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妃與卡米拉親朋變「勿友」 午夜兇鈴恐嚇:「我已派人來殺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王儲查理斯(Charles, Prince of Wales)的妻子、康沃爾公爵夫人卡米拉(HRH Camilla, The Duchess of Cornwall)最廣為人所知的,是她介入王子與已故戴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的婚姻。惟翻查歷史,原來卡米拉也曾視戴安娜為真朋友,只是這段友誼很快已變質,戴妃甚至深宵致電恐嚇已派人殺死卡米拉。

著名皇室傳記作者朱諾(Penny Junor)周四(29日)出版的新書《The Duchess: The Untold Story》指出,卡米拉甚至可說是將戴安娜送進王室婚姻殿堂的功臣。

「常春藤總是纏繞在它所見到的第一顆樹上。簡言之,這就是我的戀愛史。」這番出自法國軍事天才拿破侖(Napoleon Bonaparte)口中、形容他與第一任妻子約瑟芬(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關係的說話,原來也適用於查理斯與卡米拉。不過查理斯初遇卡米拉的時候,他仍是個大男孩,當時卡米拉心繫英雄人物般的前夫鮑爾斯。(網上圖片)

卡米拉1947年7月17日生於英國一個富裕家庭,父親有錢、母親是貴族之後,卡米拉也被當成名門千金般栽培。不過小卡米拉並非瓷娃娃。她動靜皆宜,既擅於爬樹,又能乖乖坐下來彈鋼琴。少女時期的她,從沒將家庭背景的包袱「攬上身」,照樣抽煙與流連夜店。卡米拉自信、不做作又平易近人的作風,令她即使沒有戴安娜三分之一的美貌,也深受上流社會男士歡迎。

她與查理斯王子在1970年代一場馬球賽經朋友介紹認識。她當時24歲、他23歲。卡米拉不僅沒有懾於王子顯赫身份,初見面已語帶暗示地說:「我的曾祖母(凱佩爾,Alice Keppel)是你高祖父(愛德華七世)的情婦,你覺得怎樣?」

王子與卡米拉也曾約會過,惟兩人關係隨着他入伍海軍告一段落。卡米拉不是處女,她的血統也不夠高貴,成為她與王子發展下去的最大障礙。

卡米拉嫁人前一周,早已寫過分手信恩斷義絕的查理斯還是捨不得,苦苦哀求卡米拉不要嫁給別人。(網上圖片)

花蝴蝶嫁萬人迷 王子失戀了

這對卡米拉而言並不重要,反正她正沉迷越級挑戰。她在1973年擊敗眾多女子,跟她朝思暮想的鮑爾斯(Andrew Parker Bowles)步入教堂。鮑爾斯家境富裕,26歲的卡米拉成為鮑爾斯太太後,誕下一子一女,生活優渥。

卡米拉達成她自17歲起的夢想——成為一位在鄉郊生活、上流社會的夫人,有孩子、有馬匹以及愉快的社交生活。她唯一沒變的是,一直是王子摯友,以及忠誠的聆聽者。不止一個認識王子的人說,卡米拉是唯一真正了解查理斯的人。

正如張愛玲筆下的《白玫瑰和紅玫瑰》理論——查理斯沒將卡米拉娶回家,她就成了王子心口的朱砂痣。

著名皇室傳記作者朱諾(Penny Junor)6月29日出版的新書指出,戴安娜(左)與卡米拉(右)雖分別是王子現任女友與前女友關係,但兩人並非一開始就交惡,甚至曾是朋友。查理斯選擇戴安娜為妻之前,少不了聆聽卡米拉的意見。圖為1980年兩人一起出席王子有份參賽的賽事。(Photo by Express Newspapers/Archive Photos)

戴安娜封妃 卡米拉建言有功

查理斯王子與19歲的戴安娜・史賓莎(Diana Spencer)1981年2月24日訂婚後,兩人交往初期其實未有因為卡米拉發生問題。卡米拉覺得戴安娜有趣又甜美,跟丈夫鮑爾斯邀請她到威特爾郡(Wiltshire)的家作客。身為幼稚園教師的戴安娜,也跟卡米拉子女相處愉快。

一位是王子現任未婚妻,另一位是前度女友,但兩名女子成為朋友,看來並無芥蒂。卡米拉是真心喜歡戴安娜的。戴安娜也喜歡卡米拉,珍賞後者的友誼。

王子與戴安娜雖對對方所知甚少,相處不久便開始拍拖,但他順利進入備受這位準王妃吸引的狀態。他認為她在多方面表現完美,不能承受失去她的風險,所以他朋友說甚麼都沒用,甚至會換來一頓臭罵。說來很怪,但在選老婆這件事上,查理斯竟是聽前女友卡米拉的。

