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界也有癮君子 馴鹿吃迷幻蘑菇解悶 海豚吸雞泡魚毒素求快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南非動物園的已故明星猩猩查理,生前因為愛吸煙而聲名大噪。吞雲吐霧、輕彈煙灰的動作逗得遊客開懷大笑。查理之所以染上煙癮是因為有遊客違規遞給牠一支香煙,查理一試便愛上了。然而撇除人類的影響,不少科學家相信部分動物本身也會追求快感。喝酒、吸毒原來不是人類獨有的行為。

不少科學家相信動物也會追求快感,有猩猩更因此染上煙癮。(Getty Images)

海洋科學家斯泰納(Lisa Steiner)多年前在葡萄牙亞速爾群島,目擊一群海豚的古怪行為。當時五、六十條海豚圍着四條已經膨脹成小刺球的雞泡魚,部分海豚用鼻子輕碰雞泡魚,當牠是皮球般在同伴間互傳。

後來斯泰納目睹海豚在水面靜止不動,背部和頭部露出水面。她的結論是,雞泡魚釋放出的毒素令海豚輕微中毒,精神恍惚。

(BBC)

沉淪毒海的海豚

BBC 2014年拍攝的紀錄片《臥底海豚幫》(Dolphins: Spy in the Pod)亦拍到一群海豚以鼻尖輕推或用嘴巴輕咬雞泡魚(右下圖),似乎在故意捉弄雞泡魚。當雞泡魚鼓起身體後,海豚隨即進入吸毒似的忘我狀態,有的則異常興奮地在水中跳躍。

動物學家兼製片人皮利(Rob Pilley)指出,海豚故意驚動雞泡魚,使其釋放出毒素自衛,小劑量的毒素能令海豚有如吃了迷幻藥般。「海豚有意識地做這些舉動,希望從中獲得快感。」

不過海洋生物學家威爾科克斯(Christie Wilcox)並不同意這說法,她指雞泡魚劇毒無比,每毫克毒素的毒性是同等劑量可卡因的12萬倍、冰毒的4萬倍,海豚不可能精確掌握攝入的劑量,令自己不會「中毒太深」。她認為充滿好奇心的海豚可能只是在研究雞泡魚,過程中不小心攝入小量毒素而已。

(iStock)

馴鹿靠吃迷幻蘑菇解悶

傳說中,替聖誕老人拉雪橇的馴鹿吃了迷幻蘑菇後,興奮到飛上天。在現實世界,北極圈的馴鹿確實愛吃迷幻蘑菇。迷幻蘑菇的學名為毒蠅傘(Amanita muscaria),原本廣泛生長於北半球溫帶和極地,如今已是全球性物種。這種紅底白斑點的蘑菇帶有毒性,吃後使人產生幻覺。根據歷史記載,西伯利亞人和中美洲阿茲特克人會在祭典中食用迷幻蘑菇,認為有助靈魂出竅與神接觸。近年英國科學家海恩(Andrew Hayne)發現身處極地的馴鹿,會在茫茫雪地中找迷幻蘑菇來吃,因為極地的冬天既漫長又單調沉悶,吃迷幻蘑菇能帶給馴鹿一點樂趣。海恩在研究中發現,馴鹿吃了迷幻蘑菇後像人喝醉酒般,不斷發出怪聲、漫無目的地奔跑,有時更加會搖頭晃腦。

(路透社)

大象也酗酒

南非人一直相傳大象沉溺酒精,指牠們千方百計尋找馬魯拉樹,一旦發現這種樹就會盡情地吃樹上成熟的果子和掉到地上的腐爛果子,用發酵的果汁來灌醉自己。大象喝酒後會變得懶洋洋,有些連站着的力氣都沒有,東歪西倒。不過英國生理學家莫里斯(Steve Morris)卻認為這純屬傳言,原因是馬魯拉果的酒精濃度只有3%,要使體型龐大的大象感到醉意,牠必須用平常進食速度的4倍,一口氣吃掉1,500顆馬魯拉果,其間避免喝水。莫里斯認為大象被馬魯拉果「灌醉」幾乎是不可能的,他指出大象不但會吃馬魯拉樹的果實,亦會進食樹皮,其間可能不慎吃了樹皮上的甲蟲蛹而中毒,做出滑稽的動作。

失戀果蠅借酒澆愁

另一種愛喝酒的動物是果蠅。美國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的研究人員,將雄性果蠅與剛交配過的雌性果蠅,以及沒交配過的果蠅放在同一容器內。剛交配過的雌性果蠅短期內對性失去興趣,以致部分雄性果蠅在求偶時遭受挫折。研究人員將求愛失敗的果蠅放在有兩支吸管的容器內,其中一支吸管能吃到平常食物,另一支能吃到含15%酒精的食物,結果發現情場失意的果蠅全都選擇有酒精的食物,而且大吃大喝,停不了下來,明顯比求偶成功的同類攝入更多酒精。可是當牠們求偶成功,就不會再偏愛酒精。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