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藥檢肥佬不等於作弊?終身停賽可遏歪風?看禁藥迷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禁藥問題在今屆奧運格外備受關注,港隊男子奧運游泳代表謝旻樹在初賽出局後接受訪問,就談到泳壇充斥禁藥,他對這情況感到失望,不知能否繼續在公平情況下比賽,令他萌生退意。謝旻樹又補充,若剔除服禁藥的運動員,他的亞洲排名將有所提升。打擊服藥作弊,確是理所當然,英國奧委會方面甚至曾提出,對服藥作弊者一律判處終身停賽,但有關措施最終卻被推翻。在探討如何打擊禁藥作弊之前,其實需要先認清一大堆有關禁藥問題的迷思。

在仁川亞運奪得3金的陳欣怡,被驗出服用禁藥「氫氯噻嗪」。(路透社)

剛過去的一天,有關禁藥和藥檢肥佬的新聞接二連三,例如保加利亞跑手 Silvia Danekova在里約未能通過藥檢、肯尼亞奧運田徑隊爆出一名教練企圖冒充參賽選手接受藥檢提交尿液樣本、意大利京奧競步金牌得主Alex Schwazer藥檢上訴失敗被重罰停賽8年無緣里約奧運,還有中國女子泳手陳欣怡藥檢肥佬。

在這四宗個案中,肯尼亞教練的行為顯然是作弊,調查下去相信仍有下文;Alex Schwazer的個案,也極可能涉及蓄意作弊,因為他之前已有服用禁藥促紅細胞生成素(EPO,公認是用來提升表現的藥物)而被罰停賽逾3年的前科,而今次涉及的禁藥,則是類固醇,要打甩嫌疑可謂極難。

保加利亞跑手Silvia Danekova。(Getty Images)

Silvia Danekova的個案,也是涉及EPO,嫌疑較大,但仍需等待覆檢第二個樣本的結果。至於陳欣怡的個案是否涉及蓄意作弊?現階段則較難評論。陳欣怡被驗出服用的禁藥是俗稱利尿劑的氫氯噻嗪(Hydrochlorothiazide),常用於高血壓的病人,可紓緩高血壓及去水腫,它本身不是有助運動員表現的藥物,但被懷疑可用來掩飾服用過其他違禁藥物,幫助通過藥檢。由於它明顯有治療用的性質,估計最終結果還得看體育仲裁法庭(CAS)的調查和判定(陳欣怡據報已準備向仲裁庭提出上訴)。

一談到藥檢肥佬,人們普遍即時聯想到的,就是服用禁藥作弊。但現實往往比人們所想的複雜,每宗藥檢肥佬的個案,都必須先仔細了解來龍去脈,因為藥檢肥佬並不必然等於蓄意作弊,還必須先看涉及的藥物是什麼、運動員的前科等等。這亦是為何即使藥檢肥佬,部分選手還可以透過上訴打甩,又或僅獲輕判。

美國時代周刊網站剛剛發表的一篇文章,就以「停止稱呼中國泳手孫楊為服藥作弊者」的標題,去談論近日澳洲泳手賀頓與孫楊之間的風波,指出當年令他藥檢肥佬的心臟治療藥物Trimetazidine,經已不被視為興奮劑禁藥。

當然,當今體壇蓄意服用禁藥作弊的情況的確猖獗,港隊泳將謝旻樹等清白選手對此感到不憤,也是可以理解。打擊蓄意作弊者、確保公平競技,無疑是當前體壇要務,然而如何慎重處理禁藥問題,避免殺錯無辜良民,也同樣重要。事實上,為了打擊禁藥,英國奧委會在2012年倫奧前,曾提出一項備受爭議的新政策,凡是因為禁藥問題而被禁賽多於半年的運動員,都要接受終身停賽。然而有關政策後來被體育仲裁庭推翻。當時不少支持英國奧委會這項政策的人,都認為仲裁庭的決定,是打擊禁藥作弊的一次大倒退,是縱容作弊者、鼓勵更多運動員靠藥物作弊。

可是英國衛報體育科學專欄作家Ross Tucker就撰文直言,這種反應雖然可以理解,但流於情緒化。他指出,以終身停賽重罰處理禁藥作弊問題太一刀切,關鍵在於「現今的反禁藥科技,不足以支持採取終身禁賽的處罰。現今的科學未能百分百確保,一位藥檢肥佬的運動員,是否真的服藥作弊」,簡言之,就是不可能採取「藥檢肥佬意味你就是作弊,所以要砍走你」的做法,即使很多人直覺上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何況藥檢合格,也不意味你一定沒有服藥作弊。

Ross Tucker指出,像英國奧委會主張的終身停賽重罰,會衍生更多問題,反而不利打擊服藥作弊。首先,要作出愈重的懲罰(如終身停賽),就必須愈鐵證如山,肯定當事人百分百應受如此重罰,然而現實是,即使機會相當低,但在現今反禁藥科技下,無人能夠排除藥檢結果呈現「假陽性」,也不能排除藥檢肥佬選手,真的是意外從一些肉類或補充劑,意外地汲取到違禁物質入體內。

這意味當局要花更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設法舉證,並應付各種纏訟。結果就是令到反禁藥部門只能花大量資源在追究小撮運動員的禁藥個案,反而少了資源去全面處理體壇禁藥問題。另外,隨着定罪門檻大幅提高,結果真正被定罪判罰的運動員,反而可能大幅減少。

目前的反禁藥制度,建基於一個重要原則——運動員必須為體內有什麼物質負上最終責任,即所謂 strict liability原則,所以即使有時運動員只是無心之失,汲取了違禁物質,也一樣要受罰(但可視乎情況減刑)。然而由於有寧枉無縱成分,所以相關處罰也不能過重。Ross Tucker指出,根據當前的禁藥制度,若驗出服用興奮劑禁藥,一般處罰是停賽兩年,但如果變成終身停賽, strict liability 這一傾向寧枉無縱的原則,其合理性就可能備受挑戰。正如Ross Tucker所言, 將strict liability 原則與終身停賽結合,是很難予以合理化的。

公平體育競技是必須堅持的原則,打擊禁藥作弊也是理所當然,但在服用禁藥與作弊之間所存在的灰色地帶,卻遠比想像複雜,情緒化的民粹回應、政治化的道德判斷,恐怕都無助於妥善處理禁藥問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