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幫忙奏號角 國務院士氣差削外交力量  蒂勒森危如累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多番被指與總統特朗普唱反調,國務院年底前易帥的聲音高唱入雲。接替他的大熱人馬,分別有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以及中情局局長蓬佩奧。不過,除了上司不喜歡他,就連他的下屬、參議員以及媒體都認為他在帶領國務院上出了不少問題,他的官場生涯再被補上一刀。

蒂勒森以商人思維管理國務院,要改革官僚體制,卻令內部士氣嚴重低落。(Getty Images)

《紐約時報》星期日(19日)的社論題為〈特朗普政權正向外交宣戰〉(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Is Making War On Diplomacy),批評蒂勒森麾下的國務院,未有連貫的外交政策出台,削弱美國的外交能力。

美國外交在過去數十年一直在國際事務上扮演重要角色,遠在三十年前的有蘇聯瓦解、東西德統一、亦有波斯尼亞戰爭,以及近年的伊朗核協議等等。《紐時》的社論認為就是美國諸位國務卿及其他外交官員為美國國家利益努力的成果。但顯然,由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政府卻並非朝此方向前進。

美國政府決定削減國務院三分一開支,如此同時卻增加國防開支,外交國防的不平衡,令人覺得特朗普政府傾向以武力解決問題。(路透社)

停止招聘新血 高層「被斬首」

社論高調批評蒂勒森缺乏外交的領導技巧,亦決意要瓦解國務院。年初時,他主動提出要削減國務院31%的開支,包括駐韓國大使等重要外交官位置,至今仍然懸空。與此同時,國會卻容許五角大樓的開支增加15%至5490億美元。社論認為,特朗普政府此舉反映了他們傾向以武力而非外交手段解決問題。

美國外交人員的工會美國外交協會(American Foreign Service Association,AFSA)最近公布的數據,讓人對國務院的現況更加了解。美國駐巴拿馬前大使、AFSA主席Barbara Stephenson在12月號的《Foreign Service Journal》撰文,形容國務院正經歷一場領導層的斬首行動。

AFSA主席Barbara Stephenson(圖)在12月號的《Foreign Service Journal》撰文,形容國務院正經歷一場領導層的斬首行動。(VCG)

大批外交官辭職 今年接近零招聘

1980年國會通過的美國外交人員聘任條例,制定了資深外交官條款,分為四等:職業大使(Career Ambassador),職業公使(Career Minister),公使參事(Minister-Counselor),參事(Counselor),這四個職等相當於軍中的上將、中將、少將、准將。

自蒂勒森擔任主理國務院後,在近11個月間,有超過100名高級外交官員辭職,職業大使的數目大減六成;而職業公使人數則由33人下降至19人。國務院今年幾近沒有聘請新的外交人員,而報名參與外交人員考核試的年輕人,由兩年前的1.7萬人大減一半。缺乏新血的加入,美國的外交角色將會大大被削弱。

國務院的網站內,刊有成為外交人員的八個步驟,其中就是要接受FSOT的考試,但今年報名的人數,卻比兩年前少逾半。(美國國務院網站)

空降文化盛行 外交專員不受重視

以商界思維去管理國務院、曾任埃克森美孚行政總裁的蒂勒森,不止一次稱國務院須改革,增加效率。但蒂勒森的從商經驗,卻並不能完全套入以國家利益為大前提的國務院管理工作之中。

《紐時》社論又指,蒂勒森身邊的幕僚與顧問,大部份對外交可以說是一竅不通。而那些專業的外交官,卻被摒除在蒂勒森的圈子外,這些專業外交人員在現時的國務院內,均感到不被尊重及異化。

有指蒂勒森要求高級外交官去處理一些文書工作,而他們開會,討論的並非國際大事,而是處理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小事。例如上周,國務次卿在一個會議中,花了部份時間向高級外交官如何有效地撰寫備忘錄供上司閱讀。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國務院的士氣不低落才怪。

一名在國務院工作多年的外交人員向《華盛頓郵報》表示,在過去的二十年間,她在世界各地代表美國處理外交事務,形容這是一個「很好、很有趣的職業」,「但當知道你的專業不再被重視,就是時候離開了。」

她又指,國務院內的空降文化,令專業的外交人員感到自己沒有價值,分化情況嚴重,士氣低落。

在朝鮮半島核問題迫在眉睫時,美國仍未委任駐韓國大使,這在解決核危機上,顯然猶如斷了一臂。圖為位於首爾的美國駐韓國大使館。(Wikipedia/Creative Commons)

外交政策不連貫 從內削弱美國力量

此局面造成的結果,就是缺乏連貫的外交政策,不論是對朝鮮抑或中國,都讓人摸不清美國想如何處理。如上述提到,在朝鮮半島核問題迫在眉捷之時,美國仍未委任駐韓國大使,這在解決核危機上,顯然猶如斷了一臂。此外,ISIS被擊潰後,國務院亦沒有一套處理敘利亞問題的方案,讓俄羅斯及伊朗能繼續增強自己在區內的角色。

對於美國國務院現時面對的問題,不單止外交人員感到憂心,連參議員也看不過眼。上周三(15日),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以及民主黨參議員沙欣(Jeanne Shaheen)向蒂勒森發聯署公開信,對國務院「低落的士氣、招聘與人才流失的管理問題」表達關注。二人更說:「在全球危機正在增加和變得複雜時,美國外交力量卻因內部問題而遭到弱化。」要求蒂勒森正視問題。

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上周五(17日)表示會關注國務院內士氣低落的問題,並促請外交人員「頂住」(hang in there)。(VCG)

改革屬空談 沒有全盤計劃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科克(Bob Corker)及成員卡丹(Ben Cardin)上周亦同樣炮轟國務院精簡人手的做法,指國務院的領導層對於蒂勒森口中所說的重組與改革,並沒有一套可執行的計劃。

對於參議員的質疑,曾於霍士新聞台擔任女主播、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Heather Nauert)上周五(17日)表示會關注國務院內士氣低落的問題,並促請外交人員「頂住」(hang in there)。諾爾特說:「當聽到他們(外交人員)表示他們感到不被重要或不被需要時,我心碎了。」儘管如此,諾爾特護主心切,指蒂勒森的改革國務院的方案正在進行中,而改革是由政治委任官員與及外交專業人員一起策劃。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