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有虛有實 獨立成國的條件

撰文:陳冠東
出版:更新:

要成為一個獨立國家,既要能夠在完整的領土上獨立自主,還要在法理上得到支持。加泰人希望以公投實現獨立,成功引起國際關注,然而面對西班牙政府不承認公投,民選領袖為此面臨牢獄之災、憲法法院裁定違憲、歐美國家拒絕支持,可見「加泰國」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在尋求獨立的道路上,世上還有多個地方比加泰隆尼亞走得更前,可是國家獨立這回事,沒有教科書,亦非科學,成功因「國」而異。

沒有新大陸可供探索的今天,建立新國家必然導致另一個國家失去領土,並衝擊現有國家的底線。首次有人提出的「民族自決權」,始於帝國主義盛行的20世紀初,並在帝國主義秩序開始崩解的上世紀40年代,成為「世界秩序」的新常態之一。由大英帝國、法國殖民帝國等誕生出來的「新國家」,在走向獨立的過程中乘着反殖浪潮及宗主國急速撤退的形勢,很快成為法理上獲得認可的實質國家。

在「實質獨立」方面,前殖民地大多擁有相類條件。雖然列強劃界的方法甚為粗暴(非洲及中東尤甚),但這些上百年的殖民邊界,也為國家劃定了既定範圍,令它擁有明確的疆界。至於尋求獨立的民眾,通常已成為境內經濟及政治的持份者,擁有實際共同利益。

要達成實質獨立也許不難,但一個實質獨立的地方,仍需與其他國家建立關係,才可稱之為「國家」。在當今國際秩序裏,一個地方要以「國家」身份成為國際社會一員,必須成為聯合國一份子,這才是完成法理獨立的過程。現時世界上有不少地區實質獨立,但仍未達至法理獨立,包括索馬里蘭(Somaliland)與科索沃等。雖然他們在實際運作上是一個獨立國家,但仍未得到聯合國承認,因此喪失很多作為國家的權利。

以位於非洲之角的索馬里蘭為例,這片前英國殖民地在索馬里獨立時,一度併入索馬里成為一體,並以後者的名義獨立。直至索馬里內戰爆發,盤據於索馬里蘭的叛軍於1991年宣布獨立,並展開獨立管治至今。當地現時有相對公平的民主選舉,亦比索馬里和平穩定,經濟發展近年亦穩步上揚,其政府可算是施行善治的代表之一。但索馬里蘭不獲國際社會的承認,因此從不會接收到外國援助,更遑論人道救援。至於索馬里蘭的法定貨幣亦不會得到其他國家的認可,當地亦不能向外國、世界銀行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貸來提升落後基建、促進發展經濟。

科索沃實際獨立多年,但仍未得到關鍵國家承認,至今還未完全獨立。(Getty Images)

獲逾百國家支持的科索沃,其獨立進程亦未見得要好。科索沃在南斯拉夫內戰後,分別於1991年及2008年宣布從塞爾維亞獨立,並得到英美法這三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認,但其原屬國家及中俄兩個常任理事國從未承認它的獨立地位。因此科索沃要進入聯合國仍需經歷長時間的國際遊說,甚或是無止境。

   可解決政治問題的獨立

科索沃與索馬里蘭都因欠缺國際社會上的關鍵國家支持,而未能取得法理獨立。另一邊廂,21世紀卻有三個國家成功躋身聯合國,分別是東帝汶、南蘇丹及黑山,前兩者獨立過程中更付出了無數鮮血。

東帝汶和南蘇丹能成功獨立,主因之一是當地人道問題,已演變成一個除獨立以外難以解決的問題。東帝汶在上世紀70年代一度脫離葡萄牙獨立,後來遭印尼入侵,佔領期間不斷以血腥鎮壓反抗活動。到了冷戰結束後的90年代,東帝汶才得到國際社會關注,碰巧印尼遇上金融危機,在國際社會壓力下終讓東帝汶舉行具約束力的獨立公投。

南蘇丹的情況更為慘烈,當地經歷逾20年的內戰洗禮後,成為了一個不能管治的地區,估計內戰造成近200萬人死亡,超過400萬人流離失所。雙方在戰爭中,犯下包括種族屠殺等戰爭罪行,而逃避戰火的人民四處流竄,令蘇丹內戰發展成影響地區局勢的國際問題。最終在外國的介入下,交戰各方達成和平協議,讓南蘇丹於2011年舉行獨立公投,成為法理獨立的國家。

黑山獨立問題雖然源於南斯拉夫內戰,但過程相對和平,在舉行獨立公投之前,它與塞爾維亞成了組織鬆散的邦聯,其時憲法列明各自可透過公投尋求獨立。塞爾維亞對黑山獨立的認可,也為聯合國安理會各常任理事國承認黑山地位掃除了障礙,黑山最終在2006年成為國際社會一員。

南蘇丹人在獨立時舉國歡騰,但隨後國內政治形勢發展卻令人失望。(Getty Images)

關於法理獨立,並非全無爭議。《聯合國憲章》裏列明的民族自決權利雖受廣泛認同,但一切侵害領土完整的舉動都列作敵意行為,在沒有新土地建國的今天,獨立往往令聯合國及國際法陷入自相矛盾的局面。

另外,聯合國及國際法對「自決」(self-determination)或從一個國家分離的定義亦含糊不清。上世紀60年代,聯合國曾動用維和部隊,摧毀位於今日民主剛果的加丹加獨立運動的同時,卻支持比屬剛果作為一個整體去實踐獨立自決權。聯合國在獨立運動成風的年代,也不能完全斷定誰有權自決,遑論處於當前比往日變得更複雜的國際形勢。正因國家獨立問題未能在法理層面得以解決,所以它就會變成一個政治問題。

國家獨立在民族主義者的眼中,無疑是一個崇高的理想。它為一個民族帶來了無盡的發展願景,讓他們由零開始建設屬於自己的烏托邦。然而現實中,在大國政治主導世界秩序的當下,獨立是各國皆不願觸碰的禁區,正如歐盟不願為加泰貿然發聲。而且,獨立是否解決民族矛盾的唯一方法?所付出的代價又是否划算?獨立後的出路又會如何?這些問題還有待斟酌。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