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足球隊獨立以來首場勝仗 奏起球員歸國集結號

最後更新日期:

科索沃萬事起頭難。

巴爾幹小國科索沃8年前宣布獨立,然後開始逐步尋找國際立足點。經歷過多年戰亂,再以船堅炮利的武力方式去爭取認同,當然不是好辦法。反而,通過一班運動員以科索沃名義參加國際比賽,凝聚民眾為他們歡呼吶喊,來得更加熱血,更加投入。科索沃各種運動隊伍,過去8年來都沒有放棄過在國際上展示自己對國家的熱情。發展體育,更加可以為當地孩子提供多一條出路。

在上月初,科索沃足總經過多年的奔走張羅,終於先後獲得歐洲足協和國際足協接納成為正式會員,可以名正言順參與世界盃外圍賽等國際性足球賽事。上周,科索沃更取得了該國獨立以來的第一場國際正規比賽的勝利,顯示自己國家雖小,但鬥志不輸別人。

彩紙滿天、球場內在鳴笛一刻頓時變成一個嘉年華。2013年還在效力拜仁慕尼黑的瑞士國腳梳頓沙基利(Xherdan Shaqiri),在贏得歐洲球會級賽事的最高榮譽——歐洲聯賽冠軍盃後,徐徐取出一支預先準備好的旗幟大事慶祝一番。不過,這位天才翼鋒手上的不單是紅白色瑞士國旗,在正方形的國旗旁邊亦有一幅黃藍白三色的國旗,這面正是他的祖國──科索沃的國旗。

(路透社)

現年24歲的沙基利,生於前南斯拉夫境內的科索沃,自年幼起就隨父母移居瑞士以逃避戰火。不過,來到這信奉基督教的國度,他仍沒有忘記自己祖輩的信仰,視真主阿拉為唯一的神,沙基利在家中亦與父母說阿爾巴尼亞語,至少也承傳了祖輩的文化。

2012年,沙基利被問到會否為科索沃上陣,當年20歲的他並沒有正面回答,沙基利只說:「我的父母均來自科索沃,而我的姓名就告訴了其他人,我是來自科索沃而不是瑞士。」

確實,沙基利亦曾在球鞋繡上瑞士、科索沃及阿爾巴尼亞的國旗,足見他心繫家國。

在科索沃還未成為一支能征戰世界的球隊時,這名速度奇快的球員指「對我來說,我無論如何都會為瑞士出戰」。畢竟這個位於阿爾卑斯山的國家,為他供書教學,並發掘了他的足球天賦,一種他在未來十年賴以為生的技能,至於到今天他在國家隊上的選擇就不得而知。

國際足協科索沃獲國際足協通過成為會員後,國內民眾穿起民族服裝跳舞慶祝。(Getty Images)

而沙基利在國家隊的隊友,格列沙加(Granit Xhaka)雖不是為球壇中的班霸效力,但同樣是科索沃人的他亦心懷壯志,表示會考慮為這個歐洲最新的國家效犬馬之勞。

或許要離開近年表現出眾的瑞士國家隊需要一顆堅決的心,但想為科索沃國家隊打打氣的球員又豈止在瑞士的科索沃人呢?目前有不少的科索沃球員正為阿爾巴尼亞效力,當中更包括阿國足球隊隊長簡拿(Lorik Cana)。

科索沃有90%的人口均屬阿爾巴尼亞裔,所以他們大部分都能選擇效力阿爾巴尼亞,上面提到的沙基利及格列沙加亦屬此列。而簡拿亦是於90年代因逃避戰火而出走國外,而作為難民的經歷卻成為了他足球路上的推動力。這位作風勇悍的球員說:「我想每一分每一秒都出盡全力,我希望能令我的民族和家庭感到自豪。」

在生涯中效力過六間職業球會的簡拿說,「在戰爭之後,各親友均難以回復到正常生活」。對這位已年屆32歲的隊長來說,足球亦是令各個流離失所的親友連繫起來的一種方法,他用自己出色的表現來換取能讓至親們重獲新生所需的資源。

簡拿的愛國心不容置疑,當他的能力獲得肯定之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與科索沃血緣上最接近的阿爾巴尼亞,捨棄了當時世界排名更高的法國及瑞士。簡拿更視自己為阿裔人的宣傳大使,要向外界給予一個好印象。

現時於法國踢球的簡拿表示:「阿爾巴尼亞人出名的有很多,但目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們是誰,例如德蘭修女就正正是阿裔人。」

按照國際足協的規例,球員一旦為一支成年國家隊上陣,該名球員就不得再轉為另一個國家效力,所以以上提到的三位球員能為科索沃效力的機會其實不高。但他們不約而同地均心繫那片2008年才獨立的土地,無論去到多遠,那面藍黃白三色的旗幟仍在心中飄揚。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