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巴馬參院補選變價值觀公投 深紅州份25年來首次染藍的啟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拉巴馬州(Alabama)當地時間周二(12日)舉行參議院議席補選,共和黨在這個深紅州份本來「坐定粒六」,但其候選人穆爾(Roy Moore)選前捲入多宗性醜聞,他在最後時刻把選戰塑造成對總統特朗普的公投,試圖力挽狂瀾,然而他大概忘了對方只是一個愈發不受歡迎的總統,穆爾終究還是落敗。共和黨把持逾四分一世紀的議席首次染藍,這滴非同小可的「藍」更隨時侵佔「紅海」,最終淹沒特朗普。

共和黨穆爾的支持者在場為他助威。(路透社)

這個深紅州份絕非浪得虛名,每一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均在這裏取得壓倒性勝利。 2008年,麥凱恩得票率逾60%;2012年,羅姆尼同樣得到六成選票,特朗普去年則得到該州62%民眾支持。

在這個共和黨集齊天時、地利、人和的州份,候選人穆爾在參議院補選中,民望領先民主黨對手鍾斯(Doug Jones)自然毫無難度,然而自傳媒揭發他涉嫌與多名少女發生性關係後,這場純粹的政治選舉頓時變成價值觀公投。

阿拉巴馬,位處美國東南部,是絕對的深紅州份,即由共和黨把持的地區。據蓋洛普(Gallup)去年進行有關全國兩黨支持者的調查顯示,阿拉巴馬共和黨支持者比率為超過五成,比民主黨的支持者高出17個百分點,在全國排行第七。一眾深紅州份中,以阿拉巴馬人口的種族分佈最為兩極,68%為白人、27%為黑人,當中白人普遍均為共和黨選民,投票一致性比其他州份要高,因此這州份極少搖擺選民,選舉結果往往可以一早預知。

共和黨在阿拉巴馬如此受歡迎,完全在於雙方的理念一致。這裏的民眾普遍視自己為政治保守派,崇尚自力更生、個人責任,認為窮人應該憑個人力量脫貧,而不應由政府救濟。社會議題方面,他們反墮胎、反同性戀,堅決捍衛持有槍械權力,恰恰是共和黨擁護的價值。

特朗普曾到佛州為「同路人」拉票。(路透社)

   特朗普「陀衰家」?

穆爾爆出性醜聞後,不只民主黨、就連共和黨也與他劃清界線,但穆爾堅決否認一切指控,也不肯退選。也許堅持是有回報的,穆爾終於等到同屬共和黨的總統特朗普「開金口」力撐。

特朗普在最後一刻既為他錄製電話錄音拉票、在佛羅里達州彭薩科拉(Pensacola)出席活動時盛讚這位受千夫所指的黨員,只求共和黨保得住原本在阿拉巴馬的這一議席。

穆爾團隊宣傳時,不惜把這場選舉塑造為支持特朗普的公投,不諱言「投票給穆爾,等同投票給特朗普的政治進程」。

獲得總統加持無疑是一劑強心針,畢竟特朗普去年曾在這裏獲得大勝,然而,也許穆爾身陷性醜聞的破壞力的確巨大;也許時移勢易,現時這位共和黨總統民望低迷不特止,近日再度捲入性騷擾指控,兩位同是天涯淪落人走在一起,並沒有帶來好結果。某程度而言,穆爾落敗也證明特朗普愈來愈不得民心。

不過,堂堂美國總統當然不會覺得自己有問題,更在Twitter發帖文指自己一早不看好穆爾能夠當選,猶如「死雞撐飯蓋」。

民主黨鍾斯化腐朽為神奇,成功把深紅州份染藍。(美聯社)

   福音派選民擦亮眼睛?

在阿拉巴馬州,約一半選民均自視為福音派基督徒(evangelicals),這批保守勢力選民正正有份奠定特朗普的總統勝利,穆爾自然也仰賴這個強勁後盾助其取勝。

事實上,在穆爾捲入性醜聞後,有民調顯示37%福音派選民明言,他們更可能(more likely)把手中一票投給他,足見這批保守選民的死忠程度。

不過隨着穆爾的醜聞愈揭愈臭,愈來愈多福音派基督徒站出來反對穆爾,甚至在不同平台發表評論,呼籲一眾支持穆爾的教徒醒覺。

+2

當中Sophia Nelson在美國全國廣播電視台(NBC)發表一篇名為《穆爾的參議院選舉為特朗普時代對基督教價值公投》(Roy Moore's Senate race is a referendum on Christian values in the age of Trump),指出基督教不是自由或保守主義,而是在於對與錯、絕對的品德,促請他們捍衛宗教的真正意義,勿支持穆爾。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票站調查結果,雖然80%福音派選民的票投給了穆爾,但這批選民的整體投票率為44%,相較2008年及2012年總統大選的47%略低,究竟他們在最後關頭有所覺悟,抑或有其他因素,暫時不得而知。

   民主黨強勢回歸?

得到幾近全部黑人及年輕選民支持的民主黨鍾斯,最終在與自由主義沾不上邊的阿拉巴馬創下神話,意義遠遠不只勝出選舉的喜悅。鍾斯就任後,民主黨在參議院的議席由目前48席,上升至49席,共和黨則下滑至51席,只餘下兩席的領導優勢。

一席的增加看似微不足道,但對民主黨而言,卻是邁向重掌參議院的重要一大步。明年11月舉行的中期選舉,民主黨合共有26個議席改選,當中10席在特朗普當年勝出的州份;反觀共和黨只得8席改選。由此可見,民主黨要保住現有議席,還要有所進帳無疑難度極高。

鍾斯的支持者非常興奮。(路透社)

儘管民主黨有機會贏得內華達、亞利桑那州的選舉,但在鍾斯未贏出之前,他們至少需要拿下難度極高的內華達或德州才有望重掌參議院,現時可謂掃除一大障礙。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的報道更指,民主黨重掌參院由一個笑話,到現時不再是完全沒有可能。

民主黨再度領導參議院的話,對特朗普與及共和黨而言絕對是惡夢,民主黨不會擁護特朗普美國優先的議程外,特朗普未來提名的公職人選誓必遭遇重重難關,尤以大法官人選為甚,共和黨打造保守司法體系的如意算盤隨時無法敲響。

更重要的是,這將賦予民主黨傳喚權(subpoena power),對特朗普政府展開一切他們認為有必要的調查。然而上述一切看似遙遠且虛幻的事情,在鍾斯勝出的一刻,一切也變得有可能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