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首位非患絕症病人申請獲批 爭議聲中尋求有尊嚴地離去

撰文:許懿安
出版:更新:

現年51歲的哥倫比亞女子塞普爾韋達(Martha Sepúlveda)與兒子開玩笑時對着電視鏡頭微笑,並喝一杯啤酒慶祝:這個周日,10月10日,她會進行安樂死(euthanasia)。

塞普爾韋達接受哥倫比亞一個電視台採訪時稱:「從精神層面來說,我完全冷靜,」她稱自己是「天主教女教徒,非常虔誠。」

她將成為哥倫比亞第一位接受安樂死的非絕症病人。哥倫比亞在拉丁美洲和全球都被認為是「讓人有尊嚴地死去」的先驅。

自2019年以來患上退行性疾病(degenerative disease)的塞普爾韋達說:「上帝不想看到我受苦,沒有家長願意看到他們的孩子受苦,」

隨着時間過去,症狀惡化到她不能在沒有輔助的情況下行走。她被確診患上俗稱為「漸凍症」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

ALS是一組罕見的神經系統疾病,主要涉及負責控制自願肌肉運動的神經細胞(神經元),只會影響病人的運動神經,並不會對腦部、智力、記憶力造成損傷。

患者面對一些別人覺得簡單的動作或活動會感到困難,例如扣鈕、寫字、開門等等。普遍患者最早出現的症狀可能在手或手臂上,或只影響一隻腿,在行路或跑步時感到笨拙或經常絆倒。但隨著病情進展,肌肉無力和萎縮都會擴散到身體的其他部位,最終無法站立或行走。

最後,由於呼吸系統的肌肉減弱而致呼吸困難,最終或會失去自己呼吸的能力,必須依靠呼吸機。

塞普爾韋達稱:「在我目前的狀態下,對我來說最好的情況就是解脫。」

10月10日進行安樂死的哥倫比亞「漸凍症」患者塞普爾韋達。(電視新聞截圖)

哥倫比亞1997年成為拉丁美洲第一個將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也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安​​樂死程序合法的國家之一。但直至2021年,它才在該國被允許用在患上絕症的個案。

7月22日,哥倫比亞憲法法院擴大這項權利,授權可「在病人身體或精神上遭受嚴重的身體傷害或嚴重且不治之症」的情況下進行安樂死。

塞普爾韋達4天後申請許可證,8月6日獲批。

塞普爾韋達稱:「自從程序獲批後,我平靜多了。我笑得更多了,我睡得更安穩。」

她稱自己得到大部份家人的支持。她的11個兄弟姐妹都同意她這麼做。

塞普爾韋達的兒子在她生命的最後幾天陪伴在側。他說:「我需要我的母親,不論在任何情況下,我希望她和我在一起,但我知在她而言,她不再是活着的了,她只是生存着。」

宗教與家庭的壓力

並非所有家庭成員都同意她這麼做,主要是出於宗教原因。塞普爾韋達稱:「對我母親來說更難,但我認為她內心深處也理解的。」

她決定這麼做,面對外界強烈的批評。在一個羅馬天主教徒佔絕大多數的國家,教會仍將安樂死描述為「嚴重罪行」。

哥倫比亞主教會議在7月法院判決後發聲明,內容正是如此。埃斯科巴爾主教(Monsignor Francisco Antonio Ceballos Escobar)稱,這是一宗「嚴重違背人類尊嚴以及對其造物主的神聖尊重的謀殺」。他並呼籲人們去照顧病人,而不是去進行安樂死。

塞普爾韋達意識到了這一點,並已跟她的牧者討論過。「我知擁有生命的是上帝,是的。沒祂的旨意,一切都不會動。」她說。但她也說,她想上帝是「允許這事(安樂死)的。」

她家律師薩拉查(Camila Jaramillo Salazar)稱,儘管遭到天主教會的批評,但塞普爾韋達的決定獲得很多哥倫比亞人支持。

塞普爾韋達備受「漸凍症」折磨,決定接受安樂死。圖為哥倫比亞富薩加蘇加一個墳場內,工作人員將一名新冠肺炎死者遺體移到墓內。(AP)

口裏說不 身體最誠實?

律師的說法是有數據支持的。哥倫比亞民意調查公司Invamer最新的調查結果,超過72%的受訪者稱同意安樂死,該國最大城市對安樂死持正面意見的受訪者比率更高。

律師告訴媒體稱:「就『有尊嚴地死去』的發展而言,也許哥倫比亞可以成為領頭的國家。」

1997年安樂死在絕症的情況下被除罪化,當病人覺得很痛苦,並自願要求這麼做時,可由醫生完成。但政府直到2015年4月20日才頒佈法規允許這樣做。

根據衞生部的數據,自那時起,該國進行過157次安樂死。哥倫比亞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實驗室(Laboratory for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稱,每5個安樂死申請,有2個獲得批准。

現在,輪到塞普爾韋達創造歷史。她稱:「因為我們總是在星期日去教堂做彌撒,所以我選了那天(進行安樂死)。」

有人認為她應為生存奮鬥而不是尋求協助死亡(assisted death),當她被問及這事時,她說自己也經歷過一番掙扎。

「我將會是個懦夫,」她說,「但我不想再受苦了。去掙扎?我爭取的是尋求解脫。」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