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專題】在世界中心呼喚修憲 原住民聲音澳洲仍未聽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原住民,香港人或許覺得陌生,提及丁屋、丁權才會想起新界原居民。在台灣、加拿大、澳洲等地方,「原住民」卻是很有重量的字詞,關乎歷史公義、文化保育以至政制改革。

台灣將8月1日定為原住民日,8月9日亦是聯合國的世界原住民日,但我們知道原住民在「現代文明社會」其實活得怎樣嗎?

Gurrumul很少接受訪問,性格害羞,出過三張大碟,以Yolngu唱作音樂。(VCG)

右手按弦,左手勾弦,Gurrumul彈結他特別過人,左右反轉來用。

Gurrumul是澳洲北領地的原住民,屬於Yolngu族。他自幼雙目失明,但沉醉於玩樂器,鋼琴和結他都是自學成才。由「夾Band」到出個人專輯,他一步一步走上澳洲音樂舞台的頂峰,曾經在英女王和美國總統奧巴馬面前演出,是澳洲原住民的象徵人物。

Gurrumul曾經與英國巨星Elton John等人合作,在音樂舞台上廣為人知。(VCG)

不過Gurrumul早有乙型肝炎,肝臟和腎臟都不好,最終在上星期二(7月25日)病逝,年僅46。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工黨黨魁肖頓(Bill Shorten)都悼念這位有才華的原住民。

他生來瞎眼,但卻能讓世人看見澳洲最古老的文化。
澳洲工黨黨魁肖頓

  健康比人差 壽命比人短

肖頓特別提到,原住民的健康比起其他澳洲人差得多,情況令人訝異。事實上,澳洲國會今年的《拉近隔閡》報告指出,原住民預期壽命比其他澳洲人足足短10年,有些組織相信差距其實更加大。不但如此,原住民的的自殺率和坐牢比例數字亦都偏高,由健康、醫療到生活環境都比人差

原住民律師皮爾遜(Noel Pearson)相信,「病因」在於政治制度。「在原住民事務上,掌握了95%權力的人只得5%的知識,掌握了95%知識的人只得5%的權力。情況一天未能改善,我們都難以改善原住民的劣勢。」

澳洲時有原住民受不公平對待的消息傳出。例如墨爾本早前一名男孩被車撞,司機卻罪名不成立,引來多人示威抗議。(VCG)

  67公投五十周年 原住民權益再受關注

澳洲的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加起來,佔了全國人口近3%。昆士蘭大學的考古學家今個七月將原住民的年代再向前推,相信他們住在澳洲這個島上已經有8萬年之久。英國人在18世紀前來殖民,宣佈這片土地屬他們所有。到1900年決定還島之時,由大英帝國國會通過的《1900年澳洲聯邦憲法法令》,卻將原住民視若無睹,一直到了1967年,澳洲人才舉行公投,通過確認原住民為澳洲人的一部份,人口普查會把他們納入在內。 

但單單只有人口普查是不足夠的。澳洲至今未有一個法定組織來代表他們,相比加拿大在1982年成立第一民族議會,台灣原住民族委員會在1996年誕生,澳洲似乎走得比別人晚。

原住民的旗幟由紅、黑色加上黃太陽,是澳洲法定的旗幟之一。(VCG)

由1967年公投至今已經50年,有人認為值得紀念和慶祝,例如悉尼歌劇院展開了為期一年活動,在外牆投射原住民藝術作品;更多人認為是時候再向前走,不要停留在目前位置。

在今年5月,全國250名原住民代表齊集烏魯魯(Uluru),一連三日討論應該如何改變。烏魯魯位於澳洲中心,亦有世界中心之稱。巨大如山的岩石聳立在沙漠之上,烏魯魯可謂是澳洲原住民的象徵之地。三天會議結束之後,他們發表《世界中心宣言》,政府成立的公投委員會再在7月提交改革建議。

位於北領地的烏魯魯是澳洲國家公園,也獲列為世界遺產。(路透社)

在澳洲的「原權入憲」討論之中有一種做法是進取地修改憲法,包括:

加入字句,宣示及尊重原住民的地位和權益修改憲法51章第26條,取消國會為原住民立法的權力政制改革,讓原住民在國會中有固定代表及擁有否決權

但是這是難以實現的一步。因為在澳洲要修改憲法必要舉行公投,不但要全國過半人支持,更要六個州份都分別過半才可以。在澳洲歷史上公投44次,否決36次,對上一次順利過關已經要數到1977年。

所以《世界中心宣言》提出了一個比較保守的做法:

成立一個原住民代表組織,向國會提供建議成立和解委員會,代表原住民與政府達成和解協議

澳洲原住民在今年5月舉行大會,商討想如何改革憲法。(VCG)

烏魯魯大會放棄修改憲法51章第26條,公投委員會的立場亦一樣,保留國會為原住民立法的權力,只是提出:

修改憲法,成立一個原住民代表組織,負責向國會提供建議,但不擁有否決權由國會草擬一份《確認宣言》,承認原住民的地位和貢獻,但不放進憲法之內

站在務實的角度來看,公投建議可能未如理想,但成事機會比較大。退休歷史教授布萊克(David Black)也相信萬一「原權入憲」的公投過不了,原住民和非原住民的關係將會惡化,後果有如災難。

原住民有他們獨特的傳統和文化,非常珍貴。(VCG)

但麻煩的是,修憲建議連原住民自己都各有意見。4名原住民國會議員之中,伯尼(Linda Burney)已經開腔批評太過保守,要求修改憲法51章第26條,亦希望能在憲法中明文尊重原住民地位;但同樣是原住民的議員懷亞特(Ken Wyatt)卻認為不夠保守,認為原住民代表組織可以不寫入憲法,反建議再退一步,僅由國會立法成立組織就可以。

在1967年公投的50年之後,澳洲能否再為原住民行前一步,現在就看總理特恩布爾和在野工黨黨魁肖頓的智慧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