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專訪】卡內基中東研究學者:敘利亞將成外國盟友重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敘利亞內戰六周年系列】

敘利亞內戰局勢在過去一年轉變甚大,隨着俄羅斯在一年多前出動空軍支援巴沙爾政府後,戰况就向大馬士革傾斜。隨之而來的和談亦開始有進展,眼看戰爭終於完結,但巴沙爾並無力量重建支離破碎的國家,敘利亞的前路是否顯得較黯淡?ISIS最終會否被消滅,伊斯蘭恐怖主義又會怎樣呢?

香港01訪問了卡內基中東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薩伊赫(Yezid Sayigh),為這些問題尋求答案。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很可能在和談後保住權力,但他並沒有方法重建四分五裂的國家。(Getty Images)

01記者:為何理想主義在敘利亞折戟沉沙,連帶人道主義亦落得慘淡下場?

其實較具野心的理想主義政策,如國家保護責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等,經常在各個解決敘利亞問題的解決方案中提及,但沒有一個主要西方國家將它們付諸實行,偏向用較溫和的方法來制裁巴沙爾在戰爭中所犯的人道罪行。西方國家之所以採用此種策略,部份是因為俄羅斯及中國阻擋了西方的集體行動,但西方政府亦沒有任何戰略動機,來合理化投入大量政治力量及物資的舉動,尤其是北約當時剛剛才介入了利比亞的局勢,並弄得焦頭爛額,再介入敘利亞並不為西方國家所喜。

即使西方政府在措辭上曾非常強硬,並曾顯示出他們已預備全面介入敘利亞,對抗巴沙爾政權,但他們的實際的行動上只流於外交姿態,及一般被認為在此情况上是最容易實行,及最低成本的經濟制裁。

01記者:如何定義西方在敘利亞問題的角色?

西方政府最初將事態的嚴重性提升得非常快,並明確採取了對抗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的態度,亦相信他會很快下台。可是自2012年3月起,他們就從最初的政治要求退讓,希望在政權和反對派之間尋求一套權力分享的制度,西方國家亦沒有投入大量資源來推動巴沙爾下台。

卡內基中東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員薩伊赫(Yezid Sayigh)。

這種改變現有政權的做法,與西方一直致力維持現狀的做法不同,主因是西方政府看到2011年多個阿拉伯國家的元首,均因由下而上的民主運動倒台,就相信敘利亞巴沙爾政權亦會如反對派所講般快速失勢。但由於事態發展未如預期,西方國家在2012年3月中就以聯合國安理會的「安南計劃」,轉走停火及和談路線來解決敘利亞問題。西方國家隨後亦取得俄羅斯及中國同意和談及權力轉移的框架,亦即現時被稱為「日內瓦和談」的框架,目的就是要成立權力共享制度。

這種取態代表西方政府已接受巴沙爾有留任可能性以及他將會控制敘利亞部份地區。到2014年,西方政府私下已確認巴沙爾在任何情況下都會留任,到2015年末他們更承認,巴沙爾即使於和談完成後參加選舉,亦能重新回到總統寶座。來到今年,西方國家已預備讓國際援助進入巴沙爾掌權的敘利亞,協助戰後重建工作。

01記者:巴沙爾現在看起來將會贏得戰爭,這亦代表俄羅斯及伊朗同樣勝利,但後兩者缺乏財力重建敘利亞,巴沙爾將會如何重建國家呢?

敘利亞內戰對基建做成極大破壞,有研究指重建所需資金達1萬億美元。(Getty Images)

巴沙爾沒有一個盟友有足夠能力或政治動機,去提供敘利亞於戰後重建所需的財政支援。巴沙爾亦沒有其他可靠的資金來源(西方國家、海灣國家、外國投資或在內戰中被帶離的資金來協助重建工作,所以敘利亞的局勢在未來一段長時間都會持續不穩,並成為外國盟友一個重擔,或使他們要長期在當地投入軍事力量及經濟援助。

01記者:如果敘利亞不能回復和平的話,ISIS在未來將會如何演變呢?

薩伊赫相信ISIS終會在敘利亞被打敗,又不認為蓋達正與他們競爭。(Getty Images)

與其他分析不同,我相信ISIS將會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被打敗,但這將會是一個漫長,且複雜的過程,因為在敘利亞沒有一個勢力可以獨力打敗ISIS,而他們亦不會合力殲滅ISIS。巴沙爾政權、反對派及庫爾德人不但不會合作,他們更將會爭相吞併ISIS的地盤。

01記者:那麼蓋達會否重奪伊斯蘭恐怖主義的領導地位?

我亦不同意ISIS與蓋達會爭奪環球伊斯蘭恐怖主義的話語權,這只是外界的想法,但這分析除了無視歷史與兩個組織的組成,更無視了ISIS和解放沙姆陣線(Tahrir al-Sham)將國內的政治問題列為核心目標的因素,憑這點他們就可能在敘利亞被消滅。伊斯蘭恐怖主義將會在其他地方續存,是因為它們是從當地發展出來,法國、尼日利亞或巴基斯坦等地有人用到ISIS的名字,亦不代表ISIS真的已在當地植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