會大得多。二是與債務規模相比,兩家公司在債務高峰時的現金流情況不一樣。截至2021年6月底,恒大公布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為 867億元人民幣,而總借款為3,317億元人民幣。很顯然,恒大的現金儲備嚴重不足。三是對房地產市場的形勢判斷和響應速度不同。

「房住不炒」的調控基調早已公布,萬達在意識到海外投資的風險後,比較迅速地開始出售海外資產,至2020年已全部出售海外資產。而恒大則在2020年才開始全面調整新戰略。從企業決策來看,凡事離不開兩件事,第一是理解,第二是判斷。從恒大與萬達的不同際遇來看,恒大對於「現金為王」的理解以及對於房地產形勢的判斷,都與萬達有較大的不同。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市場風險對於企業經營來說是常態,但企業對於形勢的判斷和對於風險的預知是不同的,這種差異則會導致企業不同的遭遇。萬達集團與恒大集團在債務壓力和脱困措施上的不同,就反映了在形勢判斷和對風險認知的差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