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朝核危機未平 伊朗核協議又被擺上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朝鮮核危機懸而未決,兩年前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亦再次引起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出席聯合國大會期間,狠批這個由奧巴馬政府達成的協議,暗示可能會修改甚至廢除。

假如他一意孤行,很有可能造成兩大惡果:第一是導致美國與有意維護協議的歐洲盟友更加離心離德;第二是重創美國信譽,令正在發展核計劃的朝鮮徹底喪失與美國談判的意欲,為世界和平製造更多不穩定因素。

伊朗2003年宣布成功提煉出可用於製造核武的鈾後,招致美國、歐盟及聯合國制裁。經過多年談判,安理會五強、德國及伊朗終於在2015年達成歷史性協議。根據協議,伊朗同意把鈾離心機減少三分二,雖然可繼續進行核子研究,但禁止累積濃縮鈾,防止製造核武;西方國家則同意撤銷大部分制裁,但對伊朗的常規武器禁運維持多五年,彈道導彈技術轉讓禁令則在最遲八年後取消。協議生效後,假如伊朗違反承諾,國際社會可恢復制裁。

特朗多次狂批伊朗核協議是「史上最差」。(美聯社)

奧巴馬視伊朗核協議為任內一大政績,共和黨人卻嗤之以鼻。特朗普競選期間曾斥責協議是「史上最差」,揚言上任後首要任務便是廢除它。在9月19日的聯大演講中,特朗普再次炮轟核協議:「(它是)美國史上其中一個最差及最一面倒(偏幫伊朗)的交易……對美國造成尷尬。」

特朗普對伊朗不友善,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對他也沒有一絲好感。9月20日在聯大發言時,魯哈尼嘲諷特朗普無知、荒謬及充滿仇恨,不適合在大會發言。魯哈尼又警告,美國退出協議的代價很大,「若協議被國際政壇的流氓新手(特朗普)摧毀,將會十分可惜……美國若推翻核協議,將會違反國際承諾,令華府失去公信力。」

未知是否受特朗普強硬立場的刺激,魯哈尼9月22日在德黑蘭出席紀念兩伊戰爭的軍事巡遊時,宣布伊朗將繼續發展射程覆蓋中東大部分地區的彈道導彈。翌日,國營電視台報道,伊朗成功試射了一枚名為「霍拉姆沙赫爾」(Khorramshahr)的多彈頭導彈,並指這是伊朗第三款射程達2,000公里的彈道導彈。魯哈尼說:「我們將強化軍事阻嚇力……為了保衛國土,我們毋須尋求任何人批准,我們不僅會增強導彈實力,同時會發展地面部隊、海軍和空軍。」

英國智庫漆咸樓(Chatham House)的伊朗裔學者瓦基勒(Sanam Vakil)認為,魯哈尼在處理國際事務上一直被國內強硬派批評為太過軟弱,他發表這番言論,旨在爭取內部支持。瓦基勒同時指出,朝鮮的經驗也給予伊朗當局啟示,使他們相信只有擺出強硬姿態,才能保衛政權。

魯哈尼出席軍事巡遊時,揚言增強導彈實力。(美聯社)

核協議10月迎大考

美國會否退出伊朗核協議,下月或見分曉。特朗普年初上任後,規定美國行政部門每隔90日向國會提交報告,確認伊朗是否遵守協議承諾。在4月和7月的報告中,特朗普兩次確認伊朗履行承諾,展現了彈性。第三次提交限期下月中屆滿。特朗普近期連番炮轟伊朗,惹人憂慮美國已踏入退出協議的倒數期。

蒂勒森認為伊核協議有漏洞,擔心伊朗將來會再次威脅美國。(美聯社)

《紐約時報》早前報道,特朗普在第二次確認伊朗遵守協議的限期屆滿前,曾與國安團隊爭吵了好幾個小時,最後勉強讓伊朗「過關」。倘若特朗普下月中拒絕再次進行確認,美國國會可在60日內重新制裁伊朗,屆時意味美國正式撕毀協議。不過也有意見認為,特朗普大賣關子,拒絕提前透露意向,目的是向伊朗施壓,迫使對方及其他大國重啟談判,爭取他希望得到的條款。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上周便表示,美國不退出伊朗核協議的前提是修改協議。蒂勒森稱,協議存在不少漏洞,包括並未禁止伊朗發展彈道導彈,部分條款將在一定年期後失效,意味伊朗將來可能再次威脅美國,「(設立)『日落條款』並不明智,這等於把罐頭踢向街邊,將來總要有人來清理。」蒂勒森承認,國際調查員及當年有份參與談判的國家同意伊朗在技術上遵守核協議,但他質疑伊朗背離協議的精神,指德黑蘭當局從事導致地區局勢不穩的活動,包括支持恐怖活動。

馬克龍斡旋 爭話語權

伊朗核協議的存廢目前仍然不得而知,但這個問題在朝鮮核危機揮之不去的背景下再次被炒作起來,無異於對當前複雜國際形勢火上加油。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後,美國與歐洲盟友的分歧表露無遺,雙方如今在伊朗核協議去留上亦針鋒相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Federica Mogherini)表明拒絕廢除核協議或重新進行談判,「所有成員國都受到協議約束……國際社會不能廢除一個正在實行的協議」。

馬克龍認為,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是嚴重錯誤。(美聯社)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上周在聯大發言時也警告,美國若放棄伊朗核協議,將鑄成嚴重錯誤。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專訪時,馬克龍又指出假如美國對伊朗態度強硬,對方可能會變得像朝鮮一樣,淪為「流氓國家」。「朝鮮是個很好的例子……我們(西方)長年與朝鮮斷絕一切聯繫,停止監督,停止磋商,結果是什麼?他們很可能擁有核武,我不想在伊朗身上看到這種情況。」

馬克龍與特朗普一樣初登聯合國舞台,宣揚的世界觀相互對立,但馬克龍也是當下與特朗普最談得來的歐洲領袖,加上馬克龍自上台以來積極斡旋國際與地區危機,輿論寄望他阻止特朗普在一意孤行退出伊朗核協議。馬克龍顯然也意識到,阻止協議被掃入歷史垃圾堆的關鍵是修改內容,從而滿足特朗普的要求。他認同協議存在漏洞,「(核協議)足夠嗎?不。因為伊朗使區域(敘利亞)問題持續升級」,但他強調與其廢除協議,不如修改條款。

廢協議恐斷朝核談判路

伊朗核協議的存廢除了令美歐出現分歧,更嚴重是可能導致朝鮮核問題的前景更加不明朗。特朗普在聯合國發言時,花了不少篇幅批評朝鮮,甚至揚言為了保衛美國和盟友,可能被迫「徹底摧毀」朝鮮。這番言論招致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嚴辭警告:「特朗普在世人面前侮辱我和我的國家,甚至宣誓要徹底毀滅朝鮮。面對這種威脅,朝鮮將考慮採取史上最高級別的超強硬應對措施。」

金正恩祝賀習近平當選中共總書記的賀電大幅縮減,措辭也不再有對中共黨代會的肯定和中朝傳統友誼等。(美聯社)

奧巴馬政府當年處理伊朗核問題的手法,某程度上可用來處理朝核危機,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早前便提出這個建議。問題在於,特朗普對待伊朗核協定的態度並不嚴肅,如何說服朝鮮重返談判桌?即使美朝達成協議,又如何保證特朗普會遵守?當年處理伊朗核問題的美國首席談判員謝爾曼(Wendy R. Sherman)表明:「在伊朗遵守協議的情況下,假如總統退出協議,只會令對朝外交變得不可能,因為美國的信譽早就泡湯了。」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