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基督徒」 俄國東正教成普京政治武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次羅馬教廷教宗方濟各與俄羅斯東正教大牧首基里爾(Kirill)歷史性於古巴會面,背後牽線人除了傳出退休消息的古巴總統勞爾(Raul Castro)外,與俄羅斯東正教教廷關係密切的普京亦是推手之一,令破冰會面更添上濃厚的政治色彩。究竟普京如何將宗教轉化成外交上的神兵利器,令他在打破西方封鎖時游刃有餘呢?

東正教大牧首是普京的外交利器,令他在打破西方封鎖時游刃有餘。(Getty Images)

在蘇聯崩解後,其去宗教思維依然深植於俄國領導層,基督教尤不為俄國政府所喜,更一度將之視為來自歐美國家的洪水猛獸。時任俄國總統葉利欽有見不同基督教會的教士入俄傳教,擔心有國家以傳道作掩飾在俄羅斯從事諜報,最終更於1997年禁絕一切非東正教的基督教教士入俄,令當地只剩下東正教、伊斯蘭教及猶太教三個宗教可供選擇。

但普京於2000年上台後上述情况逆轉。普京在蘇聯解體前雖然是一個忠心的KGB特工,但他仍然自稱虔誠的東正教信徒,每年都會到受洗的教堂參與崇拜。而他對俄羅斯復興的夙願,亦令他看中俄羅斯東正教,積極將教會吸納成為政府機器的一部分,將俄國的影響力推向前蘇聯加盟國,甚至更遠。

現任大牧首或曾當特工 與普京關係密切

俄羅斯東正教大牧首基里爾有傳與蘇聯及俄羅斯的情報機關「過從甚密」,與總統普京的關係亦非比尋常。(Getty Images)

在蘇聯年代,雖然共產黨的規條是要消除宗教,但東正教教會仍然是當時蘇共倚仗的諜報工具。於2009年上任的大牧首基里爾,亦曾有傳與蘇聯及俄羅斯的情報機關「過從甚密」,包括普京曾任職多年的KGB,因此他上任時曾經在國內惹起爭議。

普京上任以來,一直推廣一套在西方眼中頗為保守的價值觀,這與俄羅斯東正教教廷內的保守派所一直提倡的觀念不謀而合。這些社會價值觀包括反對同性婚姻,認定婚姻只能在一男一女的基礎上建立,反對部分已發展國家中的消費主義及反對墮胎。這些觀點亦與羅馬教廷的立場相近,而在今次破冰會面中亦有提及。

基里爾與普京關係密切 為國家核心成員

除了價值觀相近外,基里爾和普京的私人關係亦非常密切。這位俄國東正教「一哥」經常在公開場合與普京及其心腹梅德韋傑夫形影不離。在2011年起,基里爾更獲准入住克里姆林宮,象徵著他已成為國家機器的核心成員。普京為回報他的忠心亦大力推廣東正教,使認同自己為東正教徒的俄羅斯人達70%,比1991年急升超過一倍。

基里爾所率領的教廷又在國內外政治上協助普京,使其政權在民間更廣獲認同,為其政治決定背書。俄國於去年底,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決定空襲敘利亞,俄羅斯東正教教廷的發言人恰普林(Chaplin)支持決定,並指戰爭是一場對恐怖主義的「聖戰」(Holy Battle),並認為在這場戰爭中,宗教和精神力量同樣重要。

宗教影響力無遠弗屆 外國教會關係成寶貴外交資產

高加索地區小國格魯吉亞在政治上與西方陣營非常友好。(Getty Images)

目前俄羅斯東正教在外交上的影響大多用於前蘇聯加盟國,如白俄羅斯的教會則與俄國教會關係緊密,甚至有人開玩笑謂看不到兩個教會的分別。
 

在2008年與俄軍爆發軍事衝突的格魯吉亞,在政治上與西方陣營非常友好,但格魯吉亞東正教教會與其俄羅斯弟兄的關係卻非常親密,其信眾亦會聽從俄國教會的宣道,是宗教打破政治銅牆鐵壁的最佳例子。
 

宗教與政治的關係經常是斬不斷理還亂,在沙俄年代,塞爾維亞、馬其頓及希臘等傳統東正教民族,與俄羅斯的關係一直頗為緊密。雖然現今這些國家與俄羅斯的關係已不如昔日,但宗教與歷史的連繫,仍然不容忽視。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