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削默克爾威信的「歐盟國葬」 科爾亡魂縈繞9月大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月16日德國前總理科爾(Helmut Kohl)離世,這個消息把事前未獲半點風聲的現任總理默克爾殺個措手不及。事實上,科爾遺孀雷希特(Maike Kohl-Richter)早已跟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有默契,要為這位歐盟奠基者舉辦歷來首次歐盟國葬,甚至計劃好不讓默克爾或任何一位德國政客發言。

這是雷希特精心部署的報復,生前科爾一直尋不到扳倒「叛徒」的時機,至生命盡頭,他終於找到最後機會:利用自己的喪禮打擊默克爾,希望為9月的大選炮製不是預期的結果。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生前科爾一直尋不到扳倒「叛徒」的時機,至生命盡頭,他終於找到最後機會:利用自己的喪禮打擊默克爾,希望為9月的大選炮製不是預期的結果。(路透社)

科爾的最後報復

長久以來,嚴謹的德國人早已建立一套國家領袖葬禮的標準,而二戰後從未試過任何一人的儀式上,沒有現任總理的致辭。默克爾能夠理解雷希特為科爾在斯特拉斯堡辦歐盟國葬,畢竟除東西德統一功績以外,他也是歐盟其中一位奠基之父。然而她把喪禮的致辭者人選,留給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也不給予任何一位德國人,實在說不過去。

不過以科爾政治遺產守護者自居的雷希特,正是要跟默克爾過不去。在她眼中,任何針對科爾的批評均是背叛,而真正曾背叛科爾的默克爾,那份敵視自不待言。

德國傳媒報道,雷希特宣稱根據科爾遺願,不要德國式國葬,而希望舉行歐盟國葬,如此一來,便可跳過喪禮中「德國現任總理致辭部份」。這還不止,致辭嘉賓中刻意挑選跟默克爾打對台,不斷猛烈批評其難民政策的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趁德國9月大選前矮化默克爾的用意實在太明顯。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科爾靈柩蓋上歐盟旗幟而非德國國旗,進入即將舉行歷來首次歐盟國葬場地--位於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大樓。(路透社)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科爾遺孀雷希特原先計劃不讓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在丈夫喪禮上致辭,後經各界壓力下屈服。圖為默克爾在柏林簽署悼念科爾的弔唁冊。(路透社)

「叛徒」默克爾將致辭

可惜這些費盡心機招數,似乎未能奏效。《明鏡周報》指默克爾沒有低頭,跟雷希特商討科爾葬禮時並未要求在儀式中致辭,僅點出:一名德國總理的葬禮上沒有任何一位德國政客發言,將會極為突兀。

此事其後獲解決:7月1日舉行的科爾歐盟國葬上,默克爾會跟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前美國總統克林頓一起,成為當日的致辭嘉賓。如此安排,縱未能如願禁止默克爾發聲,但至少有其他三位重量級嘉賓在陣分散注意力,不至讓她像2015年逝世另一前總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的葬禮般大出鋒頭。科爾伉儷為何要耍盡心機向默克爾報復?一切要由兩人一段由師徒變仇人的關係說起。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東德小姑娘默克爾當年全靠科爾提攜,加入他率領的內閣,算得上是她政治生涯的師傅,但之後大義滅親把師傅逐出政壇,令科爾一直耿耿於懷,不斷找機會公開大肆批評她。(路透社)

遭「我的小姑娘」背叛 離開政壇

當年兩德統一,東、西德兩方的主流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CDU)也合併了,黨主席兼原西德總理科爾,順利過渡成為兩德統一後首任總理。為增添認受性,科爾知道新政府必須加入「東德」元素服眾,他需要一個來自東德,文靜聽話,而且最好是女性的人選。科爾看中了年輕的默克爾,委任她為閣員出任女性及青年事務部長,人前人後稱她做「我的小姑娘」。

在此之前,默克爾是東德基督教民主聯盟主席兼東德過度政府總理德邁齊爾(Lothar de Maizière)的副發言人。科爾怎也想不到,政治生涯會被這樣一位毫無殺傷力的「小姑娘」終結。

統一後德國經濟發展不似預期,1998年科爾在大選中一敗塗地,換上施羅德領導的社會民主黨(SPD)上場。那時CDU爆出非法政治獻金醜聞,伺機再起的科爾牽涉其中,黨內眾人希望包庇他,身為黨秘書長的默克爾卻公開譴責科爾,要求他請辭,德國政壇一代巨人政治生涯就此告終。科爾繼任人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之後亦捲入醜聞請辭,2000年4月,默克爾成為該黨歷來首位女主席,之後一路平步青雲,自2005年起出總理一職至今。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科爾對德國以至歐洲政壇貢獻良多,德國國會下議院全體議員較早前肅立默哀,向國家一代巨人致敬。可惜他的靈柩最終不會蓋上德國國旗。(路透社)