戴安娜後來在訪問承認,少時不成熟。惟她的問題遠多於此。她在朱諾筆下,也不是一個完全單純無辜的女孩。連戴安娜的祖母弗莫伊夫人(Lady Fermoy)也曾向女王及王子致歉,抱歉沒有及早向他們警告說,孫女是一個不誠實且難搞的女孩。圖為1980年,19歲的戴安娜已經亭亭玉立。當時她仍未嫁入皇室,在倫敦一間幼稚園工作。(Getty Images)

婚期臨近 兩女終漸行漸遠

戴妃生前曾在訪問中承認自己不成熟,惟她的問題遠多於此。朱諾在書中寫道,戴安娜教育程度相對大學畢業的查理斯明顯偏低、為人幼稚,又滿腦子浪漫幻想。她跟王子志趣不同,根本就是兩種人。王子愛閱讀,甚麼文章、歷史與莎翁名著都看,打獵也是他的一大興趣,但這些都不是戴安娜那杯茶,她只想未婚夫時時陪伴在側。

王室公布兩人訂婚後,她尚有應邀與卡米拉共進午餐,期間兩女不會說及後者與查理斯的舊情。戴安娜還興奮地對卡米拉展示訂婚指環。惟即使查理斯其實希望她倆友誼能持續下去,兩人後來還是漸漸疏遠。

書中寫道,卡米拉本無意涉足前男友與戴妃的婚姻,因為她也是婚外情的受害人。鮑爾斯婚後還是不斷在外拈花惹草,令她苦不堪言。另一邊廂,查理斯也對戴安娜承認卡米拉是他以往親密朋友之一,並向未婚妻拍心口擔保,今後不會再有其他女人。

查理斯與戴安娜成婚之初,表面看來是一對佳偶,實際上在蜜月期間,已埋下成為怨侶的伏線。查理斯試過拿着畫簿與筆出去寫生,避開戴妃。圖為兩人蜜月期間,於1981年8月19日在英國蘇格蘭地區的迪河(River Dee)合照,怎麼看都不似是有嚴重問題,惟兩人其實已為卡米拉多番爭吵。王子婚前不肯正面回答是否仍愛卡米拉,傷透戴安娜的心。(Photo by Bob Thomas/Popperfoto/Getty Images)

準王妃發火 卡米拉避見王子

即使未婚夫信誓旦旦,戴安娜與卡米拉兩人的身份本來就是問題,這種「文明的友誼」是無可避免地要步向結束的命運。

來到婚前數月,戴安娜性情大變,變得喜怒無常、任性,突然又淚如雨下。她變得善妒多疑、卡米拉佔據她的腦袋與心思。她討厭獨自一人,不喜歡王子出外工作。她擔心丈夫愛別人更勝她。

卡米拉知道戴安娜的想法後,開始與查理斯保持距離,甚至避席王子可能出現的場合。不過兩人的「友情熱線」沒有中斷,那些電話粥一煲便煲足數小時。查理斯也會為卡米拉,用墨水筆寫下長長書信。他甚至在卡米拉患腦膜炎時差人送花給她,這一切都令戴妃不高興,多番為這「柏拉圖式友情」激烈爭吵。

戴安娜發現王子在成婚前不久,還特地送卡米拉這條饒有深意的手環,令她非常憤怒。那條刻有G及F兩個英文字、金鍊配藍色搪瓷飾片的手環,一直勒住戴安娜的心臟。G及F代表Gladys及Fred,是卡米拉與查理斯互相稱呼對方的綽號。圖為卡米拉配戴這條手環出席公開場合。(網上圖片)

刻名信物點火 戴安娜怒罵王子

真正令戴妃理智斷線的,是兩人成婚前2周的「手環事件」。查理斯婚前給包括卡米拉在內、為他單身時期於他有重要意義的女子訂製首飾。時任查理斯私人秘書的科爾伯恩(Michael Colborne)在處理送到辦公室的貨件,但因故走開。

他回來時看到不悅的戴安娜極速離去,房內裝有送給卡米拉的珠寶盒卻被打開。她再見到科爾伯恩時,承認打開了盒子。那條刻有G及F兩個英文字、金鍊配藍色搪瓷飾片的手環,一直勒住戴安娜的心臟。G及F代表Gladys及Fred,是卡米拉與查理斯互相稱呼對方的綽號。

戴安娜與查理斯成婚後,後者看似情深深吻新婚妻子手背,其實他在剛舉行過的婚禮上,還以哀傷的眼神投向前女友卡米拉。(Getty Images)

一路滿腦浪漫粉紅泡泡的戴安娜,總算看到殘酷的現實,但更糟的還在後面。她當面質問王子是否仍愛卡米拉,他不肯給予明確答覆。兩人雖在1981年7月29日成為全球矚目的童話式婚禮主角,但在聖保羅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的走道挽着戴妃的查理斯,憂怨地將視線投向坐在嘉賓席第三排、穿得灰沉沉的卡米拉。

