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PA風波解讀日本右翼的第三國際陰謀論 比「自虐史觀」更自虐

日本APA酒店事件帶來了甚麼啟示?(Getty Images)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APA酒店事件持續發酵,中韓均對APA酒店房間放置右翼書藉表示反對。說到日本極右思想,最典型的是美化日本在二戰中的歷史。但在美化的背後,一般人很少討論他們基於什麼樣的立論得出「日本是二戰受害者」的結論。

日本APA酒店事件帶來了甚麼啟示?(Getty Images)

日本時事評論家古谷經衡嘗試分析他們的論調,找出他們的共通錯誤,和導致錯誤的原因。APA酒店在官方網頁中為酒店集團代表元谷外志雄所寫的書辯護,當中引文講述他所認為「正確」的歷史應當怎樣表述。以下是部分引文的翻譯:

國民黨政府軍為激怒日本以與日本發動戰爭,利用中國保安隊殺害223名日本婦孺引發「通州事件」和「大山大尉慘殺事件」。第三國際潛入國民黨的間諜更從中使計,讓國民黨3萬人的部隊發動針對上海合法駐留的4200名日本海軍陸戰隊的「第二次上海事變」(八一三事變)。面對中國多翻挑釁,一直保持冷靜的日本再只好回應引發全面戰爭,因此日本並非侵略者。……而日本在攻打南京之際,並無在南京發起大屠殺的理由。反而是第三國際的陰謀引發通州事件、大山大尉慘殺事件和第二次上海事變,挑釁日本軍並把國民黨政府拖進戰爭。
《本当の日本の歴史 理論近現代史学2》節錄

一切來自「第三國際的陰謀」

第三國際又稱共產國際,是由前蘇聯所創立的共產主義國際組織。古谷表示,根據元谷外志雄書中的邏輯,中日戰爭的爆發是第三國際在背後操控,書中還多次以同樣論調表示日美開戰也是「第三國際的陰謀」。否認南京大屠殺,亦是建基於有關的思路。

「第三國際的陰謀」並非元谷外志雄的獨有概念,古谷指出,這是在極右支持者之間普遍流傳的歷史觀。「APA = 右翼;元谷外志雄 = 右翼的支持者」在日本可謂常識,古谷認為反而是中韓發現得太遲。

APA集團代表元谷外志雄。(網絡圖片)

APA集團在2008年舉辦「真實近現代史觀」論文比賽,由前航空幕僚長田母神俊雄獲得「最優秀藤誠志賞」。在他的「論文」中,同樣可以發現類似的第三國際陰謀論調:

國民黨的蔣介石一而再再而三地對挑釁日本軍,大規模殺戮海外日本人。…追求着和平的日本政府一次又一次地被蔣介石背叛。其實蔣介石受第三國際的指使行動。在1936年第二次國共合作時,就有大量獲第三國際支援的毛澤東共產黨人士參與其中。而第三國際的目的,就是要令日本與國民黨發生戰爭,再由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坐享漁人之利,支配中國。
《日本は侵略国家であったのか》節錄

田母神在文中更指當年日美交涉的「赫爾備忘錄」(Hull note)與第三國際間諜有關,認為「日美開戰是第三國際的陰謀」。

古谷分析,這種第三國際陰謀論充斥在近年的極右思想家中,包括被稱為日本新右翼代表的櫻井良子和旅日台灣作家黄文雄,而他們的思想來源都是來自張戎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是英籍華裔作家張戎的著作,她以破天荒的角度觀看當年蘇聯共產主義與中國毛澤東的關係,以及影響二戰前後的歷史。在書中有這樣的論述:

中日全面戰爭就在一千公里以南的上海打響了。這既不是蔣介石的意思,也不是日本人的意思……這是斯大林的。對斯大林來說,日本迅速佔領全華北對他構成空前威脅……他起用了一個長期潛伏在國民黨的紅色代理人,在上海引發中日全面戰爭……這個代理人就是張治中將軍……黃埔軍校一建立,莫斯科就致力於在那裏安插自己人。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節錄

張戎(圖)的著作《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被指啟發了日本右翼的「第三國際陰謀論」。(Getty Images)

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啟發?

古谷指出,這正是「第三國際陰謀」討論的開始,若按時間排列,會發現張戎在2005年發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後,黄文雄在2006年的《黄文雄的大東亞戰争肯定論》(黄文雄の大東亜戦争肯定論),櫻井良子在2007年的《日本啊,成為強國吧─論戰2007》(日本よ、勁き国となれ-論戦2007)中開始出現同一論述,2008年田母神俊雄則引用這三人的文章寫成「論文」,最後再出現元谷外志雄在APA酒店中的著書,可謂一脈相承。

古谷引用著名日本歷史學者秦郁彦的《陰謀史觀》一書,批評這種論調有着邏輯上的謬誤:

田母神俊雄在寫道「盧溝橋事件,已證明是中國軍先開砲」後,就斷言「日本是被拖進戰爭的受害者」,最後更一下子飛向結論:「其實蔣介石是受第三國際的指使行動的……而第三國際的目的,就是要令日本與國民黨發生戰爭,再由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坐享漁人之利,支配中國。」如此的論調與渡部昇一的「支那事變(中日戰爭)是美國與英國令日本深陷泥沼的陰謀」異曲同工。歷史是在說明事實因果,但他們卻倒果為因,這都是第三國際陰謀者間普遍可見的。因為要把蔣介石和東條英機描述成受害者並不容易,因此就創作一個「都是第三國際間諜所為」的故事出來。
《陰謀史観》節錄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網絡圖片)

比「自虐史觀」更自虐

因此,把中日戰爭與中美戰爭歸咎於「第三國際陰謀」,在論述歷史上有着根本的錯誤。古谷甚至指摘若他們的論調成立,那日本發動所謂「大東亞戰爭」不就等於中了蘇共的陰謀,當年的日本人不就全都成蠢蛋了嗎?日本右翼一直說今天的歷史是「自虐史觀」需要摒棄,若接受第三國際陰謀論,不就更顯得自虐了嗎?

古谷還舉了例子:在1936至1938年期間,蘇聯介入了西班牙內戰,並派了大量的間碟和人員前往支援西班牙政府軍。然而結果是西班牙政府大敗,佛朗哥成功奪取政權;在1941年6月,納粹德國打破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長驅直入攻打至莫斯科。如果蘇聯領導下的第三國際真的如此「有能」,可以玩弄中國與日本於掌中,為何西班牙內戰會失敗?為何蘇德戰爭中蘇聯損失了680萬人,成為二戰死傷最慘重的國家?

創造歷史觀是自打嘴巴

古谷指出,第三國際陰謀論不單沒有歷史根據,更令日本今天的右翼思潮沉淪。引用錯誤的陰謀論得出「南京大屠殺」與「慰安婦」不存在,是根本錯誤。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雖然打破了傳統思維,但同時被批指選擇性使用證據,欠缺客觀性,耶魯大學中國歷史教授史景遷(Jonathan Spence)更指摘這本書與其說是「史學」,不如說是一本「小說」。因此,引用書中第三國際陰謀加以發揮創造歷史觀的人,實際是在自掌嘴巴而已。

(Yahoo Japan)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