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水自主】新加坡再造水技術領先全球 望2060年自給自足

新加坡人從小就知道要珍惜每一滴水,為下一代的生計籌謀。圖為一位新加坡小孩在公園的水池中嬉戲。(Getty Images)

最後更新日期:

每一個文明的文學作品都會讚頌水的偉大,水在文字上可以是柔情,亦可是洶湧。但無人不會質疑這種物質為人類帶來活力,是生命之泉。

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關係千絲萬縷,星洲以往曾依賴馬來西亞提供食水,但現時已能自給自足,並預料全國用水量將於2061年倍增,該國政府正開始建造能供應45年後用水的設施。近期馬來西亞受制於乾旱天氣,無法向新加坡供應足夠用水。與新加坡接壤的馬來西亞柔佛州(Johor),於本月較早前更要反過來,向新加坡買入飲用水。

新加坡人從小就知道要珍惜每一滴水,為下一代的生計籌謀。圖為一位新加坡小孩在公園的水池中嬉戲。(Getty Images)

人無水不能活,新加坡人或許是世界上最深明此理的民族。這個城邦除了是東南亞的政經中心外,由國父李光耀及現任總理李顯龍所領導的政府,在過去數十年一直營營役役,嘗試收集來到新加坡的每一滴水,並加以利用。

新加坡將於本月10至14日舉行一年一度的新加坡水資源周,給予業界合作的平台,亦向全世界展示他們在水科技的實力。

再造水成獅城得意之作

其實新加坡對水的國策分為「4個水龍頭」(Four Taps),頭兩個就是以上提到的「生水輸入」及「集水」,而另外兩個水龍頭才是新加坡人為自己自豪的地方。

第一個就是再造水。再造水的意思就是將污水循環再用,變為可飲用的食水。這一概念其實並不新穎,在香港,歐美等地亦有使用。但新加坡的再造水的成功,甚至可以把成品貼上商標就已達到另一個層次了。

新加坡的再造水名為「NEWater」,顧名思義即是「新生水」,目前供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用水,到2060年前此數目更預料會翻倍。負責將污水變為「新生水」的水廠目前有4座,成品大部分都供工業用,有5%會在家居的水龍頭中取得。而「新生水」更有部分裝入水樽,在大型活動中派發以提高民眾對「新生水」計劃的認識,將「造水」這項使命在新加坡國民之間傳開去。
 

新加坡技術人員拿着「新生水」的成品,流露出滿足的笑容。(Getty Images)

公用事業局的總監馬哈萬(George Madhavan)就指「有了『新生水』,我們在食水供應上就不需依賴天氣」,他又說:「這些極為潔淨的高級新生水,是新加坡的一個成功故事,亦是我們可持續水源管理系統的基石。」

馬哈萬對「新生水」如此自信其實不無道理,雖然新加坡現行使用的再造水技術與其他先進國家無異,但他們對再造水的衛生標準卻是世界頂級,比世衛標準還要高,令國民安心飲用。

作為新加坡水資源的主管,馬哈萬身負重任。他形容新加坡用水的理想狀況為「我向你們借水後將它收回,然後我們把水清潔,就像洗衣服務一般。」馬哈萬又指「今日我們飲用的水與恐龍所飲的是同一批水,我們不會創造或破壞水資源,但我們會用工程技術,將水循環加速。」

在過去10年,「新生水」除了是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一環外,還成為了新加坡的戰略重點。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於1962年簽訂的百年供水合約,將於2061年屆滿,「新生水」就肩負起取代北水的重擔,務求達到食水自給自足。

海水化淡成本比較(港元,每立方米)

香港 新加坡 以色列 阿聯酋
12.6 3.822 3.9 11.7-15.6

海水化淡成新加坡之腎

新加坡第一座海水化淡廠於2005年落成,目前共兩座海水化淡廠,供應島上25%的用水。為達至2060年自給自足的目標,獅城政府未來將會興建多一座海水化淡廠,以供應屆時用水量。

在海水化淡的技術方面,新加坡亦尋求改進方法。傳統的海水化淡技術耗費巨量能源,製成1000公升淡水就要每小時用到3.5至4千瓦的能源,相比之下香港普通家庭每月用電其實亦只是400千瓦,這個「水龍頭」的用電量十分高昂。

目前新加坡的科研人員正向人類的腎臟學習,研究它怎樣將鹽分過濾,關鍵在於催化過程中的酶。要製造一個巨型的「人工腎臟」,當中的研究過程或會耗費數十年時間,但這個海水化淡這個研究員夢寐以求的技術一旦達到,解決新加坡人水源短缺問題可說是一勞永逸。
 

香港與新加坡買水狀況比較

香港 VS 新加坡
9.3

價錢

(港元,每立方米)

0.06
1960 首次簽約年份 1932
2015 最後一次續約年份 1962

 

新加坡人為水癡狂

即使新加坡政府自2006年起,在5年內共投入3.3億坡元(約19億港元)使新加坡成為全球水資源技術的研發中心,同時亦設立相關政府機構專注發展整個水資源產業。在多年努力下,水資源產業於2015年佔新加坡國民生產總值共0.6%,即10.07億美元(即約78.13億港元)。

數字雖小,但新加坡漸漸因此在世上闖出名堂。德國巨企西門子已將他們的水資源技術研發部門搬到新加坡,另外新加坡亦有Hyflux與世界上各工業巨人一較高下,還將新加坡的技術輸出到北非,中東及東南亞各國,為當地人民解渴。

新加坡國土只得719平方公里,比香港還要少4個香港島。雖然小島寸土尺金 ,但獅城領內集水區佔國土近80%,單論集水區面積就比香港多出近200平方公里。雖然香港地形有起有伏,集水較新加坡容易,集水區的比例亦不必這麼大,但如此巨大的差距,在某種程度上亦反證出兩地對水資源的重視程度。

《新聞周刊》的記者Michael Edwards曾說過「改變是長線的,不是一場短跑,任何沒有為馬拉松作準備的人是跑錯跑道。」40多年的堅毅,令新加坡人發展出領先全球的水技術,不再服膺於北國的控制,正是這種信念,令星洲在供水技術上屢創新天。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