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瘋狂OT的上班生活 企業奴隸是怎樣煉成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1月,東京足立區JR常磐線綾瀬站發生墜軌意外,列車在站前300米緊急停車,成功拯救了意外墜軌的乘客。不過,事件主角不是他。在列車停駛後,一個拿着公事包的男士竟打開了列車車窗,口中念念有詞:「我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趕着要開,不能遲到!」,旋即跳進路軌裏趕路。

男子的舉動嚇壞了所有人,還令上下線路所有列車,包括常磐線和千代田線等共用路軌的列車停駛近一小時,十萬多人受影響。為了上班,日本人可以去到幾盡?

(iStocks)

打工仔為公司賣命,無非都是為了每月的資薪。所謂「打份工啫」,不論是老闆還是員工,對工作投入都有分寸。特別是香港人,最懂得忙裏偷閒,在辛勤工作的同時享受生活。但在日本,日本人愛自嘲為「社畜」或自稱為「企業的奴隸」。把人生貢獻給公司,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在今天的日本,情況十分普遍,而且愈來愈嚴重……

24小時戰鬥的奴隸

日本1990年代有一套能量飲品廣告,主題曲「勇気のしるし」(勇氣之印)燴炙人口,內容非常警世:「24小時戰鬥吧!Business Man!Business Man!日本的~企業戰士!」喝能量飲品,24小時不眠不休地拼搏;日本就是因企業戰士,創造了經濟騰飛的神話。

日本泡沫經濟爆破後,經歷了廿年迷失,經濟持續放緩,直到今天仍無起色。但企業的辛勤工作傳統流傳下來:無償的加班,對公司無限奉獻。直到今天,世界普遍認同日本的打工仔非常勤力。今天日本人再聽這首勇氣歌,卻無一不感到諷刺。

當年的努力或許真的有回報,但今天工作和報酬不成正比。據厚生勞動省統計,日本白領的平均薪水自2001年起不增反跌。日本受薪一族經常自嘲是「社畜」,即「會社的牲畜」(會社是日語「公司」的意思),有如奴隸一樣在公司工作。當年的「24小時戰鬥」,下一句就被換上「日本的~企業奴隸!」

把人生奉獻工作 做到送醫也不計

日本勞災防止委員、職業工作治療師阿部眞雄在他一本有關職場生活的著書《創造舒適職場》中,提出了名為「全人格勞動」的概念。所謂「全人格勞動」,就是把人的所有,包括身體與人格都放到工作上。工作理應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但阿部指出,日本人正不尋常地把人生都奉獻到工作上。

朝日AERA與日本Yahoo的相關專欄,細說了一段經典「中間管理職的悲哀」。鈴木小姐(化名)是一間系統開發公司的職員,有近10年工作經驗的她是部門主管。每天8時半上班到10時才回家,假日經常加班。

不過鈴木沒有怨言,因為眼見努力帶來成果,部門業績蒸蒸日上,鈴木也得到了老闆賞識。但是,問題來了:公司在新一年請來了數個畢業生,鈴木被派去栽培新人。本來已夠繁重的工作進一步加重,晚上10時放工變成做至凌晨,只好躺在梳化小睡到早上。首班車開車時才回家洗個澡,繼續上班。

如此生活連續三星期,總算完成新人訓練,原想着終於可以過回「正常生活」,誰知問題終於出現:鈴木患上失眠。晚上回到家中根本睡不了覺,早上的精神愈來愈差。一天她去了看醫生,醫生建議她必須好好休息。「當時沒有想過會失眠會有什麼後果,一心只想着為公司出力。」鈴木回憶當時說道:「下屬和上司都不會去做的事,全由我們這些中間管理職去承擔。」

因工作患上抑鬱 甚至自殺

鈴木沒有理會醫生的建議,她繼續堅持下去。結果,失眠情況變得更嚴重,連食慾都受影響,愈來愈消瘦。終於一天,她連床都起不了,直接被送往醫院,一躺就半年。「我是知道身體在告訴我要停下來,可是我停不了。」因需長期休養關係,公司建議她考慮辭職。「若能夠早一點醒覺,就不會搞成這樣。」

可是鈴木小姐的一病不起,並非個案中最嚴重的。畢竟她在適當休養過後,還可以過正常生活。但若然患上精神病,要完全治癒難度會大增。厚生勞動省統計,2014年度被確認職業性心理病的患者有497人,較2013年多出61人,創歷史新高。且留意這只是「有向厚勞省申訴且經調查確認」的數字,2013年度全國患上抑鬱等心理病入院人數高達83萬人,意味實際情況可能更嚴重。

政府每年發表的「防止自殺白皮書」中,指出因職場等與工作有關的理由自殺比率有上升傾向。在最新調查2013年間,15至34歲年輕人「非自然死亡」原因首位是自殺。儘管近年全國自殺人數有下降趨勢,但在日本自殺成為了年輕人的死亡主因可謂世界僅有,非比尋常。

日本強生(Johnson & Johnson)前職場醫務部醫生,現以自由身分擔任近30間大企的職場健康顧問的大室正志解釋着這個現象:「員工有如企業的齒輪,因可以隨意更換,員工為了保着飯碗進入一種 『虛無』的狀態,不自覺地拼命工作。」「有如在牆壁前打乒乓球一樣,你打過去球就直接反彈回來,最終變成被球帶着去打,失去了自主和判斷力,讓自己身陷泥沼,最後一沉到底。」

日本的打工仔工時長,工作繁重幾乎已成為國民的形象。(Getty Images)

每月加班超過100小時 過勞死成普遍現象

日本《朝日新聞》與雅虎在今年4月進行了一項調查,透過網上投票選出「讓你工作痛苦的理由」,排首位的是「長時間工作或休息日加班」。日本有法例規定員工的標準工作時間:每星期40小時,每月加班不可超過45小時。但誰也知道日本人工作以加班盛名,儘管不能當「24小時企業戰士」,但每天加班和假日上班的情況屢見不鮮。

厚勞省在今年5月首次點名批評「黑企」,指一間日本跨國企業嚴重違規,其中最駭人的個案每月加班高達197小時,平均每個工作天需加班近9小時,遠遠超出上限。

「過勞死」是日本的社會問題,因長時間工作導致身心疾病的數字近年持續上升。厚勞省最新統計指出,2014年度有1005宗與職業過勞導致患病相關的申訴,其中121宗確認屬過勞死,意即全國每3天就有一人「做到死」。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