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大預言:「數據主義」敲起自由意志喪鐘 人類交出決定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古至今,歷史學家都在追求「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然而哈拉瑞的追求不僅於鑑古知今,更在為人類未來描繪一種可能性。在新作《神人:明日簡史》(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中,哈拉瑞提出「數據主義」在人類社會重要性將逐步增加,最終甚至會取代人類的自由意志,成為統治人類世界法則。

哈拉瑞認為,基於大數據的運算終有一日會統治人類社會。(網上圖片)

法國思想家盧梭自認為最好的一部作品《愛彌兒:論教育》(Émile: ou De l'éducation)在論述人類生活的行為規則時,認為「我想要做什麼只需要問自己,我覺得好就是好,我覺得壞就是壞。」哈拉瑞認為諸如盧梭的人文主義學家曾讓世界相信,人類自身的感覺和慾望是所有事物的根源所在,從而推斷人類的自由意志是至高權威表現。生於深受自由主義影響的地方,哈拉瑞形容自己從小就被教育成「傾聽自己、忠於自己、信任自己、隨心所欲、做想做的」。在政治上,相信政府權威依賴選民的自由選擇。在經濟上,堅信顧客永遠是對的。

延伸閱讀《人類大歷史》作者哈拉瑞:人類擁有神的能力 但不負責任

一個基於可能性的社會 與成為數據標本的人類

不過科技急速發展,「自己」變得不是那麼可靠。哈拉瑞表示,矽谷的科技工程師正在把大數據權威合法化,並把這種現象稱為「數據主義」。在此思潮下,所有人類社會的足迹都被認為是數據組成的一部分,電腦演算法分析人類每日產生的電郵、電話、網絡文章、瀏覽紀錄等資料,從而推斷事情在未來發生的可能性,最終將可能會代人類為事情作出判斷。

這類行為已經在醫學領域發生。荷里活女星安祖連娜祖莉因為基因檢測顯示患乳腺癌機率為87%,就在毫無患病徵兆的情況下預先做切除雙乳手術,大數據成功取代醫生的專業判斷。亞馬遜會根據讀者過去瀏覽或購買記錄,推薦類似的人所購買書籍。日後,更會依賴Kindle監測讀者在哪一頁讀得快、停留時間較長,或是在閱讀器上加裝感應器,了解書中每句對讀者的影響,知道怎樣描寫會讓讀者發笑、哪些句子會激怒讀者,從而亞馬遜可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推介圖書,操控讀者情感。

哈拉瑞警告,一旦大數據系統比我們更了解自己,統治世界的權威將從人類轉變為演算法,大數據順理成章成為觀察人類的「Big Brother」。演算法並不需要每次完美無缺,只需要比人類稍準確即可,而這也不是天方夜譚。哈拉瑞解釋指,大多數人都不是很了解自己,以往亦有不少人在生命中的重要時刻做出錯誤決定。

哈拉瑞在新作《神人:明日簡史》(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網上圖片)

數據主義與焦躁的選民

以往或許可以通過三權分立或其他體制,制約某一項權力過分膨脹。但是目前人類卻沒有辦法,限制矽谷精英創造的演算法發展。哈拉瑞指,選舉制度往往成為制約部分權力的做法,但目前科技發展太快,公民已經難以限制其發展步伐。未來可能出現的新常態,選民不再能控制政治或是社會發展,他們正嘗試衝擊現存制度,試圖作出改變。哈拉瑞舉例說,英國脫歐公投中,選民「想像」歐盟限制英國政府權力,故此選擇脫歐。美國總統大選同樣出現相同情況,選民「想像」建制陣容壟斷所有權力,所以他們把手中一票投給特朗普。往後可能也會出現這類行為。

科技催生無用階級

哈拉瑞認為,選民彷徨無助急尋出路,與科技急速發展有莫大關係。伴隨人工智能系統普及,不少人的工作將會被機器取代。沒有用處的人,正在形成一個龐大的階級。哈拉瑞認為,科技發展讓電腦在處理很多事情的能力上都優於人類,進而取代人類。當人類變得「功能無用」,可能在政治和經濟系統下不再具有價值,人類將失去他們的存在意義。

為什麼需要人類,或是需要這麼多人做什麼?恐怕成為未來整個人類社會要解決的問題。面對這個挑戰,哈拉瑞指目前政府精英只着眼短期政策,從未思考人類發展的長遠計劃。而他也未能提供解答問題的答案:「只能暫時用藥物和電腦遊戲吧。」

但是未來也不至於如此悲觀,哈拉瑞認為人類依舊可以取得主動權。只要人類對自身有足夠認識,並超過演算法基於過往或數碼足迹對自己的了解,那麼他們所做出的選擇依舊是最好的,還能保留部分事情的選擇權:「如果說數據主義最終還是成為主導人類的存在,最大原因恐怕是大多數人根本一點都不了解自己。」哈拉瑞認為,基於大數據的運算終有一日會統治人類社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