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建制黨屹立不倒五十載 青年人冇SAY?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5年對新加坡人來說,國家經歷了不少大事。國父李光耀逝世、獨立50周年,9月舉行的「後李光耀時代」首場大選,雖事前被視為執政精英的暗湧,但開國以來執政至今的人民行動黨(PAP)卻出乎意料取得壓倒性勝利。建制一黨半世紀以來牢牢地掌握獅城命運,新加坡人,甚至是年青一輩今天仍深信着「新加坡模式」嗎?

李顯龍在去年選舉期間,與年輕支持者玩自拍。(路透社)

23歲的凱欣在去年大選投了執政黨,較她年長的幾歲的朋友都投反對黨。縱觀新加坡青年人對選舉或政治的熱衷程度,凱欣表示,她跟同輩的朋友平日也不怎樣討論政治,因政意不同無謂多講,而且在她眼中,國家大家部分人都不願對抗政府。

李顯龍成功為父親李光耀建立的APA,保住執政權。(Getty Images)

 星青年反思 「還信李光耀那套嗎?」

 

新加坡作為一個擁有民主選舉的國家,公民權利包括集會自由、言論自由卻受壓制,跟香港剛好相反。帶領新加坡走上獨立、富強之路的已故前總理李光耀,主張「亞洲價值觀」,就是一個好政府重要性大於民主與人權。凱欣直言:「我們這代人,都沒有人在討論李光耀了,直至最近他過身後,才談起他的信念。」她本人大致上也認同李光耀一套治國理念。

 

新加坡年輕一代從未經歷大型社運或學運,示威活動也買少見少。佔中期間,新加坡亦有人發起聲援佔中,但示威參加者須登記身分,足證政府對示威管制之嚴,有居港新加坡人因而打消參加的念頭。

余澎杉因發片辱罵李光耀入獄4周。(Getty Images)

年輕人亦支持規管示威及社交網絡

 

記者跟凱欣談及香港前年的佔領運動,示威者封鎖了市中心主要街道逾兩個月,政府卻沒怎讓步。她不太同意這種示威做法,認為損害社會安定及經濟之餘,卻沒收到理想效果。她希望新加坡應維持現在的有限度自由,示威不要影響到其他人的生活就好。

 

社交網絡近年成為全球年輕人批判政府、表達訴求的最強平台,也在台灣及香港兩場大型社會運動擔當重要角色,用來號召人馬及收集資源,分享照片、現場直播,高效率得教人吃驚。凱欣反認為,管制社交網絡是一件好事,因網絡上很多不盡不實的東西,不受監管恐會淪為政治工具,將年輕人洗腦。16歲少年余澎杉因在YouTube發片辱罵李光耀而入獄,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凱欣便認為余澎杉做法過激,表達不滿聲音所用的字眼亦過份激進,像她年紀的新加坡人一般都覺得他是一名「麻煩友」。

雖然不少年輕人支持反對派,但選舉結果仍未如理想。(Getty Images)

反對黨不振 選民別無他選

 

35歲、從事人事顧問工作的新加坡人朱先生當日投票給反對黨,他的朋友之中大約六成也投反對黨。他認為新加坡的年輕人並非親建制,惟政府現時重要職位都由執政黨掌舵,導致反對黨在選舉中的曝光率偏低,加上反對黨未成氣候,大部分人才作出較保險的決定,說年輕人都支持PAP,這是不公平的。

 

朱先生認為,公民權利受到限制,但也有其好處,就是確保了國家安全,難以試想像國家每天都有示威及暴亂。雖然PAP連任是朱先生意料之內,但得票比例之高才讓他感到失望,現今大局已定,對此他抱着中立態度。「我相信,新加坡年輕人都不太關心政治,因知道根本難以改變現狀。只要政府不要做得太離譜、維持良好經濟,大概也能保住地位。」

 

獨立之路從來不易走,這亞洲小國有着今天的成果,很多新加坡人仍對執政黨心存感激。

新加坡民眾縱有不滿,但都不會以激進手段表達出來。(Getty Images)

受限制環境長大 「我們追求安穩」

 

「我們在受限制、受保護的環境中長大,這是有利有弊的。我們追求安穩。」朱先生表示,新加坡是個彈丸小國,沒有太多人敢走出來對抗至高無上的PAP,要是走出來抗議,就會即時被扔進牢裏。

 

朱先生向記者提及,聽聞過有關上屆選舉的都市傳說,公務員規定要票予PAP、新移民入籍宣誓時也被告知一定要投PAP。他笑言,熟真熟假便不得而知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