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來黑人勝出最多的一屆奧斯卡 少數族裔角色定型仍礙演出機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奧斯卡頒獎禮去年受「奧斯卡太白」(#OscarSoWhite)指控後,不知有心還是無意,今年成為歷來最多黑人勝出的一屆。最佳電影、最佳男、女配角、最佳改篇劇本和最佳紀錄長片得主均為黑人。

然而在黑人似乎「得到平反」背後,獲得奧斯卡提名甚至得獎的亞裔和拉美裔人,遠較黑人更低。此外,荷里活慣常塑造的角色定型:白人英雄、有色人種壞人/主角好友/低下階層等,其實是另一種歧視。

今屆奧斯卡頒獎禮,最佳男配角馬許沙拉艾利(左1)和最佳女配角維奧拉戴維斯(左3)均為黑人。(美聯社)

白人得主遠高於人口比例 

先從人口角度分析,根據美國普查局最新數字,白人佔美國整體77.1%人口,黑人13.3%,亞裔5.6%,印第安人1.2%,估計佔人口總17%的拉美裔由於不是單一種族,故未被計算在內。奧斯卡歷屆最佳男主角93%是白人,黑人歷來只有4人贏過,佔4.5%,拉美裔只有1人曾勝出,亞裔更只有飾演印度聖雄甘地的英國、印度裔混血兒金斯利(Ben Kingsley)得過獎,嚴格來說亞裔只有0.5個代表。女主角方面更只有荷爾芭莉(Halle Berry)一位有色人種贏過,白人勝出率達99%。

事實上,少數族裔自1980年前只有零星地贏得奧斯卡。如果將統計擴大至1980年後的最佳男、女主角及配角,白人男演員勝出率為84%,黑人為10%,拉美和亞裔各得3%;女演員方面,白人89%,黑人9%,拉美裔3%,亞裔只有已故日本女演員梅木美代志在1957年憑《櫻花戀》得獎,佔整體不足1%。在美國土生的原住民印第安人,歷來只有兩次獲提名,從未得獎。

因此,若單純按人口比例分析,黑人得獎比例較人口偏少,拉美裔、亞裔和印第安人則更加低。連同金斯利在內,89屆奧斯卡頒獎禮,亞裔歷來只產生過1位最佳男主角,1位最佳男配角和1位最佳女配角。曾兩度贏得最佳導演的李安,已是最成功的亞裔電影人。

英國、印度混血的金斯利,是歷來唯一擁有亞裔血統贏得奧斯卡的男演員。(網上圖片)

英國、印度混血的金斯利,憑電影《甘地傳》飾演印度聖雄甘地,成為歷來唯一擁有亞裔血統贏得奧斯卡的男演員。(網上圖片)

 2015年美國人口統計

白人 77.1%
黑人 13.3%
亞裔 5.6%
美國印第安人 1.2%

資料來源:美國人口普查局

奧斯卡黑人得主少,亞裔、拉美裔更少,印第安人甚至從未贏過。

對白人的逆向歧視?

誠然,奧斯卡蘊含藝術表演成份,人口比例只宜作參考指標,不應作為歧視理據。去年殿堂級演員米高堅爵士(Michael Caine)和夏綠蒂藍萍(Charlotte Rampling)便分別發聲,米高堅指,不能因為候選人是黑人就給他投票,夏綠蒂藍萍甚至認為,「奧斯卡太白」的爭辯是對白人的逆向歧視。

荷里活種族角色定型

既然應否入圍、得獎難以判斷,不如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歧視問題。要獲得奧斯卡提名甚至贏得獎項,首先,你要獲得演出的機會。《星聲夢裡人》中的女主角Mia歷盡試鏡失敗才能成功,現實中,身為黑人或少數族裔背景演員能掙得出頭天。一名阿拉伯裔英國演員較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說,「自12歲起我在舞台上表演,14歲得到首次電影演出機會,那是史提芬史匹堡的《慕尼黑》。在電影中我飾演一名伊斯蘭恐怖份子的兒子。如今我26歲了,我收到近30個要求我當恐怖份子的劇本。」

以上這種角色定型在荷里活相當常見,荷里活電影時常因「白人英雄主義」被垢病,好人、英雄、主角總是白人,壞蛋角色總是黑人、亞洲人或其他人種來當。假如是警匪片,白人主角身邊總有位黑人或亞裔拍檔。像安東尼奧班德拉斯一樣的英俊西班牙人?永遠只能當拉丁情人。更多時候,他們是白人主角身邊好友或忠誠的僕人,如果是黑人女性,則總是憤怒、無禮,或是放蕩而不懂節制。不然就是《綠里奇蹟》天生神力的高個子John Coffey,或是《與狼共舞》中的印第安猶長Kicking Bird。總之,就是主角身邊必不可少的「道具」。

就連今屆獲得最佳電影提名的《NASA無名英雌》,這部原為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也刻意創作一個由奇雲高士拿飾演的部門主管哈里遜,此虛構角色在電影中多次協助黑人女主角嘉芙蓮,令她屢次化險為夷。

荷里活電影少數族裔角色定型 

忠誠的僕人 擁有神奇力量拯救白人主角
壞蛋 放蕩女子
拉丁情人 憤怒黑人女人
圍繞白人主角的好朋友 野蠻部落貴族

 資料來源:6 Facts That Prove That The Oscars is More Racist Than You Think, Venngage

首獲獎黑人女星 不能與劇組同枱坐

歷來首名獲得贏得奧斯卡獎的黑人演員Hattie McDaniel,正是在1940年憑《亂世佳人》中飾演女傭Mammy,獲得最佳女配角。她因飾演女傭一角獲獎,一方面打破白人在奧斯卡的壟斷,另一方面亦被指摘電影默許黑奴制度,甚至利用這個獎項收服黑人和少數族裔,令他們不會對荷里活系統性利用種族角色定型來選角作出反抗。

Hattie得獎時,美國仍在實施種族隔離政策,頒獎禮上她不能跟電影中的白人夥伴坐在一起,千辛萬苦才能獲准進入會場,坐在大廳一角。1952年她因乳癌逝世,在遺囑中她希望能夠在不少影星的長眠之所荷里活墳場下葬,可是墳場不接受黑人遺體被拒,至死也未能見證黑人平權的一天。

至1999年墳場易主,新主人卡西迪(Tyler Cassidy)主動邀請Hattie家人重新把她落葬,她家人不想騷擾Hattie遺體婉拒,卡西迪於是在臨湖景草地為Hattie樹立一個紀念碑,及後成為荷里活其中一個著名景點。

荷里活墳場新主人為黑人女星Hattie McDaniels設紀念碑,成為當地著名景點。(網上圖片)

荷里活墳場新主人為黑人女星Hattie McDaniels設紀念碑,成為當地著名景點。(網上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