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play那話兒?女攝影師為陽具穿衣拍寫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裸露就是色情?藝術家會斬釘截鐵地說不是,甚至以性器官作為拍攝主題。美國紐約一名伊朗裔女攝影師就以陽具作為其拍攝主題,而且於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展出,作品可賣至1萬美元(約7.8萬港元)一幅。

注意:內容含有裸露圖片

伊朗裔女攝影師多伯斯(Soraya Doolbaz)以陽具作為其拍攝主題,照片中的「主角」都穿戴整齊,扮成不同角色,如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網上圖片)

不同於一般裸照,照片中的「主角」都穿戴整齊,配搭眼鏡、帽子、假髪等小配件,儼如小模型兒,有時扮成「威利在哪裡(Where is Waldo)」,有時扮似政治人物如金正恩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攝影師多伯斯(Soraya Doolbaz)從兩年前開始拍攝陽具,她指想從女性的角度出發,把陽具拍攝得幽默可愛及有性格,亦令男性不用經常在意其外型及長短。

多伯斯鏡頭下的主角,有時化成潮流教主,有時化成歷史人物如拿破侖,造型多變。(網上圖片)

拍出幽默風格 宛如小模特兒

 

多伯斯認為陽具一直缺席於藝術界及現代流行文化,而這因為藝術界由男性主導,而大部分男性都不願看到其他男人的下體。她亦指藝術品中大衛像和希臘諸神的雕像亦「坦蕩蕩」於人前,但由於宗教關係,叫大衛須以無花果遮蔽下體。「少接觸裸露,才令大眾感到不安,」多伯斯表示,並指希望令大眾能對自己的性別感自在。

力爭男女平等 坦蕩蕩更自在

 

她對「模特兒」的主人亦有要求,他們需要有自信及懂得自嘲,另外他們必須有伴侶並可於拍攝現場協助。參與拍攝的路易斯(Michael Lewis)表示,大眾看待陽具的看法有時過份流於功利主義,希望以另一角度反思。

 

性與裸露在藝術之中並不陌生,除了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和雕像外,十九世紀的法國現實派畫家庫爾貝(Gustave Courbet)就曾繪畫女性的下體,並名之為《世界的起源》,以對抗當時不少人認為「世界之源來自上帝」的想法。近年不少藝術家亦以各種方式探討性別議題,如女藝術家積遜(Poppy Jackson)去年十一月於倫敦一場行為藝術表演,則以裸體跨坐於屋頂,探討身體與場地的關係及性別議題,亦起城中熱議。

藝術家珍瓊斯(Casey Jenkins)以一條織28日、沾染自己經血的頸巾紀錄自己整個生理周期,於網路上引起不少反感,令她發現社會對人應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有太多意見。(網上截圖)

藝術界常見性別議題 多惹爭議

 

與性、裸露及身體有關的藝術作品經常惹社會爭議。2013年,藝術家珍瓊斯(Casey Jenkins)一場行為藝術表演,以一條織28日、沾染自己經血的頸巾紀錄自己整個生理周期,於網路上引起不少反感,指其噁心、嘩眾取寵。珍瓊斯說:「我作為藝術家,當然需要引人注目以表達意念…社會上太多聲音,指示一個擁有如我這種身體的人,應如何對待及使用身體。」她認為在這些社會期望中退後一步,並尋求自主之路是很大的難題。

 

多伯斯的陽具攝影作品及創作意念,其實亦令大眾記起男性亦面對同樣問題,而這些對陽具外型的焦慮並不必要,兩性亦可對自己的身體感到自信自在。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