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重塑白人至上主義 「另類右翼運動」成美國大患

撰文:陳冠東
出版:更新:

剛當選美國總統的特朗普,自初選以來一直相當惹火,更被視為將美國白人醜陋一面全都暴露出來的人物。雖然將特朗普的支持者,全都標籤為「瘋狂」、「種族主義」及「排外」等,確實並不公允,但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確實存在着一股自稱為「另類右翼」(Alternative Right)的白人至上主義勢力。今次大選,正正見證了這股力量在美國社會的抬頭,其所帶來的政治和社會生態衝擊,絕對不容忽視。

或許特朗普本人未必十分清楚「另類右翼運動」如何在美國社會崛起,但客觀事實就是特朗普由競選的一刻起,就成為了「另類右翼」寵兒。

大約兩個月前,希拉里曾公開批評特朗普有一半的支持者都是「可悲的人」。她表示雖然有不少特朗普的支持者的確是身陷困境之中,錯誤地認為特朗普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對於這些人要理解和體諒。但她之後話鋒一轉表示:「你可以將一半的特朗普支持者歸類為我稱的『一籃子的可悲之人』。他們是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的、恐同的、恐回的……你能想到的。不幸地,的確有這樣的人。」

白人至上極右組織近年在美國聲勢日漲,並獲得愈來愈多保守白人支持。(Getty Images)

公開批評選民,向來是參選者的選戰大忌,但不少希拉里的支持者卻也確實覺得,特朗普的支持者當中,包括了一股自稱為「另類右翼」(簡稱Alt Right)的極端勢力,必須予以警惕。事實上,「另類右翼運動」已成為今屆美國大選中頗受關注的一個關鍵詞。「另類右翼」認為他們的主張和聲音,長期被主流美國保守主義排擠甚至反對,跟自由派的關係就更是勢成水火。他們質疑,現時美國的保守主義者太側重自由主義,又或太著重一些他們不應關注的議題上。至於自由派政客、學者及主流媒體所推廣的女權主義、多元文化的思想,更是毀壞美國社會傳統價值的源頭。

「另類右翼運動」的追隨者,大多為年輕白人,他們的輿論陣地,是網上眾多的博客、網媒及社交媒體,他們於網上大多圍繞着一些沒有公開「實名實姓」的評論員來活動。當中親特朗普的媒體《Breitbart News》就是美國「另類右翼」最重要的輿論陣地。《Breitbart News》與特朗普有切身關係,因為他的競選主任班農(Steve Bannon)的上一份工作正是《Breitbart News》的總裁。

特朗普大打種族主義牌,獲得另類右翼運動追捧。(路透社)

另類右翼與白人至上的孽緣

「另類右翼」現在很多時候都會與種族主義、白人優勢至上主義等極右思想扯上關係,因為它的起源正是來自一位白人至上主義者斯潘塞(Richard Spencer)。斯潘塞是一個名為「National Policy Institute」的智庫營運者,這個智庫規模不大,但它在2010年卻在一份網上出版刊物上,創造了「另類右翼」這個詞語,並作為該刊物的名字。

隨後,斯潘塞將刊物轉手,並創立了另一份刊物《Radix》。這份刊物與「另類右翼」一樣,同是種族主義者、反猶太主義者發表意見的地方。為找認同感,這批新興的極右人士更會將自己連繫到外國不同極右派系。

。(路透社)

當中法國的Bloc Identitaire運動就是其中之一,這個運動由極右國民陣線的前黨員及其他極右政黨的人士組成。他們的目標受眾,是「愛護自己文化傳統」的年輕法國人及歐洲人。雖然他們聲言反對一切不同形式的帝國主義,包括美國式或伊斯蘭式的,但他們實際就是擁護種族主義及排外,並以民族及文化根源作掩飾。

斯潘塞等人就正是複製相同的軌迹,在美國推動他們的「另類右翼運動」。這名智庫的負責人曾表示,希望能保護歐裔美國人,即美國的白人文化。另外,部分「另類右翼」的支持者亦提倡保衛所謂的「傳統基督教價值」,但他們都是從白人至上主義的角度出發,甚至為達到目的不惜提倡種族隔離。

改變公眾對極右思想印象

「另類極右」由於是在網上傳播,其組織可算是極為鬆散,但他們成功改變了極右思想於普羅大眾心目中的形象。以往美國極右組織如三K黨等,都是由一些宗教狂熱分子組成,從外表看起來與邪教無異,但今日的「另類極右」,則由一些「知識分子」所組成,他們會創造很多相關論述來包裝其極右觀點,製造討論空間,用這些似是而非的論述,去吸引受過教育的年輕白人來成為「另類極右」的一分子。

他們為了吸引年輕一輩加入,在文宣上放棄直接使用「種族」、「白人文化」這些較敏感的字眼,改為使用「文化」及「西方文明」去取代。「另類極右」人士亦不會將自己的理念,與新納粹主義及其他白人至上主義團體所提倡的主張直接連繫在一起。這些看似與其他白人至上理念切割的方法,令「另類極右」在網上的迴響極大,而他們的目的正是影響主流白人、喚醒他們對白人作為一個種族的身分及文化認同。

特朗普無意與「另類右翼」切割。(路透社)

特朗普成另類右翼寵兒

無論特朗普在公開場合如何不承認,其競選活動與白人至上主義明顯已扯上關係。除了起用「另類極右」網媒《Breitbart News》負責人作為競選團隊總裁,特朗普還得到三K黨前大巫師的支持,出席特朗普競選活動的人,亦不乏極右種族主義的支持者。

或許特朗普本人未必十分清楚「另類右翼運動」如何在美國社會崛起,但客觀事實就是特朗普由競選的一刻起,就成為了「另類右翼」寵兒。他們支持特朗普強硬的反移民政策,以及他無懼政治正確的態度。另外,「另類右翼」亦視特朗普為打擊共和黨內傳統建制的利器,他們覺得長期被國內的主流保守派忽視,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特朗普就成為了他們在共和黨黨內的代言人。

特朗普在競選過程中,亦無意將這批重新包裝過的種族主義者排除,他與幕僚更似乎有意將這批人士的支持收歸己用。根據財經雜誌《福布斯》於3月時所做的統計,就顯示特朗普的Twitter帳戶至少轉發了約75次來自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帖文。美聯社亦稱,特朗普有幕僚於私人社交媒體帳戶中表示「穆斯林沒有資格當美國公民」,更要求國務卿克里需要問吊,並表示已準備好發動一場內戰。

特朗普無意與「另類右翼」切割,甚至變本加厲地聘請推廣此理念的人士當自己的競選主任。特朗普當上總統,「另類右翼運動」勢將進一步在美國坐大,成為一個危害極大的毒瘤。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