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自爆3年前如何狡兔三窟 為滯留香港難民請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披露美國國安局監控計劃「稜鏡」的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Joseph Snowden)在2013年6月從夏威夷飛到香港。外界只知他在酒店向幾位記者爆料,之後便完全消失在公眾視線中,直至兩周後他飛往俄羅斯莫斯科。

幾家外國媒體周三(7日)報道,他在這段期間是真正的狡兔三窟;他為躲避美方追捕,棲身滯港難民蝸居之中,且至少轉換3個地點。他公開這段經歷,不只為了感謝當初願意收留他的難民,亦想藉此要求香港政府,正視這班在等待經年、前路茫茫的人。

斯諾登在2013年獲俄羅斯以臨時難民身分收容,2014年再獲批出為期3年的居留許可。(Getty Images)

加拿大《國家郵報》、美國《紐約時報》及德國《商報》報道,斯諾登爆料完畢,便在入夜後將房間退租。他在律師Robert Tibbo的安排下,在6月10日至21日期間,去過至少3個地點匿藏;包括位於荔枝角、深水埗及堅尼地城的難民之家。與此同時Robert Tibbo到聯合國難民署香港辦事處為斯諾登提出難民身份的申請。

難民初見斯諾登:混身顫抖的男人

曾經與他同睡一個房間的難民形容,初見斯諾登,他是個混身抖震的男人。菲律賓難民Bondalian Rodel指出,斯諾登沒日沒夜地對着電腦。

另一名斯里蘭卡難民Nadeeka Dilrukshi Nonis則說,他全日留在房內。她曾迫他出來到浴室去,以便她清潔房間。當時沒人知道斯諾登的真正身份,那些難民也覺得,他看來不似通緝犯。

斯諾登大部分時間,都以麥當勞快餐、蛋糕及糖果裹腹,這些由律師送來的食物,往往內藏USB記憶體。

公開逃亡過程 為滯港難民請命

Robert Tibbo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沒有人會想到這麼出名的一個人,會藏身於最受忽視的一群人當中。我們將他(斯諾登)放在沒有人會找的地方。」他解釋說,斯諾登公開這段過去,是想就滯港難民問題,向香港政府施壓。

斯諾登並沒有忘記當年協助他匿藏的人,他向兩個受訪的難民家庭留下200美元現金,並在他的故事改編成名導演奧利華史東(William Oliver Stone)的電影作品後,再向各個家庭送來1,000美元,以表謝意。

香港約有1.1萬名登記尋求庇護者,他們多來自南亞及東南亞國家。他們滯留此地,無法工作賺錢、未能取得庇護資格,甚至無法離開香港。

(QUARTZ)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