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旨在剷除「瘋婦」總檢察官 委國馬杜羅政府自製大龍鳳?

撰文:謝媛彰
出版:更新:

本港時間周三(28日),委內瑞拉的最高法院與內政部受襲,總統馬杜羅隨即指這是場政變。軍隊隨即出動平息零星暴亂,在首都加拉加斯的街道上,可以看見坦克車與私家車並行。至此,幾近肯定馬杜羅仍然未到大權旁落的階段。

委內瑞拉一架相信隸屬警方的直升機向最高法院投擲手榴彈,並向內政部建築開火,初步沒有死傷報告。總統馬杜羅直指事件是「恐怖襲擊」。(路透社)

本港時間周三早上,社交媒體上開始瘋傳有關委國最高法院受直升機及手榴彈襲擊的消息。總統馬杜羅隨即指這是場政變,但有不少異見份子指,這根本是一場馬杜羅政府自導自演的戲碼,就連負責駕駛直升機、隸屬警方的國家刑法和刑事調查組(CICPC)的小隊目佩雷斯(Oscar Perez),都是由演員假扮,目的是為塑造鎮壓示威抗議的正當性。

總檢察官調查權力轉移至馬杜羅親信

是次最高法院受襲,是否政府自製仍然不好說。不過,有一點值得留意,但媒體沒有大肆報道的,卻是最高法院在受襲後的一個動作:將反對馬杜羅政府的總檢察官奥爾特加(Luisa Ortega)擁有的調查權力,轉移至馬杜羅的親密戰友國家監察員薩伯(Tarek William Saab)手上;同時推翻了副檢察官的任命,被視為針對奧爾特加之舉。

這是最高法院婉轉的聲明,但其實是大削奧爾特加的權力,這樣做無異於將她革除。反對馬杜羅政府的退休將軍Cliver Alcala向《華爾街日報》表示:「直升機事件是想將大眾焦點移離最高法院的決定,讓最高法院能夠剷除奧爾特加。」

委國最高法院受襲後,軍隊加緊巡邏,坦克車也在街道上行走。

在最高法院受襲後,委國軍人進入國會大樓搜查。(美聯社)

委內瑞拉近年經濟非常不景氣,民不聊生就是國民生活的寫照。該國自今年1月開始,爆發大型示威,抗議馬杜羅政府的施政,示威至今已造成約80人死亡。

馬杜羅亦感受到這股危機,他及其幕僚於今年5月初時,宣布成立能改寫憲法的制憲大會。馬杜羅亦定了在7月30日在國會舉行修憲投票,冀藉着改寫選舉法以及推遲總統選舉,以繼續保住執政權力。

事實上,除了示威者希望馬杜羅下台外,他部分黨友也用盡一切方法,阻止他繼續統治委內瑞拉,奥爾特加就是其中一位。

本月8日,奧爾特加入稟由馬杜羅指揮的傀儡最高法院,要求法院宣判馬杜羅修憲的舉動違法。最高法院在在四天後,拒絕了奧爾特加的入稟。其後奧爾特加再接再厲,再入稟最高法院指法院法官的生產過程錯漏百出,應需辭任。最高法院當然繼續無視她,但馬杜羅卻認為奧爾特加對自己的威脅正在增加。「叛徒」、「瘋婦」、「法西斯」,馬杜羅政府最近這樣形容奧爾特加。而在最高法院周二頒令前,已開始逐步將奧爾特加原本擁有的權力交給軍方。

總統無權炒總檢察官 馬杜羅組「超然」組織

既然奧爾特加是馬杜羅的眼中釘,為何馬杜羅不立刻除之而後快,卻要花這些心思?

根據現時委內瑞拉的憲法,總統是沒有權力炒掉總檢察官。若要辭退總檢察官,必須要經過由反對派控制的國會同意,馬杜羅沒有這個把握。這也是馬杜羅力促修憲,並成立一個「超然」組織國民立憲會議(Constituent Assembly)的原因。

馬杜羅早前宣稱「我不想要內戰」,希望藉由這個擁有解散國會、啟動大選、重寫憲法等龐大權力的組織為國家「撥亂反正」。(路透社)

馬杜羅早前宣稱「我不想要內戰」,希望藉由這個擁有解散國會、啟動大選、重寫憲法等龐大權力的組織為國家「撥亂反正」。成立國民立憲會議後,此組織擁有無上權力,馬杜羅屆時就可按自己意願解散國會,以及炒掉任何他想除去的人。

這並非誇大其詞,就連委內瑞拉副總統艾薩米(Tareck el Aissami)在本月7日亦坦言,一旦國民立憲會議於八月初成立,就完全可除去奧爾特加對政權的威脅。事實上,儘管奧爾特加認為馬杜羅獨攬大權,但奧爾特加也並非善男信心。她也支持要監禁異見人士,包括反對派領袖Leopoldo López。若委國現時舉行大選,奧爾特加當上總統的機會也不大,只是因為她現在是政府中的人,卻反對政府的濫權管治,加上與馬杜羅同黨同派,出來反對馬杜羅政府也更讓人注意。

然而,奧爾特加所走的路風險高,也孤獨。智庫拉丁地區駐華盛頓辦公室(WOLA)資深研究員David Smilde認為,很多前總統查韋斯的支持者,都感奧爾特加所感,但卻沒有人敢走出來,最多都只是辭官歸故里。前陸軍司令拉米雷斯上將(Alexis López Ramírez)本月7日就辭去國家安全防務委員會主席一職,他其後的Twitter上發表公開信,指自己不滿及反對國民立憲會議所產生的方法。

信奉查韋斯主義的總檢察長奥爾特加(右)及國防部長洛佩斯對委國局面起重要作用。(路透社/網上圖片)

奥爾特加目的:以「允許民間抗爭」條例 推翻馬杜羅

有報道指,委國的情報組織軍事反情報理事會(DGCIM)相信,奥爾特加的最終目的,就是以憲法第350條推翻馬杜羅。該條憲法是這樣的,「忠實於共和傳統、獨立鬥爭,愛好和平與自由的委內瑞拉人民,將不承認任何違背民主價值、原則和保障或損害人權的制度、法律或政府」。許多委內瑞拉人因此將憲法第350條稱為「允許民間抗爭」的條款。周三在直升機上亮出的標語,就是寫上「自由、第三百五十條」。

軍方在委國政治中,一直扮演極重要的角色。如果奥爾特加真的提出以這條憲法推翻馬杜羅,就要立刻將視線移至國防部長洛佩斯(Padrino Lopez)。軍方的立場,現時仍主要看示威與動亂的規模。作為軍方主帥的洛佩斯,最終要在馬杜羅政府及反抗勢力之中選邊站。如奧爾特加獲得軍方的支持,推翻馬杜羅政府相信只是時間的問題。

當委國的最高法院於周三受襲後,國防部長洛佩斯隨即透過Twitter放話,呼籲各方冷靜下來,仍然站在馬杜羅的一邊。在自反政府浪潮不斷升溫,洛佩斯在馬杜羅政府及反對派之間取得一個微妙的平衡。然而,今次最高法院公開大幅削掉奧爾特加的權力,反對派勢必有所行動,馬杜羅政府亦會加大力度打壓反對派,混亂局勢將升溫,洛佩斯最終也得表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