如果說一段婚姻中多餘的人才是第三者,那個人就是戴安娜了。

查理斯王子娶了戴安娜,後者被視為這段三角關係中的最後勝利者。然而王子與卡米拉的牽繫太強,以至戴安娜1995年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Panorama》訪問時也說:「這婚姻裏有我們三個人,所以有點擠。」(There were three of us in this marriage, so it was a bit crowded)。圖為兩人大婚當日,戴安娜挽着查理斯在教堂的走道上接受賓客祝福,但在沒有人留意到的時候,他以哀傷的眼神投向前女友卡米拉。(視覺中國)

深宵致電恐嚇 威脅派人行刺

戴妃在90年代大部分時間處於身心不穩定的狀態,常擔心身邊人會背叛她。她不只曾因疑心私人秘書不忠誠,給他留下語帶威脅的字條,更曾數次深宵致電卡米拉。她對聽筒另一端的卡米拉說:「我已派人來殺你,他們在花園。看看窗外吧,你看到他們嗎?」

朋友更開始擔心查理斯的精神健康。此時有人牽線,要求卡米拉再打電話給查理斯。卡米拉照辦。她的性格正面,能成給予查理斯所需要的喜歡和愛慕、仁慈與溫暖。她令他重拾安全感與信心,更重要的是,她能令他笑。

書中寫道,包括卡米拉以及請她「出山」的兩位女性朋友都始料不及,這種出於好心的關懷,最終還是發展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婚外情。卡米拉1995年與鮑爾斯離婚,1996年,輪到查理斯與戴妃離婚,之後兩人開始「秘密但公開地」來往。

查理斯與戴安娜的婚姻童話式展開,悲劇式收場。(Getty Images)

卡米拉能成給予查理斯所需要的喜歡和愛慕、仁慈與溫暖。她令他重拾安全感與信心,更重要的是,她能令他笑。圖為 2004年8月7日查理斯王子與卡米拉在蘇格蘭凱思內斯(Caithness)出席蘇格蘭高地運動會(Mey Games)。查理斯是這個年度運動會的名譽主席。(視覺中國)

故人陰影不散 卡米拉一世「硬食」

卡米拉沒有多少時間品嚐勝利的滋味。戴妃在婚姻中跌跌撞撞,惟她熱心公益,在外形象極佳。她即使上電視指摘查理斯不忠,仍能獲得輿論同情,也令人們更憎卡米拉。她與查理斯走在一起之後,好些年都被視為頭號人民公敵,尤其是戴妃1997年車禍去世後,外界甚至有聲音說,是卡米拉害死她的。

王子曾聽從律師建議,發聲明表示無意再婚,令卡米拉備感羞辱。她一下子陷入「開口中」的危機。大概她也曾心想:難道自己要重蹈曾祖母凱佩爾成為英王情婦的覆轍嗎?

查理斯1970年與卡米拉相識,一度約會過一段時期,但後來卻各自結婚。王子1994年首次承認,自己在與戴安娜王妃的婚姻陷入低潮時,與卡拉米舊情復熾。2年後,他與戴安娜的婚姻便走到了盡頭。英國輿論在惋惜同時,一度把導致這段婚姻破裂的原因歸咎於卡米拉 。 2005年4月9日,英國王儲查理斯和與他相戀多年的情人卡米拉攜手步入婚姻殿堂。(視覺中國)

查理斯與卡米拉相隔一年與各自伴侶離婚,但不久戴安娜便在法國遇上車禍逝世。此時王子與卡米拉更加低調,但避不了成為輿論攻擊的對象。圖為英國民眾在戴妃生前所住的肯辛頓宮外獻花。(視覺中國)

幸好王子待前妻意外身亡的風雨趨緩,便決定給卡米拉一個名份。只是來到2005年5月9日,他們還在顧忌外界看法,選擇在溫莎市政廳低調舉行民事婚禮。

她以時間、耐心與實際行動證明自己能擔當王儲妻子的角色,表現其實相當不錯。同是王子身旁的女人做善事,但已甚少有媒體將她與戴妃相提並論。惟卡米拉都知這陰影永遠不會消失。包括繼子威廉王子及哈里王子等,不斷有人在她的耳畔提起戴安娜這個人。

如今朱諾(Penny Junor)再出新書披露她與已故戴妃一段已變質腐化的友誼,可說是為卡米拉的70大壽「贈慶」。箇中滋味如何,恐怕只有卡米拉才能真正體會了。

卡米拉2005年與查理斯王子成婚,婚後默默履行身為王室成員的職責,令不少本來對她反感的人改觀。已故戴安娜王妃的影響力太大,不要說卡米拉,連本身形象甚為正面的劍橋公爵夫人凱特,都經常被人拿來與戴妃比較。圖為2017年6月17日,卡米拉與凱特共乘馬車,在英國皇家軍隊閱兵儀式(Trooping the Colour)中亮相。( June 17, 2017. REUTERS/Toby Melville)

(每日郵報/鏡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