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不住唯一的Hope 親信如山倒 特朗普沒有最孤獨只有更孤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白宮通訊總監希克思(Hope Hicks)宣布即將離任。對總統特朗普而言,名副其實是失去「希望」。

無他,希克思不只是特朗普的通訊總監,更是他一路以來最寵信的左右手,自競選總統以來一直陪伴其左右,低潮時也無條件支持他。

上任一年多,特朗普身邊的親信要不失勢、要不離開,現時連他最大的希望也留不住。這名華府最孤獨的男人,未來似乎只有更孤獨。

希克思(左)自特朗普競選總統時,已支持對方。(VCG)

2015年初,特朗普親自邀請希克思加入其競選總統團隊,擔任新聞發言人,二人的賓主關係就此展開。特朗普對這位甜姐兒愛護有加,更讓她融入家中,當她儼如親生女看待。

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希克思順理成章過渡至白宮,繼續在特朗普的通訊團隊工作。直至2017年1月,希克思終於「坐正」成為第四任白宮通訊總監。這職位說得上是白宮有名的「三煞位」,不少傳媒當時猜測希克思能否憑着總統的寵愛打破宿命,結果到這天自然是不言而喻。

最美通訊總監圖輯:

+6
+5
+4

特朗普(右二)視希克思(右)為女兒一樣,不時把她帶在身邊。(路透社)

在特朗普的白宮,人來人往是新常態,對最愛大嚷「你被炒了」(You’re fired)的總統而言也是司空見慣,然而這次希克思的離去,卻成為特朗普的致命傷。也許這位華盛頓有最權勢的男人會發現,自己同時是華盛頓最孤獨的人。

工作方面,美國傳媒三不五時傳出特朗普與內閣不和的報道,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等全部被指與上司不咬弦。

特朗普開初寵信有加的女婿兼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同樣因麻煩多多讓他不勝其煩,早已不再如以往般器重他。由此可見,特朗普在宮內可以信賴的人可謂少之又少,因此當其忠心耿耿的近身保鏢席勒(Keith Schiller)與希克思相繼離去,不難想像特朗普今後會有多孤獨。

希克思是總統寵信的顧問,這明顯會帶來很大衝擊。
前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

希克思與特朗普團隊的關係良好。圖為她與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右)。(VCG)

不只如此,希克思的離去也對白宮帶來實際衝擊。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引述前競選團隊官員稱,總統與及白宮將失去這名專業特朗普翻譯員(expert Trump translator),「她明白總統想要什麼,再轉達予通訊部執行指示」。

更重要是,一眾白宮官員無可避免失卻這個與特朗普之間的「人肉緩衝區」,希克思過往一直獨自承受來自特朗普的壓力,讓其他員工毋須經歷特朗普的情緒過山車。

很難有人能取代希克思。她很支持我,也是我一個才華洋溢的盟友。
白宮律師科布(Ty Cobb)

事實上,取代希克思的人選難以找到外,白宮現時仍有無多個空缺等着填補。除卻多個副幕僚長之位、前幕僚秘書波特(Rob Porter)的職位至今仍然懸空。惟即使這些職位得以填滿,似乎始終彌補不到特朗普心中的空虛。

親信逐一離他而去,特朗普可說是華府最孤獨的男人。(路透社)

Politico的報道指,觀乎歷屆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及奧巴馬(Barack Obama)等全部有其親密圈子,陪伴他們渡過一個又一個艱難時刻。這份情誼甚至在他們卸任後,仍然得以維持下去。

喬治布殊的幕僚拒絕公開批評特朗普,全因擔心自己的言論會害前上司尷尬;奧巴馬的親信則時時保持聯絡,為的是確保這位前總統的政績得以延續。反觀身陷通俄醜聞的特朗普,便沒有得到這份支持。

當司法部長塞申斯避席通俄調查時,特朗普據報曾大發雷霆指自己需要司法部長保護,就如霍爾德(Eric Holder)保護前總統奧巴馬一樣,足見他對這些友誼的嚮往。

現時特朗普不只工作上沒甚依靠,傳聞他與妻子梅拉尼婭關係不明朗,長子小特朗普也因他太忙不好意思打電話給他。凡此種種,只會令這位最高統帥沒有最孤獨,只有更孤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