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專訪】劉曉波代表律師:出國希望尚存 籲中國選擇人道之路

最後更新日期:

身患末期肝癌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目前仍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留醫。院方昨日稱劉曉波的病情轉壞,甚至出現感染性休克,剩下的時間或許不多。

劉曉波的國際代表律師簡瑟爾(Jared Genser)較早前稱已備好醫療專機,只待中方批准便能快速送劉曉波出國治療。《香港01》記者訪問簡瑟爾,他指劉曉波剩下的日子已不多,希望中國能做正確的事。

劉曉波代表律師簡瑟爾稱,已準備好醫療專機,以及相關醫護人員,送劉曉波出國治療。 (Getty Images)

  國外治療或能延長生命

簡瑟爾指,現時不能確定劉曉波身體的詳細狀況。「因為自從上周日美、德兩國醫學專家離去後,便沒有獨立的醫生為劉曉波看診,並向外報告狀況。」但他指這只是時間的問題:「現時我們非常擔心他的健康,毫無疑問他的病情非常危重,他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但確實的時間是多少,這仍是個問題。這就是為何我不斷向習主席提出,請他基於人道主義立場,擺出仁慈的姿態,允許一個瀕臨死亡的人的願望,讓他到國外治療。」

簡瑟爾由2010年中開始接觸劉霞,成為劉曉波的國際代表律師。當時在北京居住的劉霞雖然受到當局監視,但仍能自由與不同人士見面。

他重申,美、德兩國的專家已清楚表明,劉曉波到國外治療對病情有幫助。「在國外有中國沒有的治療方法,有望延長劉曉波的生命數周。他們也表明劉曉波能順利安全地轉抵國外,而劉曉波本人也希望如此。」他呼籲中國政府表現大國風範:「時間已一日一日地流走,但中國仍可向一個瀕死的病人,展現仁慈的姿態以及大國風範。」

劉曉波於2008年公布《零八憲章》,隨即被當局抓捕,翌年更因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入獄11年,引起國際社會譁然。

  展現大國風範的時候

記者問到,如中國政府堅持不讓劉曉波出國治療,他怎樣看?「若真的這樣,我認為對中國政府來說會很惡劣。劉曉波自2009年就被當局拘捕,隔絕與外界的聯繫,他的妻子(劉霞)也在未經審訊的情況下被軟禁超過7年,他現時不僅被禁止到國外接受治療,要知道這是關乎國際法的,中國是《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簽署國,不讓劉曉波離去是違反國際法的。」

「我希望中國政府能明白,這樣是有一定重要性的,因為這顯現的不是強大,而是弱小,我不明白習主席和中國政府為何會懼怕這樣一個人,以及他的妻子、家人、朋友,甚至國際社會。劉曉波現時只有妻子在旁,即使是家人和朋友都不能見,這是非常不人道的,讓人覺得中國懼怕他,我不明白為何中國不願做人道主義的事。」

1934年在Esterwegen集中營的奧西茨基。(網上圖片)

  首位獄中獲獎的諾獎得主

簡瑟爾說,劉曉波的狀況讓他回想80年前,首位在獄中得獎的諾獎得主——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那是個悲劇,在中國政府眼中也應是負面的。奧西茨基是德國的和平主義者,在二次大戰之前因向國際社會揭露德國重新組建軍隊,而被納粹德國囚禁及施以酷刑。後來在集中營患上肺結核病重,送院治理,情況跟劉曉波非常相近。奧西茨基與劉一樣,被隔絕於國際社會及其家人,最後作為諾獎得主在1938年5月在一家納粹醫院病逝。我不明白中國政府為何希望重蹈納粹德國的後塵,對我來說,這不像一個想在世界舞台展現風采的大國所為。」

簡瑟爾形容,這是個「很有意思的故事」、「很重要的歷史」,希望中國政府作出最後決定前能三思,做正確的事。

  至今仍抱有希望

被問到至今是否仍存有希望,簡瑟爾說:「現在還不遲,我仍抱有希望。這裏只有兩條路,一是中國政府重走納粹德國的舊路,要讓劉曉波在與世界隔絕的情況下,在醫院死去,一是走另一條路,出於中國強大、自信,作為大國展現應有的人道主義精神,這一定比展現對一個瀕死的人的無情來得好。現在還不會太遲,希望中國政府能做正確的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