一直未能成功的復仇

科爾對自己黯然離開政界耿耿於懷,多次公開批評默克爾,甚至出書「唱衰」對方,可是即使科爾是兩德統一的偉人,離開政壇後他那「維園阿伯」式向默克爾的批鬥,並未受德國民眾重視。她依然挾極高民望,地位穩如泰山,直至難民政策議題引發部份民眾質疑,支持度才出現滑落。

她見勢色不對很快便作出修正,令民眾回心轉意。按牌面,依然是由她續任總理呼聲最高。惟值得一提的是,以耐力見稱的默克爾,急才平平,每逢選舉她的溫吞表現總是失分,就算民意大幅領前最終只能驚險勝出。經科爾伉儷鬧一鬧,提醒眾人她在難民政策的取態,難保不會為今次大選埋下變數的因子。

科爾在1982就任西德總理,任內帶領西德一步步成為全球最先進國家,同時被譽為幾乎單靠一人之力,促成東、西德和平統一的關鍵人物。1990年成功過度為德國總理。直至1998年下台,前後任期共16年,是當地歷來在位最久的民選總理。身為他徒弟的默克爾,今年踏入主政第12年,如成功連任並完成任期,可望追平科爾的紀錄。堅守科爾政治遺產的雷希特,相信絕不希望看到這一天。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科爾1998年因黑金醜聞下台,3年後深受公眾愛戴的第一任太太漢內洛蕾自殺身亡,使兩人昔日模範夫妻形象幻滅,兩名兒子怪罪父親,自此關係疏離。圖為早年一家四口幸福合照。(網上圖片)

能統一德國 不能統一自己的家

至於科爾夫婦多年的反默克爾行動一直失敗,或多或少歸咎沒完沒了的家庭爭執。《禮記.大學篇》有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偏偏科爾連難度最高的統一兩德也做到了,卻未能「統一」自己的家。

1998年因黑金醜聞下台,3年後深受公眾愛戴的第一任太太漢內洛蕾(Hannelore Renner)自殺身亡,使兩人昔日模範夫妻形象幻滅,兩名兒子怪罪父親,自此關係疏離。至2008年2月科爾在家中跌倒,健康大不如前,出入需要靠輪椅輔助,幾乎口不能言,同年5月78歲的科爾便跟較他年輕34載的雷希特結婚。科爾跟雷希特之間的關係撲朔迷離,唯一肯定的是兩人有一個共通點:不滿默克爾和她的難民政策。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現年52歲的雷希特(圖右)原為科爾的經濟顧問,科爾妻子漢內洛蕾2001年離世後,刻意打扮成對方取悅科爾,2005年兩人首次公開露面,親密關係浮面。她的霸道行為外界早有所聞,據悉今次科爾的喪禮她一度拒絕讓德國任何政客致辭,又處處針對默克爾。(網上圖片)

瘋狂晚娘雷希特

現年52歲的雷希特原為科爾的經濟顧問,被指早已暗中崇拜他多年,科爾妻子漢內洛蕾2001年離世後,為取悅科爾她刻意打扮成漢內洛蕾,2005年兩人首次公開露面,親密關係浮面。婚後科爾與兒孫和好友關係更加疏遠,家人批評雷希特使科爾淪為「監犯」,長子禾特指他和家人自2011後從未獲准與父親見面,他已多年未見過爸爸。次子彼得則不滿晚娘戴上屬於母親的珠寶。

恐怖的是,雷希特除不讓科爾見兒孫外,她本人亦跟自己昔日好友逐一割蓆,以不友善的語氣致電警告對方別向外界透露她的過去。她將科爾的政治遺產,定得比一切事物重要,近年為爭奪科爾的大批文件擁有權,一直跟政府打官司,這批裝在400個大型文件夾內的資料,科爾本已歸還予政府檔案處,但10多年前不知何故「借回」家中,自始一去無回頭,被雷希特寶貝地收藏在她與科爾家中。她不要聽到任何人對科爾的一丁點批評,她要擁有使用這批檔案的絕對操控權。

德國前總理科爾逝世:科爾長子禾特帶同一對子女到父親家中悼念,晚娘雷希特卻不肯開門,慘吃閉門羹,之後更出動警察驅趕,令他非常憤怒。(網上圖片)

不讓兒孫見遺容

沒完沒了的家庭糾紛未隨科爾撤手人寰完結。他離世前,雷希特不單沒有通知默克爾,她連科爾兩名兒子禾特和彼得均沒有通知,兩兄弟看新聞才得知父親死訊。之後禾特一家前往父親家中,打算瞻仰遺體作最後致敬,卻慘吃閉門羹,去到門口不得其門而入。年紀較禾特還少上一歲的雷希特,甚至已為科爾另選墓地,不讓丈夫與元配漢內洛蕾合葬。

雷希特的瘋狂行為,並非獨一無二,事實上,1992年西德前總理勃蘭特(Willy Brandt)逝世,他的第三任妻子施伯卓(Brigitte Seebacher-Brandt)同樣視丈夫所有著作、文件和檔案為己有,跟丈夫跟前任妻子所生子女爭吵。在最後的最後,她們不約而同都以難以理解的霸權行為「宣示主權」,也許只因那已是她們手上唯一可用作炫耀的東西。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