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史學家哈拉瑞:2016精英落難 自由派理想似盡仍未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著《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的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向來關心本質上跟其他動物無異的人類,歷經長年演化,如何突圍而出,統治地球。2016臨近尾聲,哈拉瑞接受BBC專訪,總括今年「影響深遠的一年」,關鍵在於西方國家此時此刻,不再對自由存有希望。

哈拉瑞認為2016年歷史意義深遠,在於民眾不再相信自由。(網上圖片)

1989年,冷戰將近結束,蘇聯瀕臨瓦解,共產主義陣營兵敗如山倒,全球民眾渴望自由,不少人相信是自由的勝利。當年自由派認定,人類走向自由市場和民主政體,幾近定局。的確,部分國家相信民主浪潮浩浩蕩蕩,紛紛開放市場,希望受惠於社會進步,和平、穩定,隨之而來。

從走向民主到神話破滅

冷戰「鐵幕」消逝,評論認為拒絕自由化和民主化的國家,註定失敗。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曾對中國前總理朱鎔基說:「中國政治上拒絕擁抱自由,形同置國家於歷史錯位(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上世紀90年代至2000年代,自由派的論調形塑美國及其盟友的的外交政策,更影響由南非至印尼等多國的內政,範圍相當廣。

然而,自由派的「神話」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開始站不住腳。中國共產黨是否走向歷史錯位,威權國家統治者諸如俄羅斯總統普京、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手段能否稱為專制,如今難以言明。

克林頓曾向朱鎔基言,中國不走民主路,形同開歷史倒車。(網上圖片)

2016:搖撼精英的一年

2016年,哈拉瑞認為全球多國對自由失去信心,此變動足以對今後世界政局帶來深遠影響。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向西歐向北美國家說明,民主自由幻想破滅。幾年前,歐美國家以槍炮迫使伊拉克和利比亞自由化,如今這些大國或者要反省過往所作所為,美國人質疑向來趨之若鶩的民主價值,歐洲國家則不得不重新思考,「歐洲一體化」的意義,重尋身份認同。哈拉瑞指:「愈來愈多美國人和歐洲人相信,自由化和全球化是大騙局,只對少數精英有利,妄顧大眾。」

特朗普當選,世界反精英浪潮高漲。(網上圖片)

自由民主路未到盡頭

長遠來看,2016年的歷史意義,可能跟1968年、1933年和1914年相似。在這些年頭,西方人都對自由失去信心,只是不料,竟然會有日重新擁抱這些價值。投票予納粹國家元首希特拉、和意大利法西斯領袖墨索里尼的人,最終在西德跟意大利建立民主政體。1968年,歐美各地左翼學生和民權分子大張旗鼓,號召反戰、反資本主義和反官僚,美國有反越戰運動、法國有左翼學運,更不用說捷克斯洛伐克反蘇抗爭─布拉格之春。當年跟參與社會運動的年輕人,日後都走到華爾街和矽谷,投向資本主義。如此,哈拉瑞認為自由之路雖有波瀾,但不至走到盡頭。

哈拉瑞新作《神人─明日簡史》,探討人文精神在大數據年代的進退。(網上圖片)

哈拉瑞:人文精神屈服於大數據

40歲的哈拉瑞是以色列著名歷史學家,畢業於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耶穌學院。今年出版《神人─明日簡史》(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認為人類和數據科技共生,演化類近神的形態,人文精神將會臣服於大數據。哈拉瑞提醒人類受制於無情感的高智能演算法時,如何保持自我意識,在科技面前,不至於低頭,失去靈魂。

(綜合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