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專訪】劉曉波國際代表律師:要抹去劉曉波是不可能的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內地首名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劉曉波7月13日病逝,《香港01》記者專訪他的國際代表律師簡瑟爾(Jared Genser)。
簡瑟爾表示很惱怒、很悲傷,但認為中國政府要抹去劉曉波是不可能的。「事實上,是他們讓劉曉波成為民主道路上的楷模,讓他的名字刻在歷史書上,他們愈想讓劉曉波消失,就愈多人會想知這個人是誰?竟可讓政府這麼害怕?」

簡瑟爾認為,劉霞沒有做過任何錯事,當局沒有任何理由阻止她到任何地方去。(Getty Images)

劉曉波逝世的消息傳出後,一個又一個傳媒找上簡瑟爾作訪問。他指,當局不讓劉曉波出國治療,更不讓他與家人和朋友在最後一刻好好的說再見,「對我來說這是很恐怖而且極端的不人道」。

  劉霞沒犯罪 沒理由繼續拘禁

接電話時他的聲音顯得疲憊。但他指自己做的仍不夠,現時的關注點落在劉曉波的妻子劉霞身上。

「劉霞從來就不應被軟禁在家達7年時間,中國政府未有對她作過任何指控,所以根據他們自己的話,劉霞應有自由持有自己的護照,到世界任何一個她想去的地方,做任何她想做的事。」

「我呼籲中國政府讓劉霞重獲自由,以及決定他的丈夫應葬在哪裡,跟其他沒有犯罪的中國公民擁有一樣的權利。」

  「過去7年已受夠了」

被問到是否知悉劉霞的現況,簡瑟爾說並不清楚。「很遺憾,我不清楚,因為我與相關人士的聯絡已被切斷約40小時。」

不過,他認為中國政府沒有任何理由阻止劉霞出國。「劉霞沒有做過任何錯事,只是身為劉曉波的妻子就彷彿是犯罪。若劉曉波已離去,中國政府仍決定要拘禁她,這是國際社會所不能容許的。只要一刻我尚存,我將會用我的能量幫她離開中國,只要這是她的願望。不過我不認為當局會拘留她,因為她沒犯任何罪。她這7年所受的已經夠了,我希望當局能明白。」

劉霞自從2010年10月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長期被軟禁在家,並患上抑鬱症。(美聯社)

  正與各國官員溝通

簡瑟爾表示,現時可做的工作仍有很多。「我正在跟很多國家的政府官員及聯合國溝通。以我所知,現時中國政府很擔憂國際社會對劉曉波的死會有什麼反應,我認為這是良好現象。」

「很明顯,中國政府在處理劉曉波這事上顯得非常軟弱。中國是個很出色的國家,有很多聰明和勤力的國民,更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世界大國。但中國政府卻懼怕區區一個人,以及他的理念。對我來說,那是顯而易見的軟弱。」

  顯而易見的軟弱

「一個人及他的理念,一個希望將一黨專制變成多黨民主的理念,那對中國政府來說是『危險』的理念,怕會像病毒一樣在人群中傳染開去,最終讓所有人都不相信一黨制。如果中國政府是足夠強大的,他們可以出來辯論,說服中國人民這是更多的選擇。但他們不能這樣做,因為他們知道中國內部有很多問題,貪污、不民主,國家已不再奉行共產主義,平等、分享等觀念不再是最重要。我認為這就是為何他們那麼害怕。」

「但縱使如此,中國政府也不可能害怕這麼一個人。中國有那麼多人、那麼強大的軍事能力,不至於讓他死、讓他的妻子、家人、朋友不能見他最後一面,劉曉波最後彌留的醫院,那裏有幾多的公安?對我來說,這是顯而易見的軟弱,怕國家因為一個人而倒下來。」

內地首名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劉曉波7月13日病逝,簡瑟爾相信他的名字將被刻在歷史上。(路透社)

  劉曉波將被刻在歷史書上

對於劉曉波的離世,簡瑟爾表示十分惱怒和悲傷,但他並不悲觀。「中國政府嘗試將這個名字從搜尋引擎上抹去,害怕有一日有人搜尋到他的名字,會受他影響,而整個國家會因此而倒下。但要抹去劉曉波是不可能的,事實上,是他們讓劉曉波成為民主道路上的楷模,讓他的名字刻在歷史書上,他們愈想讓劉曉波消失,就愈多人會想知這個人是誰?竟可讓政府這麼害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