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調查辣㷫特朗普 推文炮轟傳媒重提特赦權 是否金鐘罩有爭議

最後更新日期:

「通俄門」風波愈演愈烈,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如坐針氈。他周六(22日)在Twitter連續發炮,質疑為何調查只針對他,而非前FBI局長科米或希拉里。他同時指摘傳媒,令美國陷於非法洩密的困擾和攻擊。

特朗普7月22日在Twitter上一口氣發了多篇貼文,幾乎全都是針對「通俄門」事件,以及反擊傳媒。圖為7月22日美國新一代核動力航母福特號正式服役,特朗普在維珍尼亞州諾福克(Norfolk)諾福克海軍站(Naval Station Norfolk)主持服役儀式時發表講話。(AP Photo/Steve Helber)

特朗普周六(22日)在Twitter上連續推了十多條,質疑為何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和獨立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不調查前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或是曾跟他競逐總統寶座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

  「為何只針對我?」 特朗普連串炮轟

他在發文中抱怨道:「我的兒子已把自己的電郵內容給了傳媒和有關部門,但希拉里卻刪了3.3萬封電郵。」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希拉里被揭以私人電郵處理公務,懷疑從中洩漏了重要機密。FBI曾對此展開調查,但最後放棄作出刑事檢控

身為特朗普支持者的塞申斯,2016年年底獲特朗普委任為司法部長。特朗普在周三(19日)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自己「若知道他會迴避通俄調查」,不會委任他做司法部長。

特朗普同時在Twitter上發文強調美國總統擁有特赦權,並指今天美國「正陷『假新聞』非法洩密的困擾和攻擊」。

  指摘《紐約報時》 助放生ISIS頭目

另一方面,特朗普亦指摘《紐約時報》惹禍,導致美國無法逮捕ISIS頭目巴格達迪。法新社報道指這條推文很可能是在回應軍官托馬斯(Raymond Thomas)在周五科羅拉多的一次新聞發報會上的發言。

托馬斯指美國特種部隊曾在2015年非常接近巴格達迪,但因《紐時》當時大肆報道讓他成功逃脫。特朗普此言意味《紐時》的報道阻礙了美國的軍事行動,「損害了美國國家安全」。他在推文中進一步顯露其對主流媒體的不滿。

ISIS七月證實,巴格達迪在俄軍在一次空襲行動中被炸死

  延燒逾半年 親屬下屬中箭

特朗普過去一周可謂漫長,先是「通俄門」風波再度炒熱。「通俄門」是指特朗普團隊成員被指在他宣誓就任總統前,已跟俄羅斯政府官員有接觸,涉嫌違法。已因此失去工作或丟官的,分別有競選團隊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如今連塞申斯都被情報機關監察到,曾兩度與俄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對話。

特朗普兒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及馬納福特已同意,會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閉門會議上作供,回應有關克里姆林宮干預美國大選的問題。

《華盛頓郵報》上周四(20日)引述消息報道,特朗普曾檢討,如米勒擴大通俄調查,他能否對家人、助手、甚至是自己行使特赦權

雖然整篇報道只是引述匿名消息人士,也沒有文件、錄音材料等實質證據,但這已非特朗普首次提及總統特赦權。此舉在外人看來,似乎顯示出他對一直纏擾管治團隊的「通俄門」感到焦躁,擔心情況惡化下去,會衝擊他的管治威信。他聲明會動用特赦權,可被解讀為阻嚇有心人步步進逼。

  憲法授權廣泛 克林頓特赦其弟

美國密歇根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法學院法學教授卡爾特(Brian Kalt)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訪問時表示,美國總統特赦權力是非常廣泛的。該國憲法第二條第二項列明,除彈劾案外,總統有權就聯邦罪行給予缓刑和特赦。

最著名的總統特赦個案,是1974年總統福特(Gerald Ford)在前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下台後一個月,特赦尼克遜涉及水門事件的罪行。

另一廣為人知的美國總統特赦個案,是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特赦其弟羅傑(Roger Clinton)持有可卡因的控罪。

美國總統動用特赦權並不罕見,前總統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在1933至1945年間特赦逾2800人。較近期的老布殊(George H. W. Bush)4年內特赦74人。最近的是今年初才卸任的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他特赦了1927人。

特朗普長子小特朗普(圖左)與司法部長塞申斯(圖右背向鏡頭),近日因通俄門一事,可謂焦頭爛額。最新消息指塞申斯再次涉嫌講大話,水洗不清。(路透社)

  專家意見不一 總統要試過至知

惟美國法律顧問辦公室(Office of Legal Counsel)70年代曾指出,任何人都不能是自己的法官,根據這點,特朗普是不能特赦自己的。然而無人試過,即使是否認特赦的法律專家,都無法斷言總統能不能這麼做。

加州大學法學院院長喬穆倫斯基(Erwin Chemerinsky)指出,在未呈交最高法院審理前,無人能肯定情況會怎樣。

美國首都大學(Capital University)法學教授卡比(Daniel Kobil)同意喬穆倫斯基的講法:「除非你貿然嘗試,否則你永不會知情況如何,即使尼克遜(Richard Nixon)都沒有這麼做。」

有人認為,總統特赦自己的最強理據,大概就是憲法沒有訂明禁止總統特赦自己。

(Sky News/RFI/新聞